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不是好人(h)

作品:《昕昕向榕(1v1 h)

    这一声问询倒像是邀请,柳向榕的分身被章昕昕磨蹭的更加火热,他有些动情不受控制的耸了耸腰,发出一声舒服的哼声,低头吻住了她的嘴唇缠绵起来。

    他含住她的唇瓣舔舐,尽管身下硬挺,可这个吻极近温柔,流连于嘴唇之上,连舌头都没有伸出,像是对待一件珍品,小心呵护,饶是如此两人也逐渐呼吸加重,他的大手抚摸着她的翘臀时而轻抚,时而用力揉捏;她的小手顺着他腰上的肌肉纹理爬上他宽厚的背,细细摩搓每一寸肌肤。

    情难自抑,柳向榕先松开了章昕昕的唇,躬着腰远离她的小腹,声音低哑的说:“身上还有伤呢。”

    章昕昕睁开眼,有些迷蒙,这一番亲热她身下小穴里早就水波潺潺,此刻被吊的不上不下,看柳向榕的样子铁了心不会做下去,她的眼圈都红了,重新贴上那坚硬的一根,委屈的说:“老公,想要。”

    “嗯?想要什么?”他看着那张红润的小嘴儿,起了逗她的心思,声音含笑吻了吻那出了一层薄汗的鼻尖。

    这话问完,章昕昕觉得更热了,左右扭动自己的腰让小腹蹭那硕大的龟头,阴唇被这动作分开流出了一股黏腻的春水,她眼波流转撒娇说:“要大鸡巴肏小逼逼。”

    如她所愿,大鸡巴钻进了小逼逼里。

    柳向榕挤进那软肉层迭的穴道中,硬了许久的他被包裹的一瞬间,低沉的呻吟出声,他掰开她的腿注视着那小小的孔洞吃进他的肉棒,抽出来后粉嫩的肉外翻,肉棒上变得水淋淋亮晶晶,他动的温柔但每一下都顶到最深处,听着章昕昕的呻吟浪叫,问到:“舒服了?”

    “嗯啊……超级舒服……”章昕昕看着跪坐着肏她的柳向榕,穴肉忍不住收缩,他在舔她的脚趾,这一收缩他也呻吟出口,局势一变,把她的双腿放在肩上,双手撑在她身体的两侧压了下来,之后便是放肆的抽动。

    “小骚货,小逼这么会吸。”柳向榕说着话动作不停,每一下都重重的捣向宫口,想要把龟头挤进那个小小的孔洞中。

    章昕昕在数十下的抽动下变成了一滩水,浪叫变成了呜咽,眼角滑下了泪,小手无助的抓着他的胳膊,求饶:“啊老公……不行……这姿势太深了,我……我受不了了……”

    “勾我的时候想什么了?”他看着眼角含泪被情欲折腾的欲仙欲死的小姑娘,哪里还记得自己想守护受伤的她,他快速的挺动着腰身,炙热的肉棒被穴里的淫液浇灌更加胀大。

    穴道里的所有敏感点都被胀大的肉棒碾压过去,一波一波的快感让她头晕目眩,她哆嗦着喷出一股股淫液随着抽插流出来沾湿他的囊袋,喷溅在床单上。

    高潮让她的浪叫都变了调,原先不能容纳龟头的细小宫口也变的松软,硕大的龟头顶进了宫口,她高亢的叫了一声,急促的呼吸着,哭着说:“呜呜好疼腿也疼……不行要……会肏坏的……”

    龟头被宫口衔住的刹那,柳向榕腰眼一麻,险些射了出来,他看着她哭唧唧的样子心瞬间软了,放下她的腿把她圈在怀里,退出去一些继续肏弄着,他一下下舔着她的眼角嘴角,口中安慰:“退出来了,别哭了宝宝,不会疼了。”

    章昕昕含含糊糊的嗯嗯啊啊,可那撞进宫口的酸麻胀痛过后竟带来了蚀骨的刺激,之后每一下的插入的快感堆积起来,穴道痉挛穴肉吮吸着肉棒越来越热,尿意袭来,她又要到了。

    柳向榕察觉到她的变化抽出了濒临射精的肿胀肉茎,伸进手指抠弄着G点抽插起来,他要先送她高潮。

    “啊啊啊……哥……老公……不要不要不要,我要喷出来了……”柳向榕的腿压住章昕昕的一条腿阻止她两腿并拢,两根手指快速抽动,抠弄着G点,十几下后一股股热流喷射出来溅到他的小臂上,床单上。

    她觉得眼前空白,双腿无力的分开,小屁股一拱一拱的,那合不拢的穴口就在他眼前来回收缩,淫液从孔洞中被挤出,屁股下面的床单全部湿透了。

    活色生香,他看的痴了,低下头一口含住了那肿胀嫣红的阴蒂,舌尖舔舐以后移到穴口,吮吸着把穴口流出的水都吃进去。

    章昕昕被吓了一跳,混沌的大脑都清醒了,忙去推那双腿间毛茸茸的大脑袋,他这种行为对于那刚刚潮吹过的人太过刺激。

    “小逼逼流的骚水怎么这么甜?”柳向榕抬起头舔着嘴唇,又闻了闻刚才被淫水喷溅的小臂,舔了一口后说:“小骚货,你吃糖了吗?”

    章昕昕被说的害羞,伸手拉他的手臂,娇嗔:“快别舔了。”

    某人哪里肯听话,把刚才伸进她小穴作乱的两根手指直接插进了她的上面的小嘴里,章昕昕被迫吃自己的淫水,这又骚又甜的味道,她刚尝到味道,那两根手指竟模仿着肉棒在她嘴里抽动起来。

    上面抽动的同时,那跟硕大粗长的肉棒也抵着穴口,送进了下面的小嘴里。

    柳向榕劲腰耸动,舒服的呻吟声也大了一点,章昕昕看着他的脸临近射精整个人都透着魅惑勾人,他薄唇一动,急促的说:“腿分开点宝贝。”

    章昕昕顺从的掰着自己的腿弯,任由他的冲撞,他顶的太狠,她的头都碰到了床头的软垫,他尽根没入一下下撞进花穴深处的宫口,紧绷的囊袋撞着她的阴户,淫液被捣成了白沫,沾在两人的耻毛上。

    她呜咽浪叫着说:“不要了……老公我不行了……快射给我……”,身体却被禁锢在他和床头之间,被迫承受宫口被顶入的胀痛,滚烫的淫液浇在龟头上,穴道再次痉挛,她能感到自己的子宫都在宫缩。

    “哈啊……都射给你,全给你的小骚逼吃。”柳向榕说着猛力一顶,囊袋里的灼热精华从马眼喷出一股股的送进她的小子宫里。

    好热,好烫,他的精液如此,他的人也是如此。

    两人抱在一起,双唇相贴缠绵,呼吸渐渐平复下来,看着对方的眼睛不觉都有些羞涩的笑了,柳向榕坐起身,抽出半软的肉棒,却一下愣住了,紧张的开口,话都说的不连贯:“老婆,你,你怎么流血了?”

    听闻此话的某人哪里还顾得上羞涩,一下子坐了起来,看着他龟头和茎身上的淫液和血,忽然松了口气,从床头柜上抽了张湿巾握上了那根被吓的彻底软了的大肉棒,拨开包皮擦着龟头上的血,不自在的说:“我来大姨妈了。”

    重活一世,倒也是值了,章昕昕看着眼前递过来的一杯冒着热气的红糖姜水,有些怔忡。

    两人事后清理干净,在这新房章昕昕没有卫生巾,柳向榕便下楼去给她买,深冬时节,昼短夜长天还没亮,他去了很久,久到章昕昕都睡着了。

    唤醒她的是一个温热的吻,浅浅的含着唇瓣,她睡得浅睁开眼看见柳向榕跪在床边看着她,轻声说:“我回来了,起来把这个趁热喝了。”

    她坐起身闻着红糖水特有的甜腻味道,接过杯子,在柳向榕唇角吻了一下,说:“谢谢。”

    他笑了,说她道什么谢,照顾你是我应该做的事。

    暖流入腹,她也笑了,吃过很多苦,终于有人肯给她甜了。

    她因为昨晚的事情请了假但柳向榕还要回学校,柳向榕要让谢蓉(柳向榕妈妈)来照顾章昕昕,被章昕昕拒绝了,第一,她根本就没受什么伤;第二,打架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让父母知道难免会在心中留下坏印象。

    她睡醒之后拿出了包里的手机,看着宿舍群的信息条数326震惊了,她忘了自己还有一个大麻烦要解决。

    她在群里只说了一句话:我请客吃饭,到时候会坦白的。

    柳向榕回到学校直接去了教室,孙宇他们关切的问了问章昕昕的情况,听到是学生会的五个女生动的手时,有些诧异,章昕昕和她们并不认识,辅导员询问也问不出结果,倒是韩斌听到孙悦的名字和另一个女生的名字时似乎想起了什么拿出了手机。

    他翻出来几张截图,给几人看,那是一个群组的聊天记录,发了好多张一个女生换衣服时袒胸露乳的照片,甚至有一张女生全裸的背影。

    叁人看着韩斌都是一脸揶揄之色,韩斌啧啧两声说:“哥也有正经的时候,别这么看着我啊!这照片里的妹子好像就是孙悦她们专业的,你一说弟妹被拍了照片,我就想到这个了,这现在有的女生真的一肚子坏水,这一看就是在寝室拍的。”

    柳向榕扫了眼那些截屏照片,紧蹙眉头,倘若章昕昕昨天没有把事情闹大而是一味的委曲求全,那这样子的照片也会传遍她的专业甚至整个学校。

    他百思不得其解,大叁、大二的不同院系的为何会找一个大一女生的麻烦,他推了推眼镜捏着眉心,硬要说交集只有她们都认识他而已,他捏着眉心的手一顿,抬眼问孙宇:“你天天和这些女生混在一起,这都是学生会哪个部门的?”

    “叁个在宣传部,两个在文艺……”孙宇话没说完,心里咯噔一下,脑中不禁闪过一个人的名字,姜妍!

    他想到了,柳向榕自然也想到了,姜妍是宣传部部长还是文艺部的项目策划,外人看来她温婉可人,可柳向榕知道她一贯喜欢借刀杀人,这件事可能不是她主导,但绝对有她的原因。

    柳向榕没什么表情,指了指韩斌手机里那个女生的照片,问:“她叫什么名字?”

    韩斌抬头看着天花板,想了想,回答:“好像是王,王诗雨。”

    柳向榕点点头,拿过韩斌的手机把这几张截图删除,把手机扔回韩斌手里,引的韩斌惊呼了一声,被讲台上的教授瞪了一眼。

    下午,学生会宣传部办公室。

    “向榕,是不是惩罚的有些重啊?”姜妍站在办公桌前神情楚楚可怜,试探着为屋里站着的四个女生求情,毕竟有叁个都是宣传部的。

    她说着话心里却忍不住骂人,听到孙悦她们去找章昕昕麻烦,她很高兴,可这五个人竟还让个小丫头钻了空子,东窗事发她只想骂她们饭桶,她虽然讨厌她们可在学生会有这几个跟班还是方便,如今,柳向榕却要把几人都开除。

    “学生会的学生规范你不知道?凡是有违反校规校纪,身上有处分的学生一概不用,你要是为她们求情也可以,你离开学生会她们几个就留下。”柳向榕说着,把几人在学生会登记的档案直接送进了碎纸机中。

    话毕,姜妍面色尴尬的站在桌边,一时间哑口无言。

    被遣退的四个女生有两个哭了,另外两个苦着脸,枫城大学的学生会很难进,这里有两人还是父母疏通了关系才进了学生会如今柳向榕一句话就开除了她们,她们知道他公报私仇,有一个女生气不过开了口:“我是林教授推荐的,你不能说开除就开除我。”

    柳向榕双手抱胸看着她,笑了,淡淡的说:“那你让林教授来找我。”

    他说完,女生愣住了再说不出话,她本想用林教授敲打敲打柳向榕,却不想柳向榕毫无畏惧,林教授是父母托了好几层关系才答应帮忙的,她哪里有本事让他来帮自己说话。

    一屋子的人哭的哭,愁的愁,姜妍看着柳向榕却没有一个人要走,柳向榕关了电脑站起身,头也不回的便离开了。

    一时间四个女生都把目光集中在姜妍身上,姜妍虽面上关切,心里却厌恶的厉害,办事不利的是她们,又不是她让她们去的,此刻怎么一副黏上她的样子!

    她叹了口气,一副为难的样子,敷衍道:“你们先回去,我再帮你们求求情。”

    一个女生抹了抹眼泪,有些不满的说:“要不是为了帮你我们怎么会去招惹那个丫头,你……”

    女生的话还没说完,姜妍的神情已经变了,她双手抱胸,靠着身后的办公桌,她本就很高此刻穿着高跟鞋,气势上更是趾高气扬,她冷笑一声说:“我什么时候让你们去找她麻烦了?”

    这话一说完,几人都没了声音,平日里温柔亲近的人彻底在她们面前卸下了伪装,又开了口:“你们的路数我都知道,柿子专挑软的捏,无非是最近少了乐子,正好有一个借口去欺负个新生,别说帮我这种话了,我听着都恶心,本来想给你们求求情,看这样子是不行了,我容易惹一身骚,我还有事,记得把门关上。”

    姜妍抬腿便走,对身后的咒骂充耳不闻,这群蠢货虽然办事不利,倒也有了个让章昕昕糟心的办法,她想着往女寝二号楼走去。

    而此刻柳向榕正坐在C座的一间空教室里,他坐了一会儿,孙宇推门进来了,身后跟着一个纤瘦的貌美女生。

    女生长相甜美可人,可面上却一丝笑容也没有,眼下还有着不小的黑眼圈,这种寡淡的神色柳向榕很熟悉,有些人活着但他已经死了。

    “找我有什么事?”女生开了口,声音和长相一样甜美。

    “王诗雨,我可以帮你调寝。”柳向榕开了口,与一个人做交易先要掏出自己的筹码。

    王诗雨听后本来无神的双眼瞳孔震颤,但只是一瞬间又恢复了沉寂,她抬起头和柳向榕对视,说:“辅导员都不给我调寝,我凭什么相信你?”

    柳向榕笑了,说:“你叁年提了十次调寝都没成功,你现在也只能相信我,当然如果你想换专业虽然很麻烦,不过也可以。”

    听到换专业叁个字时,王诗雨愣住了,她瞪大了双眼,那张脸上终于露出了不同于进门时的神情。

    柳向榕和孙宇都没说话等着王诗雨自己考虑,王诗雨低头思索了片刻,抬起头问:“你想让我给你做什么?”

    柳向榕的桃花眼弯了弯,摇摇头,回应:“不是给我做什么,是给你自己做一件事,和我没关系,做完了我就帮你。”

    王诗雨不懂柳向榕的意思,可她却像是在无边的黑夜里看到了一丝光亮,对的,她不会比现在还惨,她想着,点了点头,坚定的说:“好,我做。”

    “行,你先把手机拿出来,记下我电话。”孙宇说着掏出自己的手机,接下来说的事情还是以防万一这丫头别录音才好。

    叁人谈完仅仅用了二十分钟,王诗雨离开时很轻松,她要做一件一直在心里想的事情,她不懂自己做这件事为什么能得到报酬,可这报酬也相对给了她勇气,这件事叫做报复。

    孙宇目送王诗雨下了楼回到教室,看了一眼正在和章昕昕发信息的柳向榕,那上面写着:宝宝,起床没?饿不饿?

    他有点庆幸自己是他朋友,倘若不是朋友上次孙淼给章昕昕下药的事情柳向榕不知道会用什么手段对付他妹妹,说:“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你还真是大大的坏。”

    柳向榕看着手机没有回话,但目光却很温柔,他的宝贝儿应该还在睡觉,他收了手机脑中闪过一个挺着孕肚的女人手腕被铐在自来水管道上,身上的白裙子下半身被血染红,脸上精致的妆容被眼泪晕染开好像疯魔一般口中求饶着放了她,救救她的孩子,他不禁咬紧了后槽牙,吐出一口浊气,笑着对孙宇说:“你又不是第一天认识我,我本来就不是好人。”

    (码字的有话说:

    柳向榕:放心,我不是变态。

    章昕昕:没事,你这种颜值的变态,我自己把自己铐上,然后小皮鞭,小蜡烛,口塞……

    柳向榕:你才是变态啊……〔面露惊恐〕

    小说+影视在线:『po1⒏mob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