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趴桌后入(h)

作品:《昕昕向榕(1v1 h)

    章昕昕脑袋昏昏沉沉,听到柳向榕的话乖巧的上半身趴伏在桌子上,撅着小屁股冲着柳向榕。

    柳向榕几步走回卧房拿了个避孕套出来,把章昕昕下身湿透的内裤和睡裤脱掉,再脱了自己的,炙热肿胀的鸡巴挣脱了内裤的束缚,戳向章昕昕的肥臀。他扶着肉棒让龟头来回蹭着潮湿穴口和阴蒂。

    敏感如她,泄了身的小穴稍一被撩拨,尖叫着又涌出一股灼烫的春水直接浇在肿胀的龟头上,柳向榕闷哼出声,他已经忍到了极限,一手拿起避孕套撕开,就要往肉棒上套。

    章昕昕回头看着正在戴套的柳向榕,心窒了一下,顶着一张清冷的脸不太熟练的戴着粉红色的避孕套,这视觉冲击比他脱光了还勾引她,这避孕套戴的很不顺利,柳向榕眉头微蹙看着章昕昕有些不好意思的说:“我好像买小了。”

    本来旖旎的氛围被破坏了,章昕昕抿嘴轻笑起来,站起身按住他的手,把那个明显和他分身不匹配的避孕套扔到桌面上,舔了下那跳动的肉棒,说:“不用戴了,安全期。”

    柳向榕做过功课知道安全期,但也知道安全期也不一定是真的安全,丈母娘的话如同圣旨,他犹豫着说:“我射外边。”

    章昕昕笑出声:“你怎么这么听我妈的话?”柳向榕摸着她的脸亲了下,低声说:“我这是树立好的形象。”

    她笑的更肆意,转身伏在桌案上,翘着屁股蹭那又胀大了几分的肉棒,说:“我偏偏喜欢和我妈反着来。”

    肉棒被蹭,柳向榕深吸了一口气,拍了拍她晃动的臀,引的章昕昕娇嗔:“干嘛打我啊?”

    “你不许和我反着来,不听话我会打你屁股的。”他揉捏着她软嫩的屁股,抚上了她的腰窝,眼里的欲火更重,果然这个姿势看去屁股圆润饱满很是勾人。

    而有些人就是不知死活,天生反骨,整个人都被柳向榕禁锢还逞口舌之快:“我才不要听话,我就喜欢和别人对着干!”

    柳向榕嘴角勾起,猛一挺腰,炙热的肉棒撞进了湿润的穴口,直达花穴的最深处,穴肉夹紧了肉棒,舒服的他眯起了眼。

    后入本就入的深,这一下更是贯穿到底直达宫口,紧致的小穴被撑到极限,又痛又胀,章昕昕眼角都流出了泪,小手伸到背后想要推他,呻吟着控诉:“啊啊……太深了受不了……”

    柳向榕没有停止动作,把她的衣服撩上去,一手掐住她纤细的腰肢,一手扣住她的手腕,每一下狠狠地顶向小穴的花心,说:“听老公话吗?”

    宫口被顶,整个人好似被电流击中,酥麻的快感刺激的穴道痉挛,章昕昕偷鸡不成蚀把米,手腕被抓住更加刺激着她的神经,一股股春水随着肉棒的抽插从两人结合处流到她的大腿,臀部和柳向榕的小腹相撞发出啪啪啪的声响,强烈的快感让她视野模糊浪叫不停,尽管如此仍是嘴硬:“啊啊啊……好深……我……不行不行……才不要听话……”

    “那就只能肏服你了,小妖精。”柳向榕的额角出了细细的汗珠,章昕昕太紧了,穴肉收缩绞着阴茎,他用力的抽插着,感觉整个花穴都是烫人的,肏她真的太舒服了。

    她哽咽着呻吟,他压抑的低吼,淫液四溅,水声连连,花穴开始不停痉挛,推拒着进攻的阴茎,他知道她要到了,忍住射意,更加猛烈的深顶起来,在听到她高亢的叫声后,他精关大开,铃口抵着宫口射入了滚烫的精液,一起迎来了高潮。

    柳向榕趴伏在章昕昕身上,两人都喘着粗气,他突然想起要射到外面,有些懊恼的说:“媳妇,我没控制住,射里面了。”

    “我知道你射里面了,一股一股的。”章昕昕暧昧的调侃,扭了扭身子,皱眉说:“你先起来,我胯骨硌的好疼。”

    她说完柳向榕忙起身,软了一些的肉棒从小穴拔了出来,发出拔瓶塞的声音,因为章昕昕一直趴伏在桌子上,此刻胯骨的位置都红了,柳向榕心疼的抱起她向卧室走去,把她放到了床上。

    “哎呀,别把床铺弄脏了。”章昕昕关注的点永远让柳向榕诧异,他轻笑了一声:“不用你洗,好好躺着,不腿软?”

    俏脸一红,不过羞涩也只是一瞬间,章昕昕看着给你擦拭下身的柳向榕,挑眉问道:“你还让我听你话吗?你自己都辜负了我妈的期望。”

    柳向榕抬头,邪笑回应:“床下我听你话,床上你听我话。”章昕昕脸红别开眼不看他,想还嘴却发现他其实说的很有道理,小声嘟囔了句:“同意。”

    章昕昕吃着眼前卖相十足的西红柿炖牛腩,连连赞叹,这味道比饭店的还要好,她好奇的问:“你这道菜做多少次了?”

    柳向榕给她盛了碗汤,淡淡道:“第一次,刚才回家搜的菜谱。”

    章昕昕听完愣住,心中暗叹:这男人是神仙吗?

    两人吃完饭,便开始为去S市准备,因为孙宇是S市人,所以他们便都去S市集合。S市和枫城仅隔了六十多公里,驱车前往也就一个小时的路程,但和枫城却是天壤之别,S市是一线城市。

    二人不准备多待,想明天回来跨年,倒也不用拿什么东西,章昕昕想去S市的理由是喜欢那的夜店,她还问了柳向榕他们平日都去哪玩,在听说最后会去夜店时整个人兴奋了。

    章昕昕身上的劣根性有很多柳向榕不知道的,比如喝酒宿醉,沉迷游戏,还有她最喜欢的泡夜店,有一种人泡夜店不是为了约炮,不是为了艳遇,就是为了凌晨十二点以后的脑子昏沉,在舞池释放着压抑,这是她那些难捱的时光席觅最常陪她做的事,不过此时的席觅还是个纯情少女,没开拓到这个领域,章昕昕若有所思,她翻箱倒柜找出了穿越回来买的第一套衣服。

    柳向榕看到章昕昕时她已经穿着过膝的羽绒服准备好,背着个斜挎的大包,眯着眼睛冲他笑,殷勤的说自己已经准备好了所有东西。

    他皱了皱眉看着她放下了刘海,梳着半扎高马尾脑袋上顶着一个大大的酒红色蝴蝶结,整个人一股阴谋诡计……不对,青春洋溢的气息,他莫名觉得孙宇过生日章昕昕特别开心。

    章昕昕的兴奋在坐上车后消失殆尽,两人激烈的欢爱还是让她体力不支,她窝在副驾驶睡着了。

    再次醒来时已经下了高速,进了S市的市内,柳向榕摸了摸她的脸,温柔的说:“马上到了。”

    车子开进了一个停车场,下车后二人被摆渡车拉到一个休闲会所门口,章昕昕抬眼看了下这算是S市数一数二的会所了。

    孙宇下来大厅接应时,柳向榕已经办好入住手续,二人随着孙宇到了他定的套房,进了套房章昕昕不觉咋舌,太大了,竟然是复式结构。

    屋里闹哄哄的应该是在玩扑克,秦斌叼着烟晃晃悠悠的到了门口,跟着他过来的还有一个和章昕昕年龄相仿的漂亮女生。

    “老叁,你说七点就七点,早一点不行啊,没有你我都输惨了。”秦斌又看了眼章昕昕,笑着打招呼:“弟妹会玩扑克吗?”

    章昕昕心道老娘能让你裤衩都输光!但面上却摇头要说不会,未待她张口那个女生上前两步挥了挥手,说话了:“向榕哥!好久不见!”

    章昕昕瞥了一眼柳向榕,没有表情变化,礼貌的回了句:“是啊,得有叁个月了。”反观女生,美目含笑,小嘴微翘,女人的直觉告诉她这个女生喜欢柳向榕。

    孙宇用手肘碰了下女生,对章昕昕说:“弟妹这是我妹妹孙淼,也是读大一,你俩应该同岁。”

    “学长你还有妹妹啊?你好,我叫章昕昕。”章昕昕说着冲孙淼伸出手,尽管这个女生看她的目光并不友善,她觉得面子上自己还是应该和气一些。

    孙淼并没有握章昕昕的手,她一直在打量章昕昕,姜妍和她说柳向榕交女朋友了,听姜妍的意思这丫头风评不好,柳向榕和她交往八成是她勾引的,孙淼喜欢柳向榕,原来她讨厌姜妍,因为姜妍也喜欢柳向榕,可现在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再加上姜妍也是S市人,她和姜妍逐渐热络,

    岁数大了,章昕昕懒得与孙淼一般见识,见她没有和自己握手的打算便准备抬手摸摸自己的头发,结果孙淼却握住了她的手,亲热的说:“这回总算有我的同龄人了。”

    章昕昕尴尬的笑了笑,心里哀嚎,为何要如此虚与委蛇,孙淼说着好话握手的力道却是不小!

    五人穿过走廊到了客厅,章昕昕一眼看到了坐在沙发上和别人说话的姜妍,眼底闪过不快,但稍纵即逝,她来这是为了开心的,断不能因为不相干的人破坏了心情。

    姜妍倒是先站了起来打招呼:“向榕,学妹你们来了?”

    柳向榕伸手要拿章昕昕身上的斜挎包,没有理会她的话,章昕昕只能回话:“学姐,你来的好早。”

    姜妍微笑说自己就是S市人,一时间相对无话,柳向榕说:“我和昕昕把东西放回房间,一会儿再来找你们”

    他话音刚落,玩扑克的一群人起哄:“马上打完了,要带着女朋友干什么去?”

    “还指望把上次输得赢回来呢?别走!”

    柳向榕哪里给他们机会,笑着说了声:“哥走了,别想套路我。”

    孙宇送了出来,说:“你定房间干嘛,这套房四个独立卧室呢!我给你留了房间的。”

    章昕昕满脑子的黄色废料,想起来都是认识人,隔着门板做爱的场景,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果断的摇了摇头。

    柳向榕拉着章昕昕的手把她圈到怀里,下巴抵着她的头,对孙宇嘲讽的笑:“你那些朋友动静太大了,我怕影响我家小孩子。”

    孙宇一脸鄙夷,话没出口,柳向榕从章昕昕包里拿出了一个盒子递给孙宇,章昕昕扫了一眼是最新款的iwatch。

    “你心心念念的手环。”柳向榕拍拍他的肩膀,说:“礼物先给你,祝福零点再说吧!一会见!”

    孙宇看着手上的盒子觉得烫手,自己前段时间说想买一个健身时用,结果晨跑就坚持了两天结果不了了之,想不到柳向榕一直记得,想一想这么久自己还是不顾兄弟的心情,帮着姜妍纠缠他,一时间羞愧难当。

    两人坐电梯到了21楼,到了自己的房间,是一个小套房,穿过客厅来到卧室,卧室很宽敞,章昕昕瞪大了眼睛,落地窗边有一个地台,上面是一个浴缸,床在离浴缸两米处,坐在浴缸之中S市的夜景可以尽收眼底,她突然觉得很热,这酒店想的真周到,边在浴缸里为爱情鼓掌,边欣赏风景。

    柳向榕脱了外套,走到章昕昕身边圈住她,暧昧的吻她的耳垂,说:“要不要洗澡?”

    章昕昕腿软,逃离他的怀抱,推脱:“这个需要慢慢享受,孙宇他们有可能一会儿过来!”

    柳向榕坐在浴缸边缘,有些疑问:“你不热吗?为什么不脱外套?”

    章昕昕身体一僵,摸了摸自己的脸,笑道:“不热不热,一会儿就出去了我嫌麻烦!”

    说着在房间里乱晃,但绝不与柳向榕靠近,柳向榕半眯眼眸打量着章昕昕,她因为姜妍生气了?可是举动又不像,只是单纯的躲着他,最后说了句去洗手间就关上门不出来了。

    章昕昕打开卫生间的窗户吹着风,她快要热的虚脱了。

    孙宇他们很快便来了电话,一共二十个人,因为要喝酒所以挑了五个车宽敞一点的载人,自然有他们这辆,章昕昕听后挑了挑眉,拿起包挎在身上。

    到了酒店门口,章昕昕嘴角勾起轻蔑的笑,果然如她所想,所有人都上了车就剩了赵岩和姜妍。

    “你们在这等着,我去提车。”柳向榕看着章昕昕交代,似乎对眼前这局面他并不奇怪。

    姜妍抱胸而立,戴着贝雷帽,上身着一件米白色短款貂绒外套,里面穿着包臀的连衣裙,脚踩米白色的短靴,背着爱马仕的包,配上那张如出水芙蓉的脸,当真是高贵性感。

    不过,她一脸为难说的话当真让章昕昕反感:“学妹,我能坐前面吗?我坐后面容易晕车。”

    章昕昕想说:你想坐发动机盖上吗?但却是满脸笑容,说:“没问题!”

    孙宇他们一直没走,有几个好奇的开着窗户看热闹,毕竟大家早就认识了,姜妍对柳向榕那点花花肠子都见怪不怪,反倒是柳向榕这个小女朋友让他们很期待,两女追一男的戏码谁不愿意看。

    柳向榕开车过来,姜妍歉意的冲章昕昕笑了下便快速的拉开副驾驶车门上了车,赵岩在章昕昕身边咯咯的笑,却不想章昕昕也冲他笑。

    柳向榕看到姜妍上车眉头一皱,便冷声说:“下去。”

    姜妍却是打定主意不下车,弱弱的说:“向榕,我晕车,昕昕都同意让我坐前面了。”他听后一愣,章昕昕怎么回事,这幅逆来顺受的样子可并不像她,想着推开车门下了车。

    却见赵岩和章昕昕在车后面说着什么:“这个位置行吧!也不挡车内后视镜的视野!”

    “你问我?我也不会开车啊!”

    章昕昕看到柳向榕,忙把他拉了过来,笑嘻嘻的指着那大大的黄色贴纸,问到:“这实习贴纸不挡视野吧!”

    柳向榕突然觉得自己不够了解章昕昕,这丫头会开车他竟不知道,不过这实习贴着实让他捏了把冷汗,问:“你要开车?”

    章昕昕一脸淡然,把身上的包塞进他怀里,平静的说:“对啊,不要怕,尽管我驾照下来不到半年,不过我是个有十年驾龄的老司机!”她的话自然不假,可在场的人没一个相信的,毕竟她现在的年龄才20岁。

    柳向榕的眼睛微眯看着章昕昕的背影,随即一想她这话可能是开玩笑,转眼又回到了平时的样子。

    最终,任凭赵岩拼命拉扯,章昕昕还是义无反顾的上了驾驶位,赵岩捂着脸惊恐的说:“叁哥,你不想活了,我还没活够,我要走!”

    孙宇他们听到此话,全部绝尘而去,柳向榕抓着他的领子不让他跑,心里也是五味杂陈,这车从提车还没撞过,只希望今天别撞的太严重。

    车内的姜妍不明所以,看到章昕昕坐在驾驶位上,整个人都懵了哪里还有什么高贵的形象,声音都发颤:“你开车?你才多大?你有驾照吗?”

    待柳向榕和赵岩上了车,章昕昕不太熟练的按下中控锁,又像考驾照时认真的调整着座椅和后视镜的位置,最后系上安全带,嘴角勾起,回应:“放心学姐,我驾照都下来半年了,我开车贼稳,绝对不让你晕车。”

    在姜妍惊恐的注视下,车子急驶而出,在第一个红绿灯处追上了孙宇他们,众人降下车窗面面相觑,章昕昕看了眼红灯还剩叁秒,对姜妍肆意的笑道:“学姐,你好紧张的样子啊,生死由命富贵在天嘛!”说着,在变绿灯的一瞬间最先冲了出去,姜妍心脏狂跳,快因为肾上腺激素分泌过高晕过去了。

    章昕昕第一个到了约定的夜店停车场,她没说假话,她开车很稳,而且很快,车内的人受伤的不是身体而是精神。

    姜妍脸色苍白的下了车,赵岩后背出了白毛汗,短短16分钟的车程却像是一个世纪。

    柳向榕若有所思的看着章昕昕,这开车的水平着实像个老司机,他跨到副驾驶坐了下来,摸了摸章昕昕的手,问:“车开的不错,开多久了?”

    章昕昕感觉到柳向榕的手冰凉,看来是被吓到了,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反问:“你为什么敢让一个才拿到驾照的女司机开车啊?你不害怕吗?”

    柳向榕目光如炬,看的章昕昕有些不自在,听他说:“害怕是有一点,但你想做的事我都会支持你,对你,我绝对信任。”

    章昕昕抬眼注视着他,心动,她亲吻了他的唇角,低声说:“谢谢你。”

    一行人过了闸机,检查了身上没携带管制刀具后,来到了寄存处,很快都存的差不多了,只剩了叁个人赵岩,柳向榕和章昕昕。

    “第一次来?紧张?”赵岩见章昕昕一脸尴尬之色,身上的包和衣服也不寄存。

    章昕昕点头说是,却面露难色,把手机从衣服兜里掏出来,又从包里拿出了叁把扇子塞给柳向榕,接着开始脱她那件过膝的羽绒服。

    赵岩笑了,柳向榕则挑眉看章昕昕,他终于知道她为什么躲着他了。

    (码字的有话说:

    章昕昕:我是天才赛车手,完美的车技与生俱来!

    赵岩:确实!确实!

    柳向榕:你当所有人都像赵岩一样傻?

    小说+影视在线:『po1⒏mob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