舌尖往她的穴口一触即走

作品:《纵容她(1v1 出轨 高H)

    常黎脑子轰然炸开。
    向立衡怎么来了?
    她敛着眸子去看面前的男人,只见他神色如常沉默冷冽。
    是啊,他肯定面色如常,又不是他偷情。
    常黎松开勾住他脖子的手,正准备起身,却被男人按住。
    她面前一黯,尉迟直接将她压回了沙发上。
    他忽然慢条斯理的松开黑色衬衣的袖口,卷起半截袖子,嘴角勾起一丝弧度看她,莫名带着点邪戾。
    “敢不敢当着他面儿弄一次?”
    话落,常黎瞳眸蓦地一缩。
    这玩的太大了,她不行。
    常黎伸手推了推他,挣扎着要起来。
    尉迟又岂会让她如愿,她越挣扎,他越贴近她。
    下一秒,他直接在她脖颈处很用力的吮吸了一口,留下了一道鲜红的痕迹。
    不像吮吸,更像啃咬。
    常黎错愕的看着男人,吃痛的皱起眉。
    “你真的属狗的吗?”
    紧接着,她耳畔处就响起男人低沉带着凛冽的声音。
    “嗯,专咬你。”
    专咬你。
    叁个字,不是多好听的字眼,可在此刻,听到常黎耳里,却带着独有的诱惑。
    常黎感觉自己都快要窒息在这种暧昧中了。
    “不是说想背叛他,让我帮你吗?”
    他呼吸间的气息,喷涂在她的脖子上,令她感觉心脏像是被羽毛轻轻挠了一下,痒痒的。
    常黎瞬时屏住呼吸,他要干什么?
    不管他要干什么,常黎还是觉得,此时此地此景都不合适。
    她偏头拒绝,“还是……不要了吧。”
    话音一落,男人忽然固定住她的后脑勺,一个霸道强势的吻猝不及防再度压来。
    “唔………尉………”
    迟字还没落下,尉迟松开唇,霎时含住了她的一边胸乳大口吸咬,用嘴叼着她的乳尖含在嘴里咬弄。
    他凛着声,“喊我也没用了。”
    常黎推着他的头。
    此时向立衡在外面,她不敢叫出声。
    她咬着唇,小声呜咽着。
    “呜啊……”
    他丝毫不温柔。
    两枚乳尖已是十分坚挺,尉迟伸手直接将它们拢在一起,俯下头,反复的左右舔弄。
    常黎将下唇咬的更紧了,都快咬出血的那种,她呼吸急促的推拒着他。
    “嗯啊……不要……”
    在男人眼里,女人嘴里说不要,就是要。
    欲拒还迎。
    旁边沙发上的手机,又开始进来电话,门外还在敲门。
    “在不在?阿黎?”
    被声音刺激的,尉迟开始大肆的揉捏,又舔又吃。
    “常黎,我想做的事,没人能拦着。”
    这是他第一次在她面前,叫她的名字。
    但常黎两个字,却是他咬着音说出来的。
    男人脸上的冷厉感,让常黎瞬时呼吸凝涩。
    她紧咬着牙关,无力感蔓延全身。
    这时,门外面,应该是阮雨走了过来。
    “向导,常黎应该在洗澡,没听到。”
    敲门声终于停滞,常黎心下松了一瞬。
    她仰躺在沙发上大口喘着气,随便这狗男人怎么弄,怎么折腾了,她是这么想的。
    可身上的生理反应却难以忽视。
    太难忍了,不是难耐,是难忍。
    常黎眨着迷离的眸子,颤着声。
    “你……放过我。”
    这句话不知怎的,令尉迟停滞了动作。
    常黎见服软好像有用,她连忙讨好般的凑过去,火速的往男人薄唇上轻啄了一口。
    “求你了。”
    话音一落,男人脸色沉了,眼底是浓的散不开的墨。
    “为了别的男人求我?”
    常黎一脸无措。
    就在她想着说什么的时候,门外又响起了向立衡的声音。
    “她进去多久了,不会在里面出什么事吧?”
    常黎整个身子直接僵住,他还没走?
    看着她瞬间僵硬的神态表情,尉迟放开了她的乳房,目光在她身上静静审度。
    “怕了?”
    男人没有给她回答的机会。
    他温热的唇舌开始往下蔓延,在她下腹的周围舔舐了起来,细细的吻着。
    在他的舌尖触碰上的那一瞬,常黎小腹急剧收缩,底下的花穴忍不住一颤。
    “唔……不行……”
    哪容得她叫停。
    尉迟扣着她的腰,在她平坦光滑的腹上贪婪舔吸,吸出一个又一个的爱痕。
    他吸了一会,仰起视线,伸手抬起她的下巴,指腹在她的下颌处摩挲,眸里的漆黑缓动。
    “我喜欢听你叫,叫给我听。”
    他是故意的。
    常黎咬了咬唇,没叫。
    门外,又开始了新一轮的敲门,比之前更急切。
    “阿黎,阿黎,你听得到?”
    她当然听得到。
    尉迟眸光一黯,幽深的眸子里闪过一丝意味。
    他的唇沿着她的小腹开始往下,来到她光滑的凸起的那片比基尼地带。
    常黎脸色直转阴郁,呼吸一沉,她推拒着要坐起来。
    “不行,真的不行,没开玩笑。”
    这一起身,无疑是往男人唇上送了过去。
    他的唇覆在她的阴阜上面,眼神沉冷到了极点。
    “我也没开玩笑。”
    话一出口,常黎心头倏然一紧。
    下一秒,男人的唇直接来到她大腿内侧的敏感地带,开始沿着她内侧最柔软的肉,舔吻起来。
    常黎身子一颤,想要反抗,她排斥道。
    “不可以……”
    他伸了只手过来,攥着她的手,完全没给她反抗的余地。
    男人近乎凶狠的在她腿间来回舔弄,惹得她小穴瑟瑟发抖。
    并未流连太久,接着他张嘴往上,极快的含住了她那颗硬挺的阴蒂,含的紧紧的。
    他含一下,舔吮一下,诱着她,“叫出来。”
    常黎双腿曲起,再也忍不住唇间满溢的声音。
    “嗯啊……痒……”
    被湿润的舌尖轻轻一舔,温热的口腔一含,常黎全身燥热,腿间极度空虚和难耐。
    更衣室本就隔音不好,她的娇声喊出来的时候,门外的向立衡睁大了眼睛,似在怀疑他刚刚听到的声音。
    他将她的腿分开,清楚的看到她柔嫩的穴口沾了湿渍,让他的眸色越发深黑。
    尉迟冷冽着声,“声音不大。”
    常黎下意识将腿要合拢。
    尉迟控住她的腿,他俯下头,男人舌尖往下,在她的穴口一触即走。
    “叫出来。”
    常黎猛然吸了口气,“嘶……”
    她双手紧紧抓着身下的沙发,都快抓破的那种。
    她确实已经在崩溃边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