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一门之隔(h)

作品:《昕昕向榕(1v1 h)

    “你装睡?”章昕昕看着那双带着笑意的桃花眼就知道柳向榕一直在戏弄自己,有些气恼,但更多的是害羞,说着就要起身。

    欲望上来的人哪里会放她走,顺势坐起身抱紧她,他的肉棒又深埋进她体内几分,章昕昕哪里还能跑,这一下肉棒插到穴心,她头皮发麻,穴心哆嗦着喷出爱液浇灌在龟头之上。

    “小坏蛋,刚才骑我不是很开心吗,别跑,再骑骑大马。”柳向榕抱着她平躺下去,拍了拍她的小屁股说:“自己动。”

    她看着那张笑脸耳朵烫的厉害,但还是像骑马一样前后磨蹭起来,龟头随着她的动作研磨着宫口,又酸又胀,因为跨坐在他身上,双腿撑开,肉棒根部太过粗大,撑得穴口的肉都要撕裂,她不觉蹙了下眉,真的是痛并快乐着。

    “骗子……嗯……”章昕昕的双眼迷离,疼痛被快乐取而代之,她娇喘着调侃柳向榕:“不是说……硬不起来吗?”

    柳向榕的眼里也充满了欲色,呼吸加重,章昕昕穿着他的半袖,里面是真空的,随着她的动作胸口两团也跟着晃动,小小的乳尖挺立着撑起衣服,他抬起手掀起衣服覆了上去揉捏起来,回应着她的问题:“你是我的药啊,宝贝儿。”

    “是春药吗?”她笑着问他,抓起了柳向榕的手放在自己脸上,他的手凉凉的正好可以帮她降温,再者抓着他的手在陌生环境里让她有安全感,她开始放肆的骑乘起来。

    乳房被大力揉搓带来的刺激和身下那根肉棒带来的快乐相辅相成,也许是因为隔壁睡着柳向榕的父母,也许是她今日强上他,兴奋让她几欲攀上高潮,可她自己动,动作的幅度又差了一点,始终攀不上那快乐的巅峰,身子倒没了力气,双腿发软,淫液泛滥,口中发出难耐的呻吟声,她委屈的看着柳向榕,舔了舔他的手心,趴在了他胸口。

    她不知道某个人其实几次要被她坐的射出来,一直强忍着,看到章昕昕软软的趴在他胸口,肉棒涨得发疼,射意更重,躬起双腿快速的顶起了胯,口中调侃:“小废物,肏我一会儿就嫌累?”

    “嗯啊,很累,你快点动老公……”她说着舔着他的喉结,受着他的顶弄肉棒每下好像要挤进宫腔里,她的双腿颤抖起来,有些想逃开,却被柳向榕紧紧的扣住了腰,穴内痉挛绞着他的肉茎泄出爱液,交合处噗呲噗呲水声作响,喷出来的爱液淅淅沥沥的顺着男人的腿根,股沟流到床上,高潮让她忘乎所以,抑制不住的呻吟声被柳向榕的嘴唇封住,只剩下难耐的小声哼唧。

    穴内的嫩肉痉挛吸附着肉棒,柳向榕紧紧搂住怀中瘫软的女孩,猛烈的抽插了几十下,一股股炙热的精液射了出来。

    热情退散,两个人平复着粗重喘息,柳向榕吻着章昕昕的侧脸,嘴唇,她额头上出了一层薄薄的汗,呼吸已经变得平稳,双眼阖着显然已经进入了梦乡,他满眼的宠溺怜惜,果然是个小废物,起头的是她,累睡着的也是她。

    柳向榕侧身怀抱着章昕昕放她躺到自己的枕头上,抽出了深埋在她体内的分身,浓精从那个合不上的小孔流出来,柳向榕撑起身子从床头柜上抽出一张湿巾握在手里暖了一会儿,便开始轻柔的给章昕昕擦拭起来。

    “咔哒……咔哒……”突然拧动卧室门把手的声音传来,柳向榕动作一僵,整个人都愣住,他皱眉看了眼章昕昕,见她睡得安稳,便继续擦拭,可是那手却控制不住的颤抖。

    卧室门外的人也不说话,只是握着把手想推门进来,几次之后便没了声响,柳向榕给章昕昕盖好被子后下了床,走到门口开了锁推开门,走廊没人叁间卧室的门都关着,他走到客厅,也没有人在,紧握成拳的手松开,不易察觉的松了口气。

    他转身回了卧室,随手锁好门,轻手轻脚的钻进被窝,像是慰藉自己,像是寻求避风港,他伸出手把蜷缩成一团的章昕昕捞了过来,被扰了清梦的人不满的哼唧了两声,但马上伸出小手想环住柳向榕的腰,发现做不到之后又寻了个舒服的姿势窝进了他的怀里,撅起嘴唇亲了亲他的胸膛,心满意足的翘起了嘴角。

    柳向榕吻着章昕昕的发顶,关了台灯,欢爱之后的餍足让他紧绷的神经放松下来,怀抱里的柔软身体也让他觉得安心,在这间卧室里他久违的有了困意,叹了口气,脑海里想的已经不是那些折磨人的回忆,而是怀里女孩的脸,现在的,再次相逢的,初次相遇的。

    有她的记忆都是甜的,盖的住那些咋舌的苦。

    不出意外的,章昕昕想早起的心战胜不了她疲劳的身体,尽管起来时已经九点半了,她的眼下还是有浅淡的黑眼圈,她懊恼的挠了挠头,身边早就没了柳向榕的影子,她拿起手机给柳向榕发了消息:“你在哪里?我醒了,你快回来。”

    柳向榕没有回信息,却马上从客厅回到了卧室,他推门而入时正看到章昕昕怨念的眼神。

    章昕昕开始气他不叫醒自己,后期看到他之后气他为何如此神清气爽,而自己却全身乏力一副被肏狠了的样子,明明出力的都是眼前这个男人啊?

    柳向榕不明所以,坐到床边想把炸毛的章昕昕搂进怀里,却得到了强力的反抗,章昕昕边推他边说:“你个妖精离我远一点,你这是采阴补阳啊!你瞅瞅你容光焕发,我都有黑眼圈了!”

    某人听完笑的肆意,钳制住那一双挥舞的小手,把章昕昕扑倒在床上,吻上了那张喋喋不休的小嘴,她惊的瞪大了眼睛,口中的话说不出口,却明显感觉到大腿上顶着不可忽视的坚硬。

    他离开她的唇,章昕昕羞的不敢看他,小声说:“我还没刷牙呢。”

    “我又不嫌弃你。”柳向榕柔声说着,一只手却不安分的伸向了章昕昕的腿心,手掌按压着她柔软的阴户,手指拨开阴唇探向那让人沉迷的紧致穴口,勾引的说:“宝贝儿,你湿了。”

    章昕昕虽知道自己因他动情,可还是否认:“才不是,那是昨天你射进去的才流出来而已,你这怎么又硬了?”

    “被你治好了。”柳向榕说着褪下了自己的裤子和内裤,撑在章昕昕上方,折起她的腿架在自己的臂弯,肿胀的硕大肉棒抵上那湿润的穴口。

    “别啊,大白天的,你爸妈就在外边啊!”章昕昕推着他的小腹,可两人的姿势她完全被控制住动弹不得。

    “他俩去买菜了,没事。”柳向榕胯下用力龟头便顶进了小穴,他动情的说着:“小骚货,你发水了?”

    “嗯……因为喜欢你……”章昕昕抓紧他的胳膊娇喘着告白,在新的一年的第一天。

    听到告白的人为了表示自己的欣喜,借着穴里没流出来的精液淫水猛的肏了进去,之后快速的抽动起来,次次退到入口再猛的顶进去,粗壮的茎身撑满了穴道,滑腻的汁水将肉柱沁的亮晶晶,囊袋撞击着发出啪啪声,章昕昕的两条腿呈M形分开,大开大合承受着肏弄,羞耻于在别人家做爱的她已经控制不了自己的呻吟,不停地说着:“哥哥,好舒服……好深啊啊……”

    “好紧啊宝贝儿,夹的哥哥好爽。”柳向榕放下章昕昕的腿,俯身抱住她亲吻舔舐她的耳垂,下身慢慢的挺动,她双腿夹住他的腰随他一起浮浮沉沉,茎身上的青筋随着抽动刺激着穴内的敏感点,她不禁躬起身子,难耐的扭动臀部,一阵阵尿意袭来穴内一热涌出一股爱液随着抽插流了出来。

    “呜呜……老公……要喷出来了……床,床不行……”章昕昕不知所措的抱紧了柳向榕,高潮来的很快,处于兴奋的大脑却在提醒她这不是在自己家,如果就这么潮吹出来这床单该怎么办?估计被褥也会湿透,柳向榕扯过枕巾对折垫到了她的身下,安慰着说:“喷吧,喷出来宝贝儿。”

    像是让她安心,也像是诱惑,柳向榕话说的温柔,动作却很凶猛,十下不到身下的小人儿溃不成军,抽泣着,呜咽着,在肉棒退出穴口的一瞬间,一泼淫水喷射出来溅在枕巾上。

    她下身颤抖,瞳孔都无法聚焦,直到从客厅传来的关门声才吓的她再次搂紧了身上的男人。

    隐约能听到柳向榕父母的交谈声音:“真是很久没见老陈了,他家孩子原来和咱儿子还是同学呢,以前总来找向榕写作业。”

    “那孩子是考上Q大了,是吧?我记得没有向榕成绩好啊。”

    听到关于柳向榕的事情,章昕昕哪里还记得娇羞只是竖起耳朵听着,不禁露出不可置信的神情,Q大是国家数一数二的最高学府,柳向榕原来比考上Q大的同学成绩还好,他怎么会来这所普普通通的大学?高考失利?

    章昕昕还想听门外说什么,却再没有声音传来,小穴再次被炙热的肉棒贯穿,她的闷哼被身上的人吞进口中,柳向榕长舌探入勾出她的小舌,结果却咬了她的舌尖,疼的她眼角都渗出泪花。

    “专心一点,只想我就好了。”柳向榕说着话,腰部律动,他的桃花眼半阖着,一脸陷入肉欲的神情,本欲挣扎反抗的章昕昕为之心悸,伸手圈住他的脖颈送上了自己的嘴唇,口中含含糊糊的说:“一直都是想你……”

    粗大的肉棒找到了自己的归属,与小穴交合的严丝合缝,床垫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沉沦在肉欲里二人,连屋外传来的脚步声都听不到,直到那人停在二人的门口,朗声说:“儿子,昕昕,起床没?我买了早饭,你们俩起来趁热吃。”

    章昕昕受到了惊吓,整个人瞬间紧绷,连脚指头都蜷缩起来,还有一处更是控制不住的收缩,裹的身上人眸色一暗,更加快速的抽送,她搂着他的手早就捂在自己嘴上,生怕呻吟声泄出来。

    一门之隔,卧室外的人等着回应,床上的人却沉沦在欲海中,压抑的低吼着在紧致的穴道中送出一股股烫人的精华,章昕昕感觉到身上的人脱力的趴在她身上平复着呼吸,嘴角上扬,装出一副刚睡醒的声音说:“好的妈,我们俩马上起床。”

    门外的人应了一声,便离开了,她再也憋不住咯咯的笑了起来,身上的人撑起身子不明所以得问:“怎么了?”

    章昕昕伸手抚上了柳向榕的脸,圈住他的脖颈抱住他,松了口气,闭上眼声音里都透着欢喜,在他耳边说出了原因:“老公,我真的好喜欢你软趴趴在我身上喘气的样子啊!”

    柳向榕听后耳根一红,吻上了她的唇,直到身下的人气喘吁吁才松口,得逞的说:“我也一样。”

    二人一番收拾妥当后,便出了卧室,一家人一起吃了早饭,对于她来说虽然结过婚可并没有在男朋友家过夜的经历,她有些紧张尴尬,只吃了平时饭量的一半,但却看出了柳向榕和他父母之间的一丝端倪。

    柳向榕与柳凯翔没说过一句话。

    章昕昕回忆着从昨天到此刻,父子二人一句交流都没有,甚至从他们见家长开始柳向榕和他父亲就没有说过话,男生和父亲的相处都这个样子吗?

    她坐在沙发上出神,谢榕拿着几本影集坐到她身边,说:“昕昕,给你看向榕小时候,他小时候和现在一点也不像。”

    柳向榕从厨房出来坐到章昕昕身边手自然的把人圈到怀里,他觉得正常,她却害羞的脸都热了,轻咳两声,说:“我小时候也和现在没有一点相似的地方。”

    叁人说着话翻着相册,章昕昕看着柳向榕初中的样子忘了还在别人家,笑的前仰后合,口中嘲笑:“你这张好像功夫里那个,露着屁股喊包租婆怎么停水了呢,那个演员!”

    她说完才意识到人家妈妈还在旁边,忙收敛笑容,可是谢榕却笑了起来,说:“我也觉得看着眼熟,你这么一说果然很像!”

    柳向榕掐着章昕昕腰上的软肉,解释:“青春期刚发育,丑一点正常。”

    叁人笑着,柳凯翔走了过来坐在单独的沙发上看起了平板,偶尔看一眼他们却没有坐过来,看着看着就翻到了那本高中毕业留念相册,看着那封面上的枫城高级中学几个字,章昕昕冲柳向榕比了大拇指。

    尽管章昕昕也上的重点高中可和柳向榕相比却差了一些,枫城高级中学在全国能排得上前十重点高中,录取只看成绩,所谓精益求精,分数够了你还得在学校排名好才能排进那屈指可数的名额。

    章昕昕翻着纪念册问:“你是哪个班的?”

    “九班。”柳向榕淡淡的回应,又凑到章昕昕耳边说:“我这个时候和现在很像了。”

    她快速的翻到九班的部分,不置可否,确实,高叁的柳向榕基本和现在一样了,尽管留着毛寸,但俊逸的面容却也在同龄人中脱颖而出,不过看这表情比现在还要冷漠。

    章昕昕想到柳向榕父母说的那个考上Q大的同学,便问了一句:“你那个总找你写作业的朋友,还考上Q大的是哪个啊?”

    (码字的有话说:

    柳向榕:唉……

    章昕昕:你为什么叹气?

    作者君:免费精彩在线:「po1⒏υ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