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要?

作品:《纵容她(1v1 出轨 高H)

    常黎面上一热。
    还没等她反应,尉迟突然伸手,褪掉了她的内裤。
    常黎心间滞了一瞬。
    是,要做了吗?
    她其实今天是借着酒意,想睡个男人而已。
    她需要一场肉体出轨。
    这个邪恶的种子,很早就在她心里埋下了。
    如果不是今天的这个男人出现,她也会叫个耐看的男人上门。
    常黎狠了下心,那就做吧。
    她紧闭上眼。
    突然这时候,身子没有被压下,尉迟的手指触到了她的花心处。
    常黎浑身一颤,忍不住蜷缩了下身体。
    “嗯……”
    她顿时感觉浑身的感官放大了好几倍。
    尉迟手指挑动了下她的花蒂,一下又一下,勾着,摸着。
    仅维持了几秒,常黎就猛的抽搐了一下。
    尉迟深深地看了她一眼,“没有被抚摸过?”
    常黎很诚实的回,“嗯,都是隔着内裤……”
    她只有过一个男人,就是她现在的男朋友。
    但跟他做爱,前戏的话,基本是隔着内裤乱摸两下,只要她有点湿意,他就捅进去了。
    在她恍惚的时候,尉迟的手已经拨弄开阴唇,游移到了她的穴口处。
    他手指勾起了她穴口处蔓出的黏稠,将中指润滑,然后准备往里探。
    常黎身体显而易见的僵直了起来。
    “不要……”
    她的手不禁往下,去阻止他。
    还没下去,就被他牢牢抓住。
    “别怕。”
    他在说这句话的时候,修长的手指已经缓缓探进了她的花穴。
    跟着他的动作,常黎不由自主夹紧双腿。
    越来越紧。
    直接夹的他不好动作。
    女人皱眉,“不要……”
    她面色潮红,眼眸泛着水光。
    尉迟顿觉得小腹窜出一股子热火。
    他阖了阖眼,强力压制住了心头想操她的那股劲儿。
    “信我,会很爽。”
    常黎还想说“不要”,尉迟直接伸出另一只手圈住她,两片温热的唇瓣堵住了她的嘴。
    感受着他粗重的呼吸。
    常黎身子渐渐放软,跟着去配合他。
    尉迟中指在花穴里很温柔的抽动,缓慢地,缓慢地挪移。
    “嗯……嗯……”
    怎么会这么舒服?
    这是常黎从没有体验过的快感。
    这种强烈的刺激感,比自己自慰更甚十倍、百倍。
    她连脚趾都难耐地勾了起来,手指下意识抠住男人的背。
    “进去了。”
    尉迟放开她的唇,手指开始一点一点的加快抽插的速度。
    一抽一插,一浅一深。
    穴里的淫水慢慢开始分泌,尉迟感受到那股湿湿滑滑。
    他勾了勾唇,“更湿了。”
    “呃嗯……不要了……”
    女人说不要就是要。
    尉迟手指开始往更深处探入,搅动着里面滋滋作响。
    “呃嗯……好深……痒……”
    常黎不自觉开始把双腿分得更开。
    “这样抽插没有高潮过?”
    尉迟突然问。
    常黎娇着声回答,“没有……”
    没有两字刚落下。
    尉迟手中动作陡然加快,碾压着她的阴道,快感十足。
    抽插得她花枝乱颤。
    随着一阵强烈的酥酥麻麻。
    “啊……啊……啊……啊嗯……要到了……要到了……”
    常黎呼吸越来越急促,她喘着声儿叫,又娇又媚。
    破碎的呻吟声令尉迟太阳穴突突地跳,他只觉得一向沉稳克制的自己,仿佛随时要失控。
    一想到失控。
    他的唇直接碰上了她极为敏感的耳垂,舌尖开始有技巧的舔舐。
    手下的动作也丝毫不带停歇,甚至加快频率。
    抽插,搅拌,抽插,搅拌。
    “啊……唔……有了……有了……”
    最后两字几乎是常黎喊出来的。
    常黎又浪又娇的放肆呻吟,小嘴媚叫着。
    身子不停的痉挛,抽搐,痉挛,再抽搐。
    最后在他的身下,软成一滩泥。
    那一秒。
    尉迟喉间忍不住发出了闷哼。
    只是被女人拔高的声音掩盖了过去。
    他是真想把他西裤里涨得肿胀的肉棒,抽出来。
    狠狠插进去,操她。
    但他忍住了。
    尉迟从那道花穴里,缓缓抽出了自己的手指。
    只见他的中指,已经被她的一滩黏稠,染指。
    染得像进水里浸泡过一样湿。
    他将手放到自己西裤处勃起的位置,隔着布料,擦了擦。
    “时间不早了,回去睡吧。”
    随后他伸手,顺了顺她颈间被汗水黏着的发丝。
    然后他低头,爱抚般的亲吻了她几口。
    常黎还没从那股高潮的余韵里缓过神来。
    等她脑海里出现这句话的时候。
    常黎怔了几秒。
    他不和她做吗?
    怎么想的,她就怎么问了出来。
    常黎沙哑着声问,“你不要?”
    尉迟目光深沉的看她,“你喝了酒,我不要。”
    什么叫喝了酒,不要?
    常黎还想说点什么的时候。
    男人已经从沙发上倾起身。
    他慢条斯理的动手理了理衬衣领口,然后沉声说了句。
    “走的时候关门。”
    相比于常黎现在躺在沙发上下半身被脱的一丁点不剩的狼狈模样。
    此时的尉迟,却是干净的一尘不染。
    不折不扣的斯文败类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