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一地鸡毛(剧情)

作品:《昕昕向榕(1v1 h)

    章昕昕来到教室时,还差五分钟十点,教室里已经坐的差不多满了,她从教室后门进去,悄无声息的进到她舍友围起的小圈子里,犹如水滴入了海悄无声息。

    她实在不想走前门惹人注视,结果,还是有一道视线从她进门便一直追随着她。

    她的四位室友还不知道她领证的事情,只当是她真的肚子不舒服,关怀的你一句我一句,章昕昕对这几个好朋友没有撒谎的心,就卖了个关子说中午再告诉你们。

    北方的校园里暖气给的很足,她来的时候说冷结果柳向榕把暖风开的极大,此刻她更觉得热,脱掉外套取下围巾让舍友放在过道边的窗台上。

    章昕昕今天披着长发,冬天的静电很是讨厌,弄得她此刻炸毛的状态,她本就对形象没什么顾虑,叁两下便把长发梳了个高马尾。

    白皙的脖颈露出来,让她舒服了不少,此刻教室也安静了,她知道她的噩梦来了。

    “点名。”杨教授年近知命,锐利的目光扫过教室,章昕昕心里一窒总觉得这人在找她。

    “刘昊。”他开始点名了,身后的刘昊站起身回了个到,别的老师点名坐着回话就好,只有他非要让人站起来,当初她觉得人怎么可能把这二百多人的脸和名字都对上,后来发现姜还是老的辣。

    “章昕昕。”念到她名字时,她忙起身,结果可能昨晚喊的太多,这个到字卡在喉咙里没说出来,她忙清了清嗓子。

    李教授看了她一眼嘴角勾起笑,说了句结束便开始讲课,章昕昕翻了个白眼,感情你就在盯着我。

    她从刚才起身就觉得芒刺在背,总觉得有一道视线盯着自己,她坐在倒数第二排后面没有几个人,她刚想回身寻找,手机屏幕亮了,一条微信信息弹了出来。

    “下课在教室等我,带你去抹药。”

    章昕昕目光一软,柳向榕早上就给她上药了,他的温柔细心让她忍不住嘴角上扬,拿起手机打了几个字:“好的,老公。”

    她发过去的下一秒,柳向榕就回了个坏笑的表情,昨晚的一幕幕又被勾起,章昕昕忙把手机放到桌堂里。

    坐在她左边的席觅却突然揪住她左手的无名指把她的手拽到桌面上,一脸震惊的盯着她无名指上的钻戒。

    席觅在笔记上奋笔疾书:

    “这柳向榕给你的?真的还是装饰的?”

    她这兴奋异常的样子,其余叁人也看到了,揪着她的手指看了起来,大一的小姑娘还是很单纯,会因为一枚戒指好奇兴奋。

    “他给的,应该是真的吧。”章昕昕写完这几个字也打量起这个戒指,她对戒指实在不太了解,只觉得这个方钻很特殊,而且个头很大,在阳光下熠熠生辉。

    席觅掏出手机对着戒指拍了一张照片,盯着手机屏幕瞪大了眼睛,到吸了口凉气。

    彭小暖抢过手机与刘慧看了一眼,同样目瞪口呆对着章昕昕的手鞠了个躬,就把她的手推了回去。

    席觅写下一句话,咂舌:

    “柳向榕这是花了大价钱啊,你俩不结婚很难收场啊!”

    章昕昕眉头一皱,抢过手机,搜索界面的这个戒指和她的一模一样,她愣住了,对比着尺寸发现这个戒指六万六千五百九十九元。

    这回成了章昕昕受到惊吓了,她的手都有些颤抖,说句无能的话,穿越时空之前,活那么久过的太随性兜里的钱就没超过两万块。

    柳向榕怎么想的?她不太明白,给一个认识二十多天的女生买这种戒指,他似乎对她志在必得。

    她迷茫之际,席觅又写了句话:

    “这品牌的戒指,男的一辈子只能买一枚。”

    章昕昕动容,眼睛酸涩,原来柳向榕真的打算和她相伴一生,她突然不知道自己何德何能让一个人对她如此偏爱。

    到了课间休息,章昕昕还盯着手发呆,叁个舍友却癫狂起来,憋了一肚子的话犹如魔音穿耳。

    她一个问题也没来得及回答,有人却拍了她的肩膀,章昕昕目光一凛,嘴角没了笑容,转身看去,车陆航正在桌边站着,面色不善:“章昕昕,你出来下,我有话对你说。”

    “我跟你无话可说。”章昕昕冷漠的嗤笑一声,心中暗骂,害我还不够多怎么能觍着脸和我说话呢?

    “就几句话。”车陆航垂眸,大有你不出来我不走的架势,有好事之徒已经看了过来,席觅看不过,怒道:“快点滚吧。”

    车陆航头也不抬就是不走,教室里的喧哗声都小了,越来越多的人看了过来,章昕昕控制着自己想要口吐芬芳的冲动,握紧了拳,冲几位好友做了个安心的表情,快步走出教室。

    她走的极快,到走廊的尽头,推开楼梯间的门来到这一层的大厅,每座教学楼分为两栋,此处便是方便学生在楼内通行的,因为每栋楼都有前后门,此处除了上下课的时候基本没有人来。

    车陆航随后跟了进来,章昕昕不耐,说:“有话快说。”

    车陆航看了她一眼想要走过来,章昕昕双手抱胸后退,和车陆航拉开距离,看着车陆航一脸受伤的神情,她冷笑起来:“既然没话说,我走了。”

    “你!”车陆航出声:“你和柳向榕睡了?”

    章昕昕眉头紧皱,停下脚步,冷声开口:“这和你有什么关系?”说完头也不回就去开门。

    胳膊却被大力的拽住,狠狠一拉,章昕昕差点跌倒,她挣开他的手,本就浑身酸疼这下更是难受。

    “怎么和我没关系?我,我又没同意分手,你就是我女朋友!”车陆航近乎疯狂,声音大的刺耳,说着又要抓章昕昕的手。

    章昕昕听他的话已经火冒叁丈,骂了句:“操!”一巴掌招呼过去,准确无误的落在车陆航脸上。

    车陆航像是没料到章昕昕会打他,一脸震惊,章昕昕指着他,呸了一口,说:“这一巴掌还你刚才拽我,还有你对不起我的那些事,和狗果然没什么可说的!”

    章昕昕说完摔门离去,才觉得后怕,车陆航这种人品万一他还手打她,那她不是吃亏。

    回到教室她把事情和席觅他们说了,刘慧怒骂:“这人怎么这么不要脸!突然发什么疯?”

    刘昊倒是一脸知道的表情,章昕昕看他,余怒未消,语气不善:“有屁快放。”

    刘昊指了指她的脖颈撇了撇嘴。

    席觅拨开章昕昕的头发看了一眼,有些尴尬又暧昧的笑了笑,彭小暖和刘慧却是一脸懵。

    章昕昕觉得莫名其妙掏出小镜子照了照自己的脖子,吓了一跳。

    她本来记得她脖子上锁骨上有几处吻痕很明显,所以带着围巾,结果教室里太热她便忘了这档子事儿,车陆航当初被她刺激的不轻,看到她身上的痕迹便魔怔了。

    “这根本不能算他冒犯我的理由。”章昕昕更加生气,怒道:“过去这么久说我们没分手,他倒是对戴绿帽子不介意。”

    后半节课很快便结束了,章昕昕气来的快散的也快,满心欢喜的收拾好东西,乖巧的坐在教室里等柳向榕,不消片刻教室里便只剩下叁五个人,是今天的值日生。

    柳向榕的教室在D座和这里有一段距离,  等了一会没等到柳向榕,倒是在教室里打扫的班长喊了她:“章昕昕。”

    她抬起头看向班长,班长揣起手机,说:“程老师让你去办公室找他。”

    章昕昕拿头撞桌面,应声:“知道了。”给柳向榕发了条消息告诉他自己去程瑞博办公室了,然后拖着灌铅一样的双腿往叁楼教职工办公室移动。

    敲了敲门,里面传来程瑞博的声音:“进来。”

    章昕昕扫了一圈只有程瑞博一个人,一脸丧气萎靡不振的走到办公桌前,说:“程老师你找我?”

    程瑞博关了电脑,翘着二郎腿看向章昕昕,心下一惊今日的章昕昕眉眼之间莫名多了丝女人的妩媚,让人舍不得移开视线。

    他清了清嗓,恢复了平日的冷漠,说:“我为什么找你你不知道?”

    “不知道。”章昕昕坚定的摇头。

    “撒谎请假,我应该让各科老师扣你学分你才能长记性。”程瑞博举着茶杯抿了口茶。

    章昕昕听到扣学分仨字整个人精神了,一时紧张,忙开口:“老公,我绝对没撒谎!我家里确实有事,你可以问我爸妈,就是那事情不方便说,所以才说我生病了。”

    她一口气说完这句话,整个人殷切的看着程瑞博,程瑞博却被呛了一口,猛烈的咳嗽起来,章昕昕回忆着自己的话,虎躯一震,尴尬的小脸刹那间变得通红,结结巴巴的说:“老,老师不小心说错了,我真的没撒谎,不要扣学分好不好?”

    她越说越小声,头越来越低,最后那句近乎变成了祈求的语气。

    程瑞博眼角流着泪,终于不再咳嗽,看到章昕昕服软心情大好,威胁说:“以后别让我抓到你逃课,包括阶梯教室的课,如果抓到你,今年的期末考试你等着挂科吧。”

    章昕昕看着他恨不得用目光将他凌迟,但面上还得堆笑,谄媚的说:“谢谢老师,我这么听话的学生怎么会逃课呢!”

    程瑞博冷笑一声,那意思就像在说,就你也配的上听话的学生这几个字。

    一时间两人都没了声音,章昕昕觉得尴尬开了口:“老师,要是没别的事我就先走了。”

    程瑞博坐正了身体,摆摆手,淡淡的说:“走吧。”

    章昕昕如获大赦,点了下头,小碎步快速走出了办公室,程瑞博看着那撒欢的背影,不禁想起刚才她口误的老公二字,还挺动听的。

    柳向榕在办公室门口等着章昕昕她一看他,小嘴一扁瞬间觉得很委屈,走过去从背后抱住他,熟悉的清新味道,让她安心。

    “怎么心情不好?”柳向榕摸着身前的小手,暖声询问。

    “身体好累,心也累,竟遇些糟心的事,一地鸡毛。”章昕昕说着拿头狠狠地蹭柳向榕的背,话锋一转:“不过我一看到你,瞬间就恢复满血了。”他就像她的药,包治百病。

    (首-发:po18.vip「po1⒏υ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