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打跨年炮(h)

作品:《昕昕向榕(1v1 h)

    再次睁开眼已经是下午一点了,章昕昕揉了揉酸涩的双眼,扫视着房间,并没有看到柳向榕,两人疯狂的欢爱场景在她脑中浮现,最后自己何时睡着的她都忘记了,只记得天际都泛出了鱼肚白。

    全身酸痛,和初夜那晚有过之而无不及,她从床上爬起来去拿手机,路过墙上的穿衣镜瞪大了双眼,身上随处可见的吻痕和还有淤青,不知道的还以为她被强奸了!但身上却很干净,散发着沐浴露淡淡的玫瑰香味,想来是柳向榕趁她睡着给她洗过澡了。

    手机上有几个未接来电都是陌生号码,她又打开微信看到了二十多条好友申请,她扶了扶额头,想来是自己那二维码名片的扇子惹的祸,点开一看最后叁个是熟悉的人:赵岩、孙宇还有姜妍。

    叁人无非是问柳向榕怎么样,她同意了赵岩和孙宇的好友申请,但是看到姜妍那条她不觉皱起了眉,这个女人又想搞什么鬼?

    她忽略了姜妍的好友申请,拨通了柳向榕的电话,刚刚拨过去那边就接了电话:

    “昕昕,醒了?”

    “嗯,你在哪里?身体,感觉怎么样?”

    “没事了,我在孙宇房间,你再趴一会儿,等我,我给你订餐。”

    章昕昕听他声音感觉恢复了精神,松了口气,回应:“好,一会见。”

    二人挂了电话,章昕昕却没有躺回去,而是开始洗漱收拾,她心心念念这酒店有一层休闲娱乐区想去看看,于是收拾妥当后便拿着手机出了房间。

    电梯下到九楼时她突然想到拉着柳向榕一起去逛逛便出了电梯,向孙宇房间走去,刚拐个弯,却听到了有些熟悉的声音:“你问我?我哪里知道,那药不是你买的吗?”

    章昕昕探出头看了一眼,孙淼正靠着安全通道的门打着电话,她皱眉,昨晚这人放她鸽子她本就特别反感,听到药这个字让她更在意,她缩回身靠着墙壁偷听。

    “我确定啊,她喝了,一杯都空了,妈的,一点也不靠谱。”孙淼踢了一脚身边的门,又说:“强行拉走啊,什么,报警?你们怕什么!就说是男女朋友吵架呗!”

    章昕昕愣住了,突然想起昨晚自己等了孙淼很久然后被五个人拦住的事情,而自己恰恰也报了警,世界上有这么巧合的事情?

    “没睡到赖你们自己,怎么,你还看上那小骚货了?”孙淼又说了一句:“我听我朋友说她在学校是公车,这次才发现是朵白莲花喜欢装纯,还说和我男神是第一次,真是恶心,你们也就玩玩可别当真。”

    章昕昕嘴角勾起冷笑,很想出去给她一耳光,但还是忍住了冲动拿出手机点了录音功能,继续听着。

    “还有机会,她现在和我男神交往,我们肯定还会见面,下次你们靠谱一点。”孙淼停了一会儿又说:“睡了以后必须拍照啊,也好让她老实一点啊!我……”

    她话没说完,身边的安全通道门被人推开,章昕昕瞄了一眼,出来的人竟是姜妍,孙淼倒是不介意继续通话:“我一会儿加她好友,和她套套近乎,方便以后行动,先不说了,我朋友来找我了。”

    孙淼挂了电话摆弄起手机,旁边的姜妍凑近她看了一眼,讪笑道:“她都不加我,还能加你不成。”

    章昕昕握着手机的手指骨节泛白,手机振动她点开微信看到一条新的好友申请,上面赫然写着:昕昕,我是孙淼,加我。

    一切不是巧合,一切猜测都是对的,她有些哆嗦,生气、后怕两种情绪交织,额头渗出冷汗,看来姜妍也是知道孙淼做的事情,人心险恶,原来应该被下药的是她,可为什么是柳向榕出现了反应,她回想着夜店的一幕幕,有些头痛,看着屏幕上的好友申请,点了接受。

    “你看,她同意了。”孙淼拿起手机给姜妍看了一眼,笑着说:“看来她很讨厌姜大美女。”

    姜妍不以为意,耸了耸肩,淡淡道:“讨不讨厌我都无所谓,让向榕讨厌她才最重要。”

    章昕昕听着这些话冷笑,或许最开始她看着姜妍有些许的自卑,但此刻对这她只剩下鄙夷,有些人外表光鲜亮丽,内心却肮脏无比。

    而这孙宇的妹妹是小小的年纪一肚子坏水,看眼下的情况孙宇应该是不知道。

    章昕昕给孙淼发了个微笑的表情,转身离开,既然知道你们的心思,那她便奉陪到底!

    她已经没了闲逛的心情,重新回了她和柳向榕的房间,她突然觉得自己那二十九年过的虽不安逸都也没见识过如此丑陋的人性。

    章昕昕在柳向榕回来之前调整好了自己的心情,今天是一年中的最后一天,她和柳向榕的第一次一起跨年,万万不想因为这种事情坏了氛围。

    吃过饭他们和孙宇告别,便驱车回枫城,章昕昕有些口渴,车子便停在最近的服务区,二人去了超市买水。

    柳向榕拧开瓶盖把水递给她,她喝了一口,突然恍然大悟的“啊”了一声,喃喃道:“原来如此。”

    回忆种种细节,唯独在夜店时她的那杯水让孙淼有可乘之机,偏偏那杯水被柳向榕喝了,而她的习惯帮了她,那就是离开过她视线的东西她都不会碰。

    曾经刚工作的时候,每个办公室配备一个电水壶,机缘巧合她看到了一个实习员工向水壶里吐了口水,然后给同事们挨个倒水,自那以后她便留下了心理阴影,没想到却救了她。

    “你在想什么?”柳向榕掐了掐章昕昕鼓着的脸,询问:“想到我怎么被下药的了?”

    章昕昕心窒,她看着柳向榕,心中不禁感慨这人怎么回事?会读心术?她讪笑:“确实想到了,在夜店里我那杯水有问题,被你喝了。”

    柳向榕握着方向盘的手一僵,速度不觉慢了些许,眉头紧锁,说:“怎么想到的?”

    “其实吧……”章昕昕想了想还是决定把她听到的事情和在夜店被别人围堵的事情全盘托出,夫妇一体,这种危及二人安全的事情还是得两个人一起商量。

    柳向榕听完面色冷了,气愤的同时他更害怕,他带她来S市散心,却差点害她出事,他懊恼的说:“以后我会在你身边寸步不离。”

    章昕昕微笑,回了个好字,却突然回想起两人的一夜疯狂,脸色微红,小声说:“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回到枫城,柳向榕准备开车回他们的家,章昕昕强烈要求去他父母家,她觉得这元旦是二人婚后第一次节日,应该郑重一些,柳向榕虽然认同了她的想法,可不知为何她总觉得他周身的气压更低了。

    二人拿着伴手礼坐在柳向榕父母家的客厅时,章昕昕确定不是错觉,柳向榕确实在不高兴,和谢蓉柳凯翔的热情不同,他仿佛一块寒冰散发着冷意,直到四人用过晚饭,唠了些家常后回到柳向榕的房间,他的神情才与往常无二。

    这是她第一次进柳向榕的房间,其实两人真的很陌生,认识一个月,成婚八天,她打量着屋里的摆设。

    书桌连着书架占据了进门的一面墙,一张双人床,飘窗处是一处小型榻榻米,挨着卧室门右手边是独立的卫生间,屋内整体暖色系,感觉房间的主人乖巧懂事。

    她看着书架上的书,奖状,咂舌,她家里的书都是小说漫画,柳向榕就是别人家的孩子,尽是学习相关的书籍,她打量着脱衣服的柳向榕,终是说出了口:“你心情不好?”

    柳向榕裸着上身转过身,摇头否认说:“没有,有些累而已,你先去洗澡,我守着你。”

    章昕昕应了一声,虽然心里觉得这句话异样但还是决定去洗澡,舟车劳顿,她很是疲乏,不过她还是不死心的走到柳向榕身边圈住他的腰,身体贴上他赤裸的背,气息喷洒在他的肩胛骨上,勾引道:“要不要一起洗?”

    “你安的什么心思,我先不去,你快去吧。”他说着话,暧昧的笑着把她送进卫生间,章昕昕看他笑了便也不再纠缠关上了门。

    他的笑容渐渐消失,无力的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时隔十一年要再次睡在这个房间里,他不禁蜷缩起身子,庆幸他的身边有一个她,否则他也是个胆小鬼罢了。

    章昕昕洗漱完穿着柳向榕的体恤走出来,他坐在窗边的榻榻米上似乎在看窗外的夜景,以至于她拍他肩膀时全身一颤,仿佛受到了惊吓,她觉得好笑,问:“想什么那么认真?”说着话抱住他的头贴在自己胸口。

    柳向榕松了口气,环住她的腰,埋进她胸前的柔软,声音闷闷的说:“想你。”

    她只穿了一件体恤里面是真空状态,被他这么一拱,仿佛有电流通过了全身,两个小小的乳尖瞬间挺立了起来,在衣服上明显出现了两点凸起,脸上升温,她有些害羞的说:“你快去洗澡,我等你。”

    “不用等我,你先睡。”柳向榕站起身,他的目光扫过她胸前的异样,说:“乖,你好好睡一觉,腿不酸了?”

    “不酸,我还要和你打跨年炮呢!”她说完觉得用词不当,但很准确的表达了她的心思。

    柳向榕被她的话逗笑了,俯下身隔着衣服含住了一只挺立的乳尖,轻咬了下,引得她发出轻哼,浅尝既止后在她耳边幽幽的说:“在这屋里我肯定硬不起来。”说着象征性的看了眼隔壁,笑着进了浴室。

    章昕昕一头钻进被窝里,在床上捂着脸打滚,完全没拿他说的话当回事,满怀期待的想一会儿怎么勾引他,不过疲乏不允许她的身体再折腾,听着卫生间哗哗的水声她睡着了。

    再醒来时,屋内伸手不见五指,只有角落的路由器指示灯闪烁着,章昕昕感受着腹部上的大手和贴着她后背的炙热胸膛,发觉自己睡过头了,她伸手去摸床头柜上的手机,一看时间,差五分钟凌晨一点。

    她懊恼的皱眉,点开了微信,几条新消息,都是群发的元旦快乐,还有她们宿舍的群席觅她们叁人十分钟之前才停止聊天,她略略看了几眼点开了她最期待的置顶聊天,柳向榕的对话框。

    嘴角上扬,看着那正好零点整发的消息,章昕昕没想到原来也有能给她这种小温暖的人,原来都是她守着时间赶着各种节日零点给别人送祝福。

    “宝贝,这是我与你跨过的第一年,以后的每一次跨年我都会在,谢谢你再次出现在我的生命里让我变得完整,新年快乐,我爱你。”

    章昕昕打开了床头的台灯,翻了个身看着柳向榕,伸出手指浮空描绘着他的脸,他似乎睡得不安稳嘴唇紧抿,眉头微蹙,但不影响他的英俊,章昕昕掀起了被子,借着昏黄的灯光看到他身上只穿着内裤,平日那粗大坚硬的肉棒虽然蛰伏着却也鼓着一个大包,她觉得有些口干舌燥耳根发热,明明看着他很感动,却又想到了做爱这件事。

    她想着舔了舔嘴唇钻进了被子里,小心翼翼的想褪下他的内裤,无奈却卡在胯骨和床相贴的位置,她只能探手掏出那沉甸甸软软的肉根,深吸了一口气,淡淡的薰衣草香味和她身上一样。

    他的包皮并不长,龟头探出不像勃起时那样硕大狰狞,软软的,是浅淡的肉粉色,她捏了捏,不觉感叹:“手感真好。”

    她有些诧异,柳向榕在她身边多数时候金枪不倒,此刻分身在她手上被揉捏也没有硬的趋势,许是睡得太沉,于是她凑近了伸出小小的舌尖舔舐龟头上那条细缝,小舌在柱身和龟头之间的沟壑打起圆圈。

    柳向榕其实一直没睡,他一回到这个家这个房间就会失眠,尽管抱着章昕昕会缓解一些情绪却也只是昏昏沉沉半梦半醒,她打开手机那一刻他便彻底清醒了,之后更是亲眼看着她钻进被子里脱他内裤,他笑着看着这一幕,本来笃定自己硬不起来,却被她舔的身体一僵,那小舌头滚烫仿佛融化了他心里的障碍。

    章昕昕突然觉得手中的肉棒变成了半软半硬的状态,她有些亢奋,被子里的本就闷热她的脸潮红一片,一口含住了那胀大的龟头,吞吐起来。

    柳向榕吸了一口凉气,她这小嘴这般炙热,吸的他那半硬的分身直接一柱擎天,撑满了她的嘴,压的小舌都动弹不得,他眯着眼看着她的脑顶想一直装睡看她做什么。

    她用嘴上下套弄着粗大的肉棒,尽最大努力含着,咕叽咕叽的吞吐声在被窝里回荡,两腮被撑得酸胀,她心里纳闷他怎么还没醒,索性吐出肉棒,抬头看柳向榕。

    那人面上表情都没有变化,但在她的注视下换了个姿势平躺着,她索性彻底掀开被子,跨坐在他的身上。

    俯视着身下男人高高翘起的肉棒,她不觉咽了口唾沫,从挑逗他开始自己的小穴已经爱液翻涌两边的大腿根都变得滑腻,她动情的看着柳向榕,把肉棒扶直半跪着向前移动把自己的穴口对向那硕大的龟头,缓缓的压了下去。

    “嘶……”章昕昕吸了口凉气,虽然穴里湿润可没有足够的扩张和前戏龟头顶进来还是不容易,只是进来两寸她就觉得酸疼,她一时没了动作调整着自己的姿势,没注意柳向榕正看着她,她不好受他更难熬,穴肉紧紧包裹着龟头舒服的让他差点发出声音。

    上下坐了几下,花穴里的爱液涌了出来顺着龟头流向柱身,章昕昕扶着柳向榕的小腹坐了下去,龟头破开穴里的褶皱冲向深处,她的口中溢出呻吟,双腿发软,突然一双大手箍住了她的腰用力的压着她向下,小穴瞬间吃下了那粗长的肉棒,直插花心,章昕昕惊叫出声。

    她忙两只手捂住嘴,毕竟柳向榕的父母就在隔壁,她恼怒的看着始作俑者,柳向榕眉眼弯弯嘴角噙着笑,说:“你这算不算强奸我?”

    小说+影视在线:『po1⒏mob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