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初见姜妍(h)

作品:《昕昕向榕(1v1 h)

    柳向榕得到同意后在茎身上抹了药膏,这药膏本身带着薄荷成分,抹完他不禁皱眉,这太刺激了,鸡巴冒凉风。

    小穴不论里面外边此刻已经非常滑腻,那硕大的龟头抵在穴口章昕昕虽皱了皱眉,但没有别的异样,他才缓缓的插进了等候多时的穴口。

    “唔……”章昕昕还是忍不住痛呼了一声:“老公你好大。”

    “是你太紧了,放松,宝贝儿。”因为章昕昕刚才快要高潮,穴道里充血肿胀紧紧的裹住探进来的龟头。

    硕大的龟头一点点挤进花穴深处,两人都呻吟起来,一直空虚的小穴被这么撑满后,一阵痉挛流出一股爱液。

    肉棒开始在花穴中冲撞,噗嗤噗嗤的水声给两人的呻吟伴奏,两人紧紧的搂着对方,亲吻起来,轮番的勾引让两人的欲望达到顶峰,仅仅是插入一会儿便都要到了。

    穴肉痉挛,绞着肉棒,整个穴道都敏感异常,肉棒不惧穴道的推拒,猛烈的插向花心,宫口被顶撞,像是顶进了灵魂,微微的胀痛和快感一波一波袭来,章昕昕的脚趾抠着床单,双腿颤抖,眼角湿润,呜咽着:“嗯啊……呜呜呜……太深了太深……”

    “哈啊啊……”一股灼热的爱液浇在肿胀的龟头之上,柳向榕低吼出声,铃口顶着宫口射出来了浓稠的精液。

    章昕昕虽然整个人脱力,但还是能感到阴茎在体内一拱一拱的,热乎乎的精液在她体内喷发,不止烫了她的身体,还烫了她的心。

    “我爱你。”低沉性感的声音在章昕昕耳边响起,她虽然腿软但还是双腿锁住了他的腰身,黏在他身上,柔声说:“我最喜欢你了。”

    两人抱着对方温存,一阵敲门声传来时,吓得章昕昕差点跳起来,柳向榕倒是淡定的很,鸡巴也不拔出去,看了眼手表,镇定的说:“没事。”

    这声没事之后,章昕昕明显感觉到那本来缩小了一点的阴茎又变大了,她脸一红,埋进他的颈窝,她没注意到,柳向榕的耳根也红了。

    外边敲门的人敲了一会儿见无人开门,和别人交谈起来:“这也没人在啊?”

    “这是在里面反锁了吧,估计老师在午睡。”

    “等会儿一点再来吧。”

    “那行吧。”

    门外再无交谈,两人四目相对,不觉笑了起来。

    两人从合体状态分开,淫水混着精液一股脑流到了床上,不大的屋内充斥着浓浓的淫糜味道。

    章昕昕看着两人身下的一片狼藉,一时不知所措了,这是校医室的床铺啊!

    这之后柳向榕把章昕昕小穴里残存的精液弄出来后,给她擦拭了下体,又帮她上了药,然后像照顾小孩子一样,帮她穿衣服,等她都收拾妥当了,便让她去别的床铺休息,自己开始收拾起来。

    他这收拾简单粗暴,直接把床单被褥都卸了下来,去仓库拿了一套干净的换了上去,收拾妥当后,拿起校医办公桌上的空气清新剂喷了一圈。

    章昕昕看他戴上眼镜以后整个人高冷禁欲的样子,和刚才在床上如狼似虎的人完全不沾边,不觉吐槽:“眼镜一戴,谁也不爱。”

    柳向榕一愣,看着冲他发呆的章昕昕,坏笑着说:“刚才戴眼镜时,不也爱你了吗?”

    此言一出,某些人低下了头,面色绯红,想起刚才柳向榕勾引她的情景,腿心又湿了。

    二人把那套弄脏的床单被褥送去了学校里的收费洗衣房,那中年老板一愣,这不是校医室的用品吗,想问句什么,待闻到那特殊的味道时不再言语,只是不时的偷瞄两人,章昕昕实在受不住这眼神,晃晃悠悠的就出了门口,柳向榕签完电话号码后,拿着收据便牵起那个四处望天的人离开了。

    “你在害羞啊?”柳向榕的声音传来,章昕昕抓了抓冻的冰凉的耳朵,嘴硬的说:“哈哈,这有什么害羞的,我……唔……”

    柳向榕看着她张牙舞爪的样子不觉微笑,松开牵着她的手,像搂兄弟一样搂过她的脖子,把她搂向身边,低下头吻住了那狡辩的小嘴。

    此刻正是上课之前,往D座教学楼走的人很多,各年级的都有,甚至其中还有认识两人的,章昕昕瞪大了眼睛感受着这个炙热的吻,还有周围人的视线,羞的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呦,老叁,这干嘛呢?”一道调侃的男声由远及近的传来,章昕昕忙推着柳向榕,柳向榕明显因为被打断眉头一皱,松开了那甜蜜的小嘴,章昕昕把头埋在他的胸口,擦着自己嘴上的口水。

    喊柳向榕的是他的舍友,老大秦斌,和他一起的还有孙宇和老幺赵岩,孙宇章昕昕隔着车窗见过,依旧没个正经样子,小跑到柳向榕身边,要看章昕昕。

    章昕昕推了推紧紧抱着自己的柳向榕,虽然她刚才有些不好意思,不过片刻的缓和情绪她便冷静了,探出头露出了平日里惯用的笑容,打着招呼:“学长好,我叫章昕昕。”

    叁人一愣,这姑娘不算高,隐藏在长羽绒服下的身材也看不到,但露在外边的瓜子脸很是清丽可人,一笑起来大大的眼睛弯成好看的弧度,有些惊艳特别耐看。

    而且这性格很是开朗啊,叁人互相看了眼,孙宇先开了口:“学妹真漂亮,怪不得老叁不让我们见你,我是孙宇。”他说着伸出了手,像是要与章昕昕握手。

    还未待章昕昕回应,柳向榕一巴掌拍掉了他的手,嫌弃的说:“你们叁贱客怎么一起出来了?”

    “你忘了今天有音乐课吗?”秦斌说着看向章昕昕,问道:“学妹也来上音乐课吗?”

    章昕昕想了想,摇头,回应:“不是,我今天上的电影赏析。”

    “章昕昕!你干嘛不接我电话!”一声划破天际的怒吼传来,席觅和彭小暖跑了过来,她们本来想撞到章昕昕身上,可看到柳向榕后,急忙刹住了车。

    “学长好!”两人神经质的鞠了个躬,冲章昕昕挤眉弄眼,章昕昕本来就觉得尴尬,正巧两人可以解围,忙对柳向榕说:“那我去上课了。”

    柳向榕点点头,松开了禁锢她的手,嘱咐:“不舒服就给我打电话,我下午学生会有事,忙完了就找你。”

    章昕昕心里暖暖的,笑着说:“嗯嗯,我走了,学长们,拜拜。”说完挥了挥手,拉着席觅和彭小暖小跑逃走。

    几个不同专业的大一新生把阶梯教室坐的快满了,叁人挑了后面的一排空位坐了下来。

    章昕昕掏出手机看见上面十二条未接电话,叁十五条微信消息,挑了挑眉,看向始作俑者席觅,想到自己是因为和柳向榕亲热怕被人打扰才调的静音,又有些不好意思,尴尬的问:“夺命连环call吗?”

    席觅难得一副扭捏姿态,看的章昕昕一阵恶心,怒道:“有事就说,别整这不值钱的出。”

    一边的彭小暖也看不下去了,说到:“她对一个帅哥一见钟情了。”

    章昕昕听后心里咯噔一下,穿越回来意味着她知道一些别人都不会知道的事情,同样的时间,席觅好像也喜欢上了一个男生,只是后来分的太不好看,她在大雨里抱着章昕昕哭,从那以后就变了个样子,冷情的厉害。

    她能改变自己的命运,也想改变这个挚友的命运,她小心的开口:“叫什么名字?”

    席觅一下来了兴致,热情的说:“谷沐,是不是特别好听。”

    章昕昕眼眸低垂,果然,是那个渣男。

    “宝贝儿,咱换个人行不,这个是渣男。”章昕昕苦口婆心劝诫着:“我有小道消息,他有女朋友,而且不止一个。”

    席觅眯着眼睛,看向章昕昕一脸不信,撇嘴说:“有些人自己吃香的喝辣的,就不顾姐妹情谊了。”

    章昕昕瞪大了眼睛,这恋爱脑和当年真的是如出一辙,自己当初也是这样,她明白她说什么席觅都不会信的,叹了口气,说:“你给我打那么多电话不可能只是想告诉我这件事吧。”

    “知我者昕昕也。”席觅抱着章昕昕的胳膊,撒娇:“你家会长还有个身份是话剧社的社长,让他给我俩名额被,谷沐在那。”

    记忆如潮水般涌现,当初她陪着席觅去话剧社想要加入社团,一个帅气的高个子男生只是打开了门探出脑袋,审视了二人一眼,冷淡的说:“要进话剧社你俩身高不够。”说完就关上了门,后来席觅每天准时守在篮球场送水才和谷沐相识。

    想想还有些生气,长得好看有什么了不起可以这么瞧不起人,席觅肯定是不撞南墙不回头,如果,换一种相识方式,自己在一旁提点着,或许在她伤心又伤身之前能换一种结局也说不定。

    “好,我帮你。”章昕昕说完席觅整个人都兴奋了,吧嗒一下亲了她的脸,章昕昕目光阴恻恻恨恨的说:“我们一起去打那龟儿子的脸。”

    这话说的莫名其妙,但此时兴奋的席觅根本没有多想,期待着与男神相见的那天。

    公共课的老师向来不太管课堂纪律,投影上放着幻灯片,偶尔和前排的同学交流几句,教室里乱哄哄的,章昕昕百无聊赖,身体酸疼,趴着桌子看手机,柳向榕的微信消息自己还有一条没看,点开来发现只有一个好字。

    她往上翻看着,每一次的对话不论是谁先起头,最后收尾的都是柳向榕,即使有事耽搁了,最后他总会解释清楚,点开他的朋友圈,只有两条。

    一条是他们交往那天,发了一句话:从别后,忆相逢,几回魂梦与君同。今宵剩把银釭照,犹恐相逢是梦中。

    第二条是昨天他们领证发的一句话: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她嘴角不觉抽搐,这朋友圈发的让她尴尬不已,不过还是每个点了下赞,在下面评论个小小的爱心表情。

    纵情声色的后果就是全身像散了架一样,精神萎靡,章昕昕都不知道自己何时睡着的,被彭小暖叫醒后,她迷迷蒙蒙的打开手机,柳向榕果然回复了她的评论,还发了信息给她:

    昕昕,我去文体中心了,不知道几点结束,你晚上合唱团结束我肯定去接你。

    章昕昕回复:好的。果然秒回了两个字:嗯嗯。

    “席觅呢?”章昕昕四处张望,彭小暖系着围巾,撇嘴道:“刚才课间看到那个谷沐了,听说要去文体中心彩排节目,她就抛弃我们俩跑了。”

    “啧啧,重色轻友的女人。”章昕昕吐槽,突然想到柳向榕就在文体中心监督元旦晚会的排练,心念一动,但站起身后那浑身的酸痛就打消了她的念头,最终和彭小暖回了寝室。

    章昕昕回到寝室继续睡觉,她的困倦根本不容得她有一点撒欢的心,直到快上晚自习了,才被席觅叫醒。

    周二对于她和席觅来说是个好日子,当初她们俩想尽了办法想逃晚自习,却发现晚自习比正常上课还要难逃,这个由每个寝室长统计人数上报给班长,班长再上报给辅导员,整个晚自习还有学生会成员在走廊巡逻,总体来说除非你是学生会的成员你是逃不掉晚自习的,于是二人秉承着方法总比困难多的心,在全校四十八个社团中逐一筛选打听,最终发现了这个宝藏合唱团,除了她们进不去的话剧社,它是第二个在晚自习期间开启社团活动的,尽管一周只有一天,晚自习从晚上七点到晚上九点,可这社团活动只有40分钟,剩下的时间她们俩便自由了。

    二人也不着急慢慢悠悠的向艺术楼走去,每次到那都要等那个音乐系弹钢琴的美女学姐,可今天弹钢琴的却早早来了,迟到的变成了她们俩。

    二人鞠躬跟老师道歉,老师本身对她们俩就没什么印象,便挥手让他们归队。

    站在了第二排阶梯的固定位置上,席觅突然愣了一下,直勾勾的盯着站在钢琴边的美女。

    女生犹如海藻一般的大波浪卷发垂在胸前,米色的修身打底衫勾勒出波涛胸涌,穿着一条深棕色的鹿皮裙,侧面看去就是s型曲线,搭配着过膝的米白色系带皮靴,她本身就很高,此刻入眼的两条大长腿更是诱人犯罪。

    “好胸啊,没有D也有C啊!”章昕昕咂舌,拿胳膊肘捅了捅席觅,席觅见她一脸色相,皱眉道:“这是你男朋友的绯闻女友。”

    这句话给了章昕昕当头棒喝,结巴着说:“谁,谁啊?”

    “校花姜妍啊!笨蛋!”席觅恨不得敲这个榆木脑袋,怎么会对自己的情敌露出那种向往的表情。

    章昕昕使劲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她有些轻微近视,一戴眼镜就晕所以干脆不戴,姜妍站的位置有些暗,她刚才没看清便也懒得细看,此刻听到席觅的话,整个人都精神了,眯着眼睛调整着自己的焦距看向那个美人的脸。

    姜妍肤如凝脂,眉如远山,桃花眼中似有一泓清水,鼻子小巧挺拔,唇若丹霞,这么一张如出水芙蓉的脸配上如此火辣性感的身材,章昕昕觉得自己大脑有些缺氧。

    她打量姜妍的同时姜妍也在打量她,露出了一个礼貌的微笑,章昕昕尴尬的扯了扯嘴角,心中暗道:柳向榕,放着这种美色你选我,你多少有点不知好歹了。

    (码字的有话说:

    柳向榕:在我眼里没有人比你美。

    章昕昕:可,我觉得比你好看的男人挺多的。

    柳向榕:没爱了……

    免费精彩在线:「po1⒏υ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