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肏到天明(h)

作品:《昕昕向榕(1v1 h)

    火热的唇从耳畔吻到章昕昕冰凉的唇,他一只手托着她的头,另一只手摸向她的大腿,一点点摸索着到达她的腿心,她觉得很痒,忍不住夹紧了腿推了推他,离开他的唇咯咯的笑着:“好痒。”

    柳向榕的眼底有些红,他没有停止手上的动作,继续抚摸着大腿上滑嫩的肌肤,脱掉了她的蕾丝底裤,抚摸着腿心时,手指戳向那条肉缝,口中说:“小骚货,这裙子短的屁股都要漏出来了,是不是以前也这么穿出去过。”

    章昕昕受不了那有一下每一下的顶弄,没几下就湿了,她的眼睛有些迷离,却答非所问:“你不喜欢吗?”

    “喜欢,喜欢到看到你穿这身就硬了。”他说着把自己的手指含在口中沾上了唾液,没等章昕昕说话,插进了已经湿润的小穴里。

    “嘶……好痛……你伸进来几根手指啊……”章昕昕又痛又胀躬起了腰,听到柳向榕笑着说:“叁根。”

    “不行,不行,太疼了……嗯啊……”她叫疼的声音还没结束呻吟声却脱口而出,那叁根作祟的手指戳向了穴道中那凸起的敏感点,快速的抽动狠狠的碾压那里。

    “疼就长记性,以后不许在外边这么穿。”柳向榕声音有些沙哑,他说着威胁的话还是撤了一根手指,惩罚她是一方面,主要想快点扩张一下她的小逼,他今天真的没耐心去做前戏,身下那根分身已经胀的要爆炸了。

    “啊啊,太快了……别弄别弄……有东西要流出来了……嗯啊……”章昕昕眼神涣散眼角沁出泪花,语无伦次的呜咽着,可能是在车上做太过陌生,也可能是叁根手指侵入被那痛胀刺激,她的高潮来的很快,穴道中痉挛收缩越来越热。

    “这么快就到了,水好多啊,快喷出来,我就进去。”他说着把她身下的裙子撩到腰上,把衣服推到一边,手上的速度不减,吻着章昕昕的唇吃下她的呻吟浪叫。

    章昕昕搂着柳向榕的脖子,他就像是她救命的稻草,随着他暧昧的喘息声,随着他大力快速的抽插动作,她的腿夹紧又放松,穴道中那处敏感点越来越充血肿胀,一股股炙热的淫水流向他的掌心。

    在零下十几度的环境下停了六个小时,车内已经凉透了,两人却热血沸腾,她的心跳和呼吸都非常急促,高潮过的小穴仍觉得空虚,她的声音带着渴求:“哥哥,想要你。”

    “宝贝儿,我比你还想。”柳向榕不知何时已经解开了裤子的系带,掏出了肿胀的肉棒,龟头充血到绛紫色,马眼流出的前液蹭的底裤濡湿,他真的忍的太久了,就像他说的看她那一身JK制服时就想肏翻她,他把她流的爱液抹到肉棒上,一个挺身插进了那还在流水的小穴。

    “嗯啊……”两人同时发出了舒服的呻吟声,粗大的肉棒顶开了穴道中的褶皱,紧致的穴肉犹如无数的小嘴狠狠的吸着他,夹的他头皮发麻,无处宣泄的欲望此刻得到释放,他猛烈的挺着腰身抽动着,每一下都顶到无法前进。

    “老公……太深了……”章昕昕的腿被柳向榕压成M型,花穴大大的敞开包容着那粗大的肉棒,穴口的嫩肉被撑的薄薄一层像要撕裂一般,两人交合处泥泞不堪,他凶猛的抽插带起了白浆,顺着股沟流到座椅上。

    “哈啊,宝贝儿你太紧了,别夹老公,鸡巴要被你夹断了。”柳向榕额头上出了汗,好爽,好紧,销魂蚀骨。

    “啊啊……没夹你……老公肏的我好舒服受不了……”她说着淫词浪语,不自觉的挺着腰迎合着他的每一次顶撞,好舒服,舒服到她觉得精神恍惚,如登极乐。

    车里昏暗,窗外的霓虹灯映的章昕昕的小脸更加淫糜勾人,那微眯的眼,微张的唇,还有那摄人心魄的娇喘呻吟,柳向榕松开按着她腿的手趴在她身上抱住她,在她身上不知疲倦的耸动着,快感刺激着他的大脑,可他的心里却是一片清明,他贴着她的耳畔柔声说:“昕昕,我爱你,好爱你,我现在好幸福。”

    章昕昕的精神有些涣散,他说的话她都没听清楚,可那句我爱你却入了她的心,她搂住他的脖颈摸着他的背呻吟着说:“我也爱你。”

    再多浪漫的情话也不如我爱你,那是强化的春药,是相爱之人的心照不宣,他狠狠的抽动了数十下,终是在那花心深处射出了他的精华,穴肉痉挛收缩压榨着茎身中所有的精液,两人一起攀上了高潮。

    相拥着平复呼吸,可那根在章昕昕身体里的肉棒却没有半点疲软的迹象,一跳一跳的蓄势待发,章昕昕闭着眼,此时已经凌晨两点半了,她很困,但还是摸了摸柳向榕的额头,她蹙眉,关切的说:“还有些热,我们去医院吧。”说着就想推开他起身。

    “别动。”柳向榕的声音有些压抑,他虽然对章昕昕欲望很大,但今天这种感觉与以往不同,射精以后的阴茎仍旧如刚才一般肿胀,章昕昕的细微动作都让他想再次抽动起来,他的脑中越发混沌仿佛有一个声音告诉他你需要的是做爱。

    章昕昕感觉到小穴中的肉棒又肿胀了一点,睡意全无,刺耳的电话铃声突然响起,她挣脱了束缚,从包中掏出了柳向榕的手机,是孙宇打来的电话。

    二人相视一眼,柳向榕坐起身接过手机拒接了通话,说:“我们回酒店。”

    “我好像被下药了。”章昕昕大惊坐起了身,刚想说话柳向榕却先开了口,他看着她的目光像一只狼看着猎物,大手撸动着自己肿胀的肉棒,幽幽的开口:“即使是在大庭广众我也想肏你,不太对劲。”

    二人没有去医院而是回了酒店,章昕昕开着车每每踩下油门和刹车花穴中的精液便流出来少许,中途还碰到了查酒驾的交警哥哥,好在没有让下车检查只是开了车窗吹了下酒精检测仪。

    章昕昕听了柳向榕的话不禁想到了姜妍和孙淼,她们俩至于不择手段到这种地步吗?给男生下药然后霸王硬上弓!

    不管是谁下的药,这成果却被她全盘接收了,酒店房间的门打开的一瞬间,柳向榕的嘴唇便覆在她的唇上,不给她插房卡的机会,直接吻的她晕头转向。

    二人的衣物从门口褪到床上,最终赤裸相见,他的唇从嘴唇一路向下一口含住了她挺立的乳头,手掌揉捏着嫩乳变化着各种形状,他吸的很用力,用牙齿轻咬,惹的章昕昕一阵战栗,花穴里的残余精液混合着淫水全部流了出来。

    “老婆,以后有了宝宝给我想喝你的奶水,好不好?”柳向榕用舌尖舔着被吸的变长的乳头,动情的说着,听的章昕昕面上一红,推着他毛茸茸的头,娇嗔:“你变态。”

    “你不就喜欢我这种变态吗?”他说着舌尖舔到她的肚脐眼,在小腹转圈,又一路向下舔到她毛绒的阴户,寻找着那隐藏在阴唇中的阴蒂。

    “嗯……”嗓子不受控制的发出嘤咛声,小小的阴蒂被舔舐的充血胀大,酥麻以这一点扩散到全身,章昕昕脑海里突然想到柳向榕难受隐忍的样子,开了口:“我们,我们六九吧。”

    身下努力用舌头取悦她的男人愣住了,停止了动作,下一秒抬起了头,屋里太暗章昕昕看不清他的表情,却能感觉到他的呼吸急促了,他下了床,走到门口捡起了掉在地板上的房卡,插进了墙壁上的卡槽,咔哒一声打开了床头灯。

    章昕昕看他走回来,有些羞涩的偷瞄,心想,这闷骚的还准备开灯看个清楚,却见柳向榕走到窗边的浴缸打开了水阀,试了试温度开始放水,然后上了床把她翻了个身,跪在她两腿之间,拍了拍她的小屁股,闷声说:“药劲儿没过,控制不好力道,以后的,快让我再射一次,宝贝儿撅起来。”

    章昕昕的脸埋在枕头里,心下一暖,她其实很不喜欢六九总觉得异常羞耻,但想为了他尝试一下,而他也怕她不舒服为她考虑,她乖巧的翘起屁股用湿润的小穴蹭他的肉棒。

    长驱直入,直插花心,没什么技巧可以,只是用最原始的欲望宣誓着他爱她,他扶着她的腰,摸着她的腰窝,抽动着,胯骨撞击她柔软的臀,撞出了一波波臀浪,每一下抽动穴口都涌出爱液沾湿了他的囊袋,爱液顺着她的腿流到床上,在床单上炸开水花。

    “老公,好深,啊啊啊……慢一点……”她抓着枕头,龟头每一下都嵌入她的宫颈口,酸麻胀痛又让人欲罢不能,花穴里收缩挤压着抽动的肉棒,穴道中粘稠的精液和蜜液润滑着,他伏在她身上,一手抚上她的嫩乳,一手摸向她的阴蒂,狠狠揉捻。

    “宝贝儿,小屄里好胀啊,夹的老公好舒服,操……”他发出舒服的喟叹,但不减速,而她越发高亢的呻吟浪叫,让他的红了眼,重重的顶向她的花穴深处。

    “嗯啊啊…”她被他肏的两腿发软,心跳加快,像是离了水的鱼,急促的喘息着,在他猛烈的攻势下大脑里一阵空白,交合之处白沫溅到两人耻毛上,她无力的趴在了床上,柳向榕覆在她的身上,感受她全身颤抖到了高潮。

    柳向榕捞起瘫软在床上的章昕昕抱在怀里,下床走了几步直接坐进了浴缸,她跨坐在他身上搂着他的脖颈,双腿大开穴口正对着那硕大的龟头,柳向榕压着她的腰,一点点让她把肉棒都吃进小穴。

    刚刚高潮过的小穴虽然滑腻但很穴肉都已经肿了,这一下两人都闷哼一声,她扭动着腰肢上下套弄着小穴里的肉棒,肉棒入的极深,温暖的池水随着她的动作荡漾,有水进入她的体内,小腹渐渐涨了起来,她透过落地窗看向外边的万家灯火双眼迷离。

    柳向榕眼眸微眯看着扶着他肩膀一脸欲色的章昕昕,两腮上泛着粉红,眼中似乎有一汪水,被他吻得红润的唇微张着不时溢出一声娇喘呻吟,胸前的浑圆随着动作摇晃,那两个粉红色的小巧乳头坚挺着,这活色生香的场面不禁让埋在她穴中的肉棒又胀大了几分,他舒服的轻喘,这小妖精的技术太好,他已然有了射意。

    可章昕昕是那种在床上心思多,但体力不行的小废物,此刻搂着柳向榕的脖子挂在他身上不再动了,夹了夹小穴中的肉棒,小声撒娇:“腿软,使不上力气,哥哥肏我。”

    她这一夹紧,爽的柳向榕腰椎都麻了,险些射出来,吸了口凉气,捏着她的屁股,开始顶起了胯,口中说:“小懒蛋,把哥哥的鸡巴夹折了,怎么让你爽,放松!”

    “啊啊啊……哥哥好爽……太深了……”他向上顶她往下坐,高潮后的宫口堪堪能纳进龟头的前端,冠状沟剐蹭着穴道里的敏感点,淫液不断分泌,随着抽插流入水中,章昕昕被肏的花枝乱颤,浴缸里的水都溅到了地台上。

    柳向榕粗重的喘息着,在章昕昕的锁骨上动情的舔舐亲吻,和她做爱让他疯魔,好想这样一直做下去,他脑海中想着,动作越加凶猛,几十次疯狂的顶胯之后,低吼一声,马眼终于抵着宫口射出了一股股浓精,水乳交融。

    章昕昕像一只小猫一样窝在他的胸口,困倦袭来,爱人的怀抱和温暖的池水就是温柔乡,她顾不上身体里那根依旧坚硬的阴茎就要睡去。

    不想柳向榕却抱着她起了身,章昕昕吓得搂紧他的脖颈,双腿锁住他的腰,就这样二人身体相连他抱着她跨出了浴缸,走到了落地窗前。

    “老婆,我们做一件刺激的事。”柳向榕暧昧的说出这句话抬起了章昕昕的小屁股,淫水精液一股脑都流了出来。

    从自己的小穴中流出一摊两人的体液章昕昕羞耻的恨不得捂住自己的脸,哪里还听到柳向榕说什么,只是任由他放下她,然后顺从的扶着落地窗边的栏杆。

    两人的房间位于酒店二十一层,俯瞰下去,整个城市的夜景尽收眼底,道路两边的霓虹灯斑斓绚丽,倒是一种不错的观赏体验,不过她此刻赤身裸体,不禁羞耻会不会被看到但又莫名的兴奋。

    “嗯……”呻吟声出口,她正猜想着,柳向榕却从背后圈住她,一手箍住她的腰,一手扶着坚硬的肉棒,把硕大的龟头抵在了她的穴口,慢慢送了进来,本来逐渐恢复冷静小穴再次兴奋起来。

    “在全世界面前做我爱你这件事,好不好?”他低沉性感的声音像是一根箭射中了她的心脏,她扭头看向那双深情的眼,翘臀压向他,身体包容全部的他,章昕昕咬着自己的唇,感受着两人的契合,困倦让她的大脑混沌,幸福的快感让她整个人又变的清明,如坠云端一般浮浮沉沉,她一时思绪万千,即使我很害怕爱一个人但我想尝试去爱你,她的鼻子有些酸,眼里有了雾气,张了口柔声说:“做吧,用力爱我吧。”

    (码字的有话说:

    柳向榕:这个药效挺好的,啧,应该问问什么牌子。

    章昕昕:……〔难以置信的瞪着大眼睛〕

    作者君:小说+影视在线:『po1⒏mob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