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我不进去「po1⒏υip」

作品:《昕昕向榕(1v1 h)

    章昕昕盖着被躺在床上,柳向榕单腿跪在床上躬身哄着她,两人的角度章昕昕一扭头看的第一眼就是那紫红色的肉棒,整个茎身亮晶晶,下体挂着两人的黏腻汁水。

    “学长你认错的态度倒是别出心裁。”章昕昕意有所指的看着那物,咽了口唾沫,别开眼吐槽:“一边说着你错了,一边挺着那想肏我,哼。”

    柳向榕难得窘迫,说了句你等我就去了洗手间。

    洗手间里传来水声,没了柳向榕在身边害羞的情绪终于消失,全身无力,眼皮也打架,身上的不适也挡不住睡意,她渐渐变得昏昏沉沉。

    不知过去多久,柳向榕钻进了被子,从背后搂住她的腰身,耳边传来他的声音:“老婆,我难受。”

    章昕昕觉得恍惚,最先有的感觉是戳在她翘臀上的炙热坚硬,她声音有些沙哑,问:“怎么了?”

    “射不出来。”柳向榕的声音弱弱的带着撒娇的意思,章昕昕吃力的扭过头,睁眼看他。

    柳向榕眉眼低垂,一脸委屈的神色,活像一只无家可归的可怜小狗,章昕昕的睡意一哄而散,结巴着问:“什,什么意思?”

    “撸不出来。”柳向榕说着把肿胀的肉棒放在章昕昕的屁股沟处来回磨蹭,又说:“我没有你不行。”

    “我要睡觉。”虽是拒绝但被他一撩拨,小穴里的春水又混着精液流出来一点,她挪了挪身子却正好方便了柳向榕的动作。

    “你睡。”有些人一边说着,一边开启流氓模式,二人侧身而卧,他往后挪了挪,又抓着章昕昕的胯骨让她的屁股撅了起来,硕大的龟头蹭着章昕昕大腿根的黏腻体液,顶进了她的腿心,大腿根的软肉,和那还濡湿的阴唇夹的柳向榕舒服的轻哼。

    章昕昕睁开眼看着那一进一出的龟头,感受着肉棒摩擦自己穴口的酥麻之意,脱口而出:“我就蹭蹭不进去是这个意思吧。”

    身后的柳向榕动作一滞,转瞬又动起来,轻笑:“哥哥不会进去的,快睡吧。”她听到这话恨不得骂人,还哪里有睡意,倒是生了很多湿意!

    她的眼神逐渐迷离,身上的无力感都被小腹涌起的热意冲散,穴口被磨蹭的泊泊流出爱液,她不觉把屁股翘得更高,抽插的肉棒不经意就顶入穴口一点,因为太过湿润又滑出去,勾引的她想求柳向榕现在就狠狠地肏她。

    可是说不要的也是她,此刻又怎么说得出口,下身的空虚感越来越严重,曾经的做爱经历就没有感受过如此强烈的高潮,而今天她初尝这种滋味,知道穴里那越来越火热,痉挛,时不时涌起尿意的火热的感觉是要高潮的前奏,此刻只要柳向榕肏弄她几下,她就会高潮甚至喷出水来。

    有些事有了第一次,之后便会特别容易,可此刻那硕大就在穴口,她只能难耐的磨蹭着它,紧紧的贴着柳向榕,他的阴毛蹭着她的菊花又引起她的酥麻战栗,口中呻吟娇喘不断,更加想要他。

    柳向榕感觉到章昕昕变得火热的身体,连流出来的淫液都烫人,他终于有了想射出来的感觉,压抑着自己的欲望,低哑的说:“想要哥哥的鸡巴?”

    章昕昕被这句话羞的捂住了自己呻吟的嘴,可下身的小穴却自己靠近了那炙热的龟头,她马上就要到了,可柳向榕却躲开了,她夹紧了自己的腿心,饥渴难耐,呜咽出声:“呜呜……我不行了好痒……要鸡巴……”

    柳向榕最终还是插进了那湿滑的小穴,穴肉犹如小嘴紧紧的吸附着肉棒,抽搐着欲拒还迎。

    “嗯啊,好爽,小屄解痒了?”柳向榕疯狂的抽插着,一手抚摸着章昕昕的阴蒂,一手抓着她挺立的乳尖,亲吻着她光滑的脖颈。

    “啊啊啊啊,哥哥……老公……我到了……”章昕昕全身抽搐,声音戛然而止,柳向榕抽出肉棒,一股淫水自穴口喷射而出,她身体软了下来,喘着粗气,目光涣散。

    柳向榕搂着章昕昕的腰,把肉棒插进并拢的两条大腿之间,狠狠地抽插了十几下,灼热的浓精喷射出来。

    “哈啊,射了。”柳向榕抱着章昕昕缓和着自己的呼吸,听着怀里的人儿传来均匀的呼吸声,他笑了,这丫头竟然睡着了。

    温香软玉在怀,柳向榕一脸餍足,睡意很快来袭了,他摇了摇头,打起了精神,抱起章昕昕起身走向卫生间。

    浴缸里的水此刻温度刚好,他抱着章昕昕坐进浴缸,初入水中她似乎有感觉,不满意的扑腾着,撅着嘴抱怨:“不要洗澡,我要睡觉。”

    柳向榕耐着性子抱住她,柔声说:“你睡你的,我给你洗。”章昕昕强撑开眼皮,看着柳向榕,柔和的灯光下这人的脸也显得和煦。

    此刻两片小小的阴唇敞开,刚刚被开阔过的小穴并不拢,暴露在温水中,柳向榕伸手轻柔的清洗章昕昕身上的黏腻,最后小心翼翼的探向花穴,尽管有了温水的滋养但他碰到花穴时,章昕昕还是“嘶”的吸了一口凉气。

    他眉头微蹙,还是把手指探进穴中,穴中湿润炙热,嫩肉裹紧了他的手指,怀中假寐的人儿发出一声嘤咛,柳向榕的心咯噔一下,下体的反应他根本无法控制,疲软的小弟弟像吃了兴奋剂瞬间斗志昂扬。

    他无奈的笑了,他还真是禽兽说着心疼她,一碰她就又想要她,龟头剐蹭着章昕昕的背,他忽略掉那酥麻之意,温柔的把章昕昕小穴中的精液淫水抠弄出来,白浊之中偶有的血丝,更让他目光柔和,她是他的人了。

    章昕昕始终迷迷糊糊的,一天做叁次这种事她第一次体会,更要命的是数不清的高潮,甚至潮吹,人的精力本就有限,从昨晚开始紧张的没休息好,尽管柳向榕此刻的动作仍让她心猿意马,可她却没力气和他温存了,彻底昏睡过去。

    次日,冬日的阳光洒进室内。

    章昕昕在生物钟的提醒下辗转反侧,她想起床,但浑身的酸痛让她动弹不得,整个人像被魇住了,今天的被窝出奇的暖和,她也就放任着自己昏沉下去。

    彻底醒来是因为下身传来的清凉感觉,她睁开眼睛后看到的是一个精壮的胸膛,她一惊,掀开被子看到自己赤身裸体,她记得自己离婚了和席觅出去庆生,难不成昨晚酒后乱性?

    成年人,发生这点事犯不着惊慌,她整理了下自己的表情,缓缓抬起头,对上了一双饱含笑意的桃花眼。

    “咯噔。”心脏停滞,章昕昕的意识逐渐回归了大脑,昨晚的一幕幕像放电影一样出现在眼前,章昕昕尴尬的笑了笑,脸色羞的通红,脑门出了一层冷汗,刚才她差点脱口而出:帅哥你今年多大?

    柳向榕以为她害羞,更生出戏弄她的心,在她眉心吻了一下,就抓着她的小手往下探去。

    章昕昕感觉到手心那粗壮火热的坚硬,把头埋在他的胸膛,柳向榕看她如此,得逞的笑出声。

    他自然想不到,有些人比他笑的还开心,章昕昕虽然极为害羞,可一想到昨晚颠鸾倒凤那直冲脑顶的快感,暗叹真是捡到了宝,器大活好人还帅。

    “你再捏我,我就要肏你了。”柳向榕的呼吸加重,声音低哑,章昕昕忙松开了手,刚才得意忘形特别顺手的捏起了那硕大的龟头,她虽然很喜欢做爱这事,可是身体的酸疼难受都在提醒她,男人早晨都很危险。

    “你,你……”她突然语塞不知道说什么好,突然想起来今天还有课,猛的坐了起来,去拿床头柜上的手机。

    “完了完了,九点了,我十点有课。”章昕昕说着这话,却感到一道炙热的视线,柳向榕倚在床头被子盖到小腹,那硕大的肉棒把被子支起了个帐篷。

    她被那视线盯的浑身发烫,才意识到自己一丝不挂,抓起被子往自己身上挡,但柳向榕故意不给她,调戏道:“学妹起兴了,那都硬了。”他看向她的双乳目光暧昧。

    章昕昕忙抱住自己的胸,因为柳向榕的注视那粉嫩的花蕾挺立起来,又因为这番话,她的腿心潮湿起来,她怎么也想不到这个一本正经的人说荤话这么让人难为情,结结巴巴的说:“别,别说了,赶快起来,开车还得半个多小时呢!”

    “我跟程瑞博请下假,你这个状态怎么去上课。”尽管章昕昕在隐忍,他还是看到她起床时眉头皱了起来。

    这种全身无力,胳膊腿酸疼的感觉她第一次体会,而且因为昨晚两人太过疯狂她的外阴火辣辣的疼,她背对着柳向榕忍不住用手碰了自己的腿心,沾了一手滑腻。

    “算了吧,程瑞博不会给我假的,昨天他就认定我是撒谎的,我没事的。”章昕昕说着闻了闻自己的手,有股清凉的味道,她扭头看柳向榕问:“你给我抹药了?”

    “中心医院我有朋友,可以让他开个证明。”柳向榕没有回答章昕昕的问题,拿起手机就要打电话。

    “我的好哥哥可千万别。”章昕昕顾不得羞,按住了他的手机,诚恳的说:“我难受的话,下午正好是大教室的课,我就不去了,十点的高数课,我是重点监督对象,我不想挂科。”

    “那……”柳向榕还想说什么,嘴却被封住了,章昕昕柔软的唇覆在了他的唇上,浅浅的吻着,他眼底的惊讶转瞬即逝,抱住章昕昕反客为主,长舌撬开贝齿,疯狂的入侵。

    直到两人的呼吸都重了起来,纠缠的舌才分开,带出来的津液拉出银丝,在阳光下异常绚烂。

    (码字的有话说:

    章昕昕:年轻人身体真好。〔痛苦的按着自己的腰〕

    柳向榕:谢谢老婆夸奖。〔一脸骄傲〕

    免费精彩在线:「po1⒏υ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