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小人之心(微h)

作品:《昕昕向榕(1v1 h)

    合声时,章昕昕全程做着口型不发出声音,平日她总是唱错音阶,今天她绝对不能在姜妍面前丢人啊。

    她的角度正好能看到姜妍弹钢琴时那灵动的手指,当真是指如削葱根,再看了看自己的小手,不禁悲从中来。

    这四十分钟过的艰难,屋里很热可她连外套都没脱,却并不觉得热,心里一直在想柳向榕和姜妍上过床没?

    细细回想,柳向榕的做爱技巧虽谈不上多熟练,但总感觉有些经验的,而且两人的初夜他也知道要温柔,不像那些第一次的毛头小子只会横冲直撞。

    人是贪心的,章昕昕是双标的,她自私的希望柳向榕的第一次是自己的。

    社团活动结束,章昕昕拉着席觅从后门出去了,到一楼时果然在大厅看到了柳向榕。

    柳向榕看到章昕昕后本来面无表情的脸,露出了微笑,向她们俩迎了过来,他对她总是很在意,总感觉她的状态不对。

    章昕昕看着走向自己的柳向榕,自嘲的笑了,外在强悍如她,其实骨子里的自卑从高中开始一直在作祟,以至于看到姜妍竟生出了那么多不切实际的想法,过去曾经又如何,眼下这男人是她的不就好了吗?

    “脸怎么这么红?发烧了吗?”柳向榕的大手摸上了章昕昕的额头,温度不高可却有一层细细的汗珠。

    “她不晓得发什么疯不脱外套。”席觅拿胳膊捅了捅在愣神的章昕昕。

    章昕昕回神,一把握住额头上的大手,放在脸上蹭了蹭,说:“我没生病,不用担心。”

    “得嘞,你们二位在这屠狗呢?我先走了。”席觅说着就要走,却被章昕昕死死的拉住,章昕昕咬牙切齿的说:“今天一起回去,自己爬六层楼很孤独。”(章昕昕的寝室在六楼。)

    柳向榕和席觅同时愣住了,平日里拳打脚踢送走席觅这颗电灯泡的是她,今天胁迫她留下来的也是她。

    “快走吧,今天好累。”她说着不顾两人的疑问,左手牵着柳向榕,右手牵着席觅就向门口走去。

    “向榕。”身后传来好听的女声,席觅和章昕昕同时回头,柳向榕却纹丝未动。

    喊柳向榕的人是姜妍,好看的人有着动听的声音,而且这么亲密的称呼柳向榕,章昕昕瞬间爆炸,她都不在外人面前这么叫他!

    柳向榕像是没听到一样拉着章昕昕就走,他太了解姜妍了,他们俩并不熟,她却这么叫他,别有用心。

    叁人像老母鸡拖着俩鸡仔一样,往艺术楼外走去,出去前的一刹那柳向榕还是停了下来,章昕昕满脸的汗这么出去岂不是要生病。

    可这一停下,席觅和章昕昕都以为他在等姜妍,二人怒目圆瞪看向他,他忙拿出面巾纸,边给章昕昕擦汗边解释:“出这么多汗,直接出去,你想住医院吗?”

    二人明了,可这么一耽搁姜妍也追了上来,她像是跑了几步,胸口剧烈的起伏着,吐气如兰,轻笑说:“向榕你没听到我喊你吗?你怎么会来艺术楼啊?”

    章昕昕表面平静,内心却震惊了,这女人婊的可以啊!她和席觅对视一眼,英雄所见略同。

    “没听到。”柳向榕擦拭着章昕昕的小脸,然后摸了摸她的脸确定不太热了,才站直身子,冲姜妍淡淡的说:“没看到吗?我来接我女朋友。”

    席觅没控制住表情,嘴角都快咧到耳朵了,柳向榕果然是个神人,怼绿茶一点也不手软。

    姜妍却不生气,一脸热情的问:“哎呀,就我们俩这关系我竟然不知道,你快介绍介绍哪个是你女朋友。”

    章昕昕震惊,这真是一山还比一山高。

    柳向榕刚要说什么,姜妍却指向了席觅,说:“你是他女朋友啊?真漂亮。”

    “不是。”柳向榕声音已经不耐烦了,姜妍却一脸无措的说:“抱歉,我瞎猜的,原来你是他女朋友啊,学妹嘛,还是蛮可爱的。”

    章昕昕和席觅四目相对,对这波操作佩服的五体投地。

    回宿舍的路上,章昕昕的手揣进柳向榕的兜里,席觅的手揣进章昕昕的兜里,叁人沉默着并排前行。

    终于章昕昕爆发了,啊了一声猛跺脚,口吐芬芳:“这他妈是个什么玩意?”

    柳向榕却是嘴角含笑,他终于看见在他面前跳脚的章昕昕了。

    “茶艺满分的极品,而且还会兵法。”席觅吐槽:“那招一石二鸟着实玩的好,一边说着学长你没眼光,一边挑拨着我和昕昕的关系”

    “你笑什么?”柳向榕没想到矛头会突然指向自己,章昕昕瞪了他一眼双手插兜就要走。

    柳向榕忙拉住她,哄着她:“我笑我老婆生气也这么好看。”

    这句话倒是顺了章昕昕的耳,可这糟心的事情却是他惹出来的,不觉撇了撇嘴,夹着嗓子学起了姜妍:“向榕,向榕你没听到吗?”

    席觅听到笑的前仰后合,柳向榕却懵了,他总觉得他恐怕今天哄不好章昕昕了。

    他的猜测果然是对的,一直到宿舍门口,章昕昕都没让他牵手,席觅先进了宿舍楼等章昕昕,意在留两个人在楼下腻歪一会儿。

    章昕昕双手插兜,脸缩进衣服的领子里,只留两只圆溜溜的大眼睛在外边,盯着柳向榕,她在姜妍搭讪之前做的心理建设都没用了,此刻看柳向榕脑海里总是出现二人翻云覆雨的场景,柳向榕两手举着姜妍大长腿的腿弯,大大的肉棒在她身体里横冲直撞。

    “你在想什么啊?”柳向榕伸手想弹一下她的脑门,可章昕昕却像兔子一样蹦到了一边,举在两人之间的手,无力的落了下来。

    他叹了口气,问:“你不信我?”

    章昕昕看他有些落寞的神情,终于还是回话,只不过说的话更令柳向榕失望:“我当然信你,我只是需要一段时间去接受你的前女友是这种极品。”

    “而且我今天见她实在想不通你为什么能和我在一起,再说,再说……”章昕昕自顾自的说着,没注意到已经黑了脸的柳向榕:“和那种极品上过床后,我这种清汤寡水的你怎么受得了?”

    柳向榕一脸难以置信的看着章昕昕,终于说话:“我根本就没和她交往过,上什么床。”

    “叫那么亲密说没交往过,你当我傻!我又不是小气的人,不允许别人有前女友!”章昕昕走近柳向榕,虽然她才到柳向榕肩膀,可气势上像一只张牙舞爪的小猫,又说:“就算,就算是这样,你也和别人上过床,我看你挺有经验。”

    她说这句话时有些尴尬,没注意到柳向榕整个人都变得阴郁,淡淡的说了句:“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什么?”章昕昕也生气了,怒道:“行,我是小人您是君子,小人困了您自己在这呆着吧,哼!”

    语毕,扭身就走,柳向榕还是拉住了她,把一盒药膏和那小瓶的酒精放到她的兜里,有些别扭的说:“洗干净后自己抹药。”

    章昕昕耳根一红,甩开他的手,不屑道:“我就不用抹了,以后我也不想和你做了,拜您所赐我性冷淡了!”

    说完头也不回就跑进了宿舍楼,柳向榕看着那小小的倩影,有些沮丧,她真的不知道她对于他来说有多么好,她也不知道他有多爱她。

    章昕昕躺在床铺上发呆,不时拿手机敲自己的脑袋,后悔自己刚才的口无遮拦,两人就算闹了别扭柳向榕还是照常给她发消息:

    “别一点东西不吃,饿坏了呢?”

    “抹药没?还疼吗?”

    而她就像个有台阶不下的任性小孩,其实她只是在意他,但又不想把自己的占有欲和喜欢表现得明显,可到了嘴边却说成了让人厌恶的话。

    她拉上了床帘,盖上被子褪下了自己的内裤,用洗脸巾沾着酒精擦拭着手,然后沾了点药膏摸向自己的腿心。

    阴唇遮挡住花穴,刚一接触确实还有些疼痛不过已经好了太多了,她拨开阴唇抹着药膏,都抹好之后一阵清凉的感觉从下体传遍全身。

    她不觉想到了柳向榕的手,修长白皙的手指抚摸着她的阴蒂,然后插进她的小穴,他的手指很长甚至能戳到她的宫口,手指抽插着戳向那花穴里的敏感凸起,那凸起越来越热,最终一股春水泄在那手掌之上,她面色潮红只是想到他,就流出了爱液。

    “嗡嗡。”手机震动,又是柳向榕的信息:

    “我要睡了,晚安,宝贝儿。”

    隔了一会又来了一条:“别生气了,我是小人,您大人不记小人过,好好休息,我爱你。”

    她眼眶湿润,这种被人哄着宠着的感觉她似乎很久没有感受过了,她暗暗下定决心,明天无论如何也要和好!

    章昕昕的想法是好的可现实却不给她机会,柳向榕特别忙,因为后天元旦晚会就要开始了,往日里的彩排只有学生今天的彩排中还有老师,早晨柳向榕在宿舍楼下给她送了早餐便匆匆忙忙的走了。

    她憋了一肚子的话无处可说,而且要帮席觅进话剧社的事情也搁置了。

    直到午饭,也没有柳向榕的消息,她看着他的对话界面还停留在昨晚他说我爱你的那条。

    最终她还是打了几个字发了过去:“中午得吃饭,别饿到。”

    那边隔了一会儿回了个:“好。”

    她犹豫再叁还是再次发了一句话:“我下午没课,我去陪你啊?”

    那边秒回:“不用。”

    心突然一窒,章昕昕的眼中闪过失落,聪明如他也看不出她话中我想你的意思吗,拒绝的这么彻底,她索性把柳向榕的对话框设置成免打扰,这样他来了信息她只会觉得惊喜,也不会时刻关注手机。

    可是直到晚上十点闭寝,柳向榕也没有再发信息给她,而她这一天就在不停的点开对话框然后锁屏中循环,看着那消息免打扰几个字仿佛是对她最大的嘲讽。

    而另一边才回到寝室的柳向榕,瘫倒在床上,无力的扯着领口,口中抱怨:“彩排而已穿正装。”心中腹诽冻得他鸡巴都哆嗦。

    孙宇同样全身发抖,牙都打架,说:“这市长要来,校长当然激动了。”

    柳向榕掏出手机,手机早就没电了,他插上充电器开了手机,一条信息也没有,黯然神伤,叹了口气,打开了微信界面,却瞬间愣住。

    “操。”爆了声粗口猛的坐了起来,把寝室里另外叁人吓了一跳,孙宇爬上他的床忙问:“咋了咋了,你女朋友偷人了?”

    很自然孙宇挨了一巴掌,苦着脸离开了柳向榕的床铺,秦斌和赵岩捶床爆笑,起哄打的好。

    只有柳向榕看着那四个红色的感叹号圆圈瞪大了眼睛,他中午收到章昕昕的信息便知道他的小妖精想他了,但礼堂确实太冷,就回了这几句话:

    “不用。”

    “礼堂太冷了,你要是想来就多穿。”

    “你来吧,哥哥今天穿制服。”

    “我想你了,等你。”

    最后一个色色的表情。

    可是除了那个不用剩下的四条都没发过去,二人本来就在闹别扭,章昕昕那句明显的示好被他冷冰冰的不用两个字打断了,这不是在激化矛盾吗?

    他忙截图,得留下证据证明自己的清白啊!然后快速把截图发过去,又发了几句话:

    “宝贝儿,睡了吗?”

    “这信号不知道怎么回事,害的我都伤心了,以为你还在生气不来找我。”

    最后一个大哭的表情收尾。

    可是等了好久,也不见回应,柳向榕只好打电话过去:“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sorry  ,the  subscriber  you  dialed  is  power  off.”

    (码字的有话说:

    柳向榕:老婆生气了。〔哭唧唧〕

    作者君:没事,小夫妻吵架,床头吵架床尾和,你懂的~

    喜欢的小可爱可以点我要评分送珠珠哦~那个,继续求收藏,求留言互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