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的对练

作品:《神欢(西幻NP)

    “该说不愧是天使吗。”黎音坐在桌子前面,“不,不对,该说,苶弥斯还真是名副其实的天使。”
    温柔、稳重、心思细腻。几乎具备了天使所有优良的品质,该说他不愧是那个阿,阿什么柯的神明的得意学生。
    她都好久没锻炼下拳脚了,感觉自己都长胖了,再不练练都不灵便了。
    唉。
    黎音叹了口气,她这命也太苦了,好不容易从女魔头那里出来,报复完她后洋洋得意,结果就失足落水来到这里了。黎音一边回忆着一边吃,记得水里突然出现了一个东西,像是这里的人用的法阵一样,发出奇异的光芒来,她本来还能自己游上去,但突然就失去了意识。
    再醒来的时候就被纱罗娜捡回家了。纱纱……也不知道纱纱会不会难受呢。想到这里,黎音突然没了食欲,她咽下最后一口食物,唉,等苶弥斯回来,要不要和他练练,发泄一下好了。
    黎音站起来,走进里屋换了身衣服,透过窗户看着外面,白鸽飞过天际,阳光透过窗户照射进来,洒满金光。
    在地狱待久了,甚至都有点适应没有太阳的日子了。
    苶弥斯直到天微微黑了才回来,也正是因为他不会太早回来,所以给黎音带了很多吃的。但进来第一眼,苶弥斯就发现黎音没怎么吃。
    苶弥斯走进屋里,才要说什么,就发现黎音靠在书柜边,头靠着书柜,腿微微收着,在地毯上睡着了,身边还放着一本打开的书。
    怎么睡在这里,苶弥斯蹲下身体,手刚刚伸出去,还没碰到黎音,黎音就醒了,她揉了揉眼睛,说:“你回来了?”接着动了动僵硬的脖子。
    苶弥斯伸手过去帮黎音揉肩膀,说:“怎么靠在这里就睡着了?旁边不就是床吗?”
    苶弥斯的动作轻柔,黎音脖子歪的有点久,也就没跟苶弥斯客气,甚至还转了个身背对着苶弥斯,把头发弄到前面去,示意苶弥斯给她揉。
    按摩果然很有效果,苶弥斯的按的轻柔,黎音闭着眼睛,一边享受着,一边说:“本来没想睡的,想看看书,发现又看不懂,就像坐一会,结果太阳照的我暖洋洋的,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苶弥斯轻笑了声,又想起什么,关切的说:“食物你也没怎么吃,是不喜欢吗?那我明天给你换一换?”
    “不怎么饿……”黎音想到什么,突然脱离了苶弥斯的手,突然转过身面对苶弥斯,认真的说:“我们打一架吧。”
    苶弥斯愣住了:“什么?”
    “啊,或者,应该叫做——切磋?”黎音低了低眼眸,手放在嘴边,思考了下,说。“不过事先说好,你可不准用魔力,只拳脚切磋。”
    “可以是可以,不过,”苶弥斯看着她,“黎音为什么突然想打架呢?”
    “你就当我是手痒吧,可以吗?”黎音又往前凑了凑,一脸期待的看着苶弥斯,眼中写满了你就答应了吧的眼神。
    苶弥斯点了点头,眼神突然下移,一只手捂着通红的脸转过了头:“答应你不难,不过,黎音你离的太近了……”
    越到后面,苶弥斯的声音越小。
    黎音这才反应过来,急忙往后一闪,咳嗽了两声:“你答应就好,那我们要在屋子里切磋吗?”
    “我们晚点去演练场吧,不过你要答应我,你先吃点东西,我才会带你去。”苶弥斯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但脸还是有些微红。
    一听说能打架,黎音兴奋的一口答应:“好,都听你的。”说着,黎音从地毯上起来,一蹦一跳的走到外面吃饭去了。
    听着黎音的脚步远去,最后停止,苶弥斯长长的叹了口气,他一只手挡着脸,很是无奈。他这是怎么了啊。
    等到黎音吃完,苶弥斯已经准备好了一套裤装的衣服,他放在黎音旁边:“穿这个吧。”黎音拿着衣服进去了,换好后还套上了披风,戴好了帽子。
    黎音的语气中难掩兴奋:“走吧走吧。我们现在可以去了吗?”苶弥斯点了点头:“嗯,我会小心不伤到你的。”
    几分钟后,演练场里空无一人,只有黎音和苶弥斯。苶弥斯收了魔力,黎音将披风脱下来,看得出来她十分期待。
    苶弥斯开始还十分绅士,但很快他就发现黎音完全没留情,这就导致了他竟然有些招架不住。
    在黎音一个踢腿后,苶弥斯伸手挡住,他看了看自己的胳膊,表情开始认真了起来:“看来是我低估黎音了。”
    “说实在的,比拳脚,我还是挺有自信的,不说一定能赢,至少不会输的很难看。”黎音将腿放下。
    虽然苶弥斯用魔力居多,但,不可否认苶弥斯打架的本事也不错。她还以为他们多用魔力,甚少用拳脚呢。
    在第无数次,黎音将腿在苶弥斯脸前停下时,苶弥斯终于说道:“是黎音赢了。”
    黎音打架最喜欢用腿,虽然苶弥斯不怎么会用拳头打架,但比起普通人还是强了不少的。
    况且,苶弥斯把握不住她的进攻方式,如果多切磋几次,苶弥斯绝对是打得过她的。黎音将腿收了,还有些意犹未尽,说道:“我好久没打的这么尽兴了。”
    说完,黎音往演练场上就地一趟,打的是尽兴了,也出了不少汗,但黎音十分满足。
    “黎音开心就好了。”苶弥斯笑了笑,看到黎音这么开心,他的心情不自觉的也好了起来。真是没想到,黎音打起架来这么厉害,苶弥斯突然想到一个事情,当时如果不是他先用了催眠咒,是不是黎音就会直接踢过来了?
    苶弥斯还要说什么,忽然听到几声脚步声,越来越近,他看了一眼黎音,黎音也听到了,她迅速从地上爬起来,扯过披风穿好,戴好帽子,叁步两步跑到苶弥斯身后。
    苶弥斯伸手一挡,紧接着又挡在黎音身前,黎音在后面,下意识的扶着苶弥斯的胳膊。
    脚步声越来越近,紧接着就进来了。
    来人也很惊讶:“苶弥斯?你还在演练场?”来者正是梵罗纳多。随后,梵罗纳多看到了黎音,他歪着头看了看,说:“唉,这个小不点也在?你们这是在干嘛?”
    “白天她有些不会的,又不好意思问,所以请我教导她。”苶弥斯的表情实在不像是他在说谎。
    梵罗纳多嘁了一声,说:“看来你是老师最优秀的学生这个名号很快就要交给别人了。不过,这个小不点这么胆小,能行吗?”
    梵罗纳多又往前走了两步,手指摩挲着下巴,若有所思的盯着黎音看。黎音扶着苶弥斯的手收紧,几乎是抓着苶弥斯的胳膊。
    她倒不担心自己,只不过不想让苶弥斯因此受罚。苶弥斯以为黎音是紧张,他又往黎音这边挡了挡,挡住了梵罗纳多的视线,说:“你别吓着她。”
    梵罗纳多别开了目光,无所谓的说:“到时候被抢走了,我看你怎么办。”苶弥斯还是那副温柔体贴的笑容:“虚名而已,何须在意。”
    “行行行,我上了一天的理论课程了,你可别给我上课了。比起理论课,我更喜欢实践课!要是再来一次潜入地狱的行动,我一定还要第一个报名!”提起这个,梵罗纳多的关注点一下就从黎音身上挪走了,他正陷入狂热的战斗情绪。
    和苶弥斯的温和稳重不同,梵罗纳多喜欢战斗,他享受这种感觉,是个狂热的战斗分子。
    苶弥斯因此也常常劝他,天使的初衷时为了和平。但梵罗纳多只是听听,却并不照办。理论课他从不缺席,但也从不在意。
    梵罗纳多一直认为,为阿尔狄拉柯,为天使们的老师而战斗,是他一生的信仰,他喜欢这种感觉。
    “他看起来像个狂热的战斗分子。”黎音小声的对苶弥斯说。苶弥斯总手挡住嘴,弯下腰对黎音说:“梵罗纳多就是这样啦,我们还是赶紧离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