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口口相传(微h)

作品:《昕昕向榕(1v1 h)

    章昕昕中午从食堂大妈那里买了一块姜,想熬一锅姜汤,可是那平时用着毫无风险的电煮锅,今天却把宿舍弄断电了。

    无奈她只好再次去拜托食堂大妈帮她熬姜糖水,在金钱的诱惑下大妈屈服了,约定好她下课时来取刚出锅的姜汤。

    章昕昕背着着她的大号保温杯,毫无顾虑的走进了文体中心,此刻她不算逃课并不怕遇见程瑞博。

    结果,碰到程瑞博时她还是像耗子见了猫,就差遁地逃跑,满脸堆笑的打招呼:“老师。”

    程瑞博看到她时,脸上却是露出了窘迫的神色,他穿着宽松的卫衣和工装裤,平日里梳上去的背头此刻放了下来,微碎的刘海过眉,连那严肃的面容也变得帅气起来,没等他回话章昕昕却竖起了大拇指,惊艳的瞪大了眼睛说:“拜托您以后也这么打扮吧!”

    她这一说,程瑞博的不自然的错开视线,恼羞成怒的说:“你这是又逃课了?”

    章昕昕两只小手连连摇动,但语气上毫不示弱:“开什么玩笑!我今天没课了。”

    “……”程瑞博语塞,但不知为何就是想多和她说几句话,便问:“你来这干什么?”问了却觉得后悔,他突然想到柳向榕是主持人。

    不想章昕昕嬉皮笑脸的说:“来看老师的节目啊!”说完不等他回话,就又说了老师再见,向后台的方向跑去。

    程瑞博却楞在原地,不明白自己怎么会因为那句明显的假话而心动。

    轻车熟路,章昕昕来到后台,敲了敲办公室的门,门打开孙宇探出头,看到章昕昕咧开嘴笑,章昕昕明显觉得那笑容不怀好意,有些尴尬的进了办公室。

    柳向榕看她进来觉得如获大赦,孙宇只要抓住他就不停地追问两人之间的事,被揍了也锲而不舍,忙对章昕昕说:“多冷啊,我这边结束就去找你了。”

    章昕昕把挂在身上的大型保温杯取了了下来,炫耀说:“我特意给你熬……”

    说了一半发现不应该说谎,尴尬的说:“特意找食堂大妈熬的姜汤,给你去去寒气。”

    “哎呦,弟妹好有心,有没有我的份?”孙宇凑了过来手中拿着自己的水杯,特别顺手的把杯里的水倒在柳向榕桌面的仙人掌花盆里。

    “没有。”柳向榕瞪了他一眼,一把把保温杯抱拽到自己面前,末了,又把章昕昕拉到身边远离孙宇。

    孙宇一脸委屈的又凑近了章昕昕,撒娇:“好学妹,我冻的手脚都麻了,上午我还领你找老叁了呢!”

    章昕昕为难,看向柳向榕,说:“给他倒一点吧!”最终孙宇分了一杯姜汤,也被赶出了办公室。

    一时间剩了两人独处,柳向榕拉住章昕昕的手腕一拽直接让她坐到自己腿上,对她说:“喂我。”

    章昕昕看着那大口径的水杯,咽了口唾沫,说:“这个控制不好力道容易呛到你。”

    柳向榕啧了一声,说:“你有时候主动的让我招架不了,有时候又这么不解风情。”说着薄唇碰了碰章昕昕的嘴唇,呢喃:“用这里。”

    哎呦,章昕昕暗叹男生在耍流氓这方面果然是无师自通,她想了想突然发现自己竟然没玩过这个,心跳有些快,低声应了声好,拿起水杯抿了一口,小心翼翼的吻上他的唇。

    他的唇很凉,但很柔软,她微微张口,津液和姜汤一起流进了他的口中,听到他吞咽的声音后,他的舌伸向了她的小嘴,汲取她口中剩余的甜味。

    一番吮吸舔舐,二人的身体都热了起来,章昕昕大腿能感觉到柳向榕那坚硬肿胀的轮廓,她动了动身子用翘臀压上那坚硬,果然唇齿间传来柳向榕的闷哼声,她睁开带着笑意的眼睛却发现柳向榕那深邃的眸子正盯着自己。

    亲吻渐渐变得疯狂,小舌被吸的都有些疼,他的手更是隔着衣服覆上了她胸前的柔软,大肆揉捏起来,她的花穴空虚的涌出花液,内裤湿了,腰肢不觉扭动起来用自己最私密的地方磨蹭着柳向榕性器支起来的帐篷。

    “嗯啊……”章昕昕控制不住的嘤咛出声,即使隔着好几层布料磨蹭,她也觉得舒服极了。

    柳向榕突然松了口,章昕昕被吻得气喘吁吁有些懵懂,却见他喝了一口姜汤,再次吻了过来,温热的姜汤流入她的口中,有些多,她未咽下的又被她用小舌送了回去,从两人的嘴角渗了出来。

    她的眼睛蒙了一层水雾,意乱情迷,甚至想褪下二人的裤子直接坐在那粗大的肉棒之上,任它贯穿自己的小穴。

    她的手开始不安分了,从柳向榕的胸口一路向下摸到了他的腰带,在他的小腹附近打起了转。

    “别勾我了小坏蛋,我没有衣服换了。”两人不知何时停止了接吻,可能从章昕昕的小手不安分开始两人的注意力都换了位置,柳向榕忍着冲动咬了她的耳垂,声音有些暗哑。

    章昕昕忙收回了手,攀上他的脖颈,羞得把脸埋进他的颈窝,小声嘟囔:“哎呀,我才没有。”

    柳向榕顶了下胯,硬挺的轮廓顶到章昕昕的腿心,引的她一阵战栗,然后调笑着说:“隔着裤子都感觉这里潮乎乎的,还说没有?”

    这么一说就算是章昕昕是女流氓也不好意思起来,娇嗔:“你快别说了。”小手掐向柳向榕侧腹部的软肉,引得他痛呼出声。

    二人笑闹起来,办公室门却被人一下子推开了,章昕昕受了惊吓跳到地上,原来一直没锁门!

    推门的人是程瑞博,看到二人他倒是一点没惊讶,很自然的说:“章昕昕你帮我去办公室拿下手机。”

    章昕昕皱眉,撇嘴,却想不出个拒绝的理由,想想从这里到B座那遥远的距离,不禁怀疑他故意整她。

    “她不舒服,我去吧。”柳向榕说着站起身,章昕昕感动之余偷瞄他的下体,见他双手插着上衣兜把那鼓胀遮了个严实才放心。

    这时候姜妍却从程瑞博身后探出身子看向屋内,唤道:“向榕,该上台了。”

    程瑞博在这柳向榕也不好抓孙宇顶包,便想找个学生会的成员去给程瑞博取手机,可程瑞博说在这的都有工作走不开,章昕昕觉得他铁了心整自己,笑着张了口:“老师,我去取,你手机放在办公室哪里?”

    程瑞博嘴角勾起,说:“我也忘了,你给我找找吧。”扭头又对柳向榕说:“柳向榕你快上台啊!干什么呢?”

    章昕昕无奈和柳向榕四目相对,在他屁股上拍了两下,笑着说:“一会见。”

    柳向榕脱了外套,俯身颔首在她眉心印下一吻,应了声好便走了出去,这一吻落在程瑞博和姜妍的眼里却是在二人心里掀起了波浪,姜妍更是懒得与章昕昕装,赏了她一个大大的白眼,转身跟上柳向榕。

    程瑞博语气不耐,催促:“快去啊,还要我送你?”

    章昕昕在心里问候着他祖宗十八代,面上却应承着走了出去,她也不着急迈着方步,穿梭在教学楼中,平日走五分钟的路程她走了十分钟,结果到了B座的教师办公室发现大门紧锁。

    她觉得自己的怒气值飙升,掏出手机就给程瑞博打电话,嘟嘟两声,便接通了:“喂。”

    “这办公室锁门了!也进不去啊!”章昕昕语气不善。

    “我给陈老师打个电话……”

    这话没说完,两人都愣住了。

    “耍我?啊?耍我是吧!你个无良教师……”章昕昕气的吼出声,那边却早已经挂了电话。

    她不明白程瑞博为什么要搞这种恶作剧,她左思右想最近也没有什么事情惹到他,愤愤的给柳向榕发微信把事情说了一遍,柳向榕只回了四个字:在那等我。

    她锁了手机屏,刚踱了几步就听到上楼梯的声音,她好奇的看着楼梯口,正好柳向榕跨上最后几级台阶,一把把她圈进他的怀抱。

    他应该是跑过来的,身上带着冬天寒风凛冽的味道,心脏狂跳,灼热的呼吸喷洒在她的发顶,一瞬间她所有的委屈都没有了,紧紧的回抱住他,安心了。

    柳向榕将章昕昕送回了宿舍,上午两人偷欢之后,她一直觉得很累索性便回去睡觉了。

    他回了文体中心因为还要主持闭幕式,他在后台、办公室和每个更衣间都找了一遍也没见到程瑞博,平日里清冷的脸更添了抹寡淡,几个想要搭话的女生也不敢靠近了。

    他回了办公室,看着章昕昕的保温杯难得嘴角勾起,倒了一杯姜汤喝起来,果然,和他想的一样没有她嘴里的甜。

    想起程瑞博他捏了捏眉心,那人似乎对章昕昕有着区别于对待学生的感情,他看她的眼神像极了自己。

    他突然笑了,尽管自己可以直接把两个人结婚的事情旁敲侧击的让他知道,但他想看看程瑞博要干什么,或许是男生的胜负欲作祟,或许是他心中的阴暗面作祟,他想看看他怎么输的。

    与柳向榕再次相见是第二天早晨,大一年级学生在文体中心前按专业站队,章昕昕终于体会了什么叫在人群中一眼看到爱人,他今天穿了昨天两人做爱时的那套衣服,章昕昕面上一热正好与柳向榕四目相对。

    打断她的是身边传来的咳嗽声,她嘴角的笑容不见了,和席觅换了位置。

    程瑞博看到她的动作,一时不知道该如何搭话,看来昨天她真的生气了,这时正好班长清点好人数,过来报告,他才不至于更尴尬。

    道歉的话没说出口,学生们却要进文体中心了,程瑞博看着章昕昕笑着和柳向榕打招呼,心里莫名酸涩,这倒像是初中时心仪的女孩有了男朋友的感觉,冷风拂面有些想隐藏的情绪反而越加明显,他有些惊讶,自己难不成喜欢上了这个“问题学生”?

    一道视线盯着他,他看了过去发现柳向榕正盯着自己,噙着笑,动了动嘴唇,他整个人怔在原地,因为他读懂了柳向榕的唇语:“她是我的。”

    (码字的有话说:

    柳向榕:抢我老婆?

    程瑞博:我没有。〔名花虽有主,我来松松土。〕

    柳向榕:我会一直盯着你。

    小说+影视在线:『po1⒏mob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