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肏到失禁(h)

作品:《昕昕向榕(1v1 h)

    章昕昕扶着他的胸膛坐起身,换了这个姿势后,肉棒没入花穴直插花心,她呻吟了一声,颔首看向身下的柳向榕。

    柳向榕眼眸微眯,嘴角含笑,看着章昕昕因为动作晃动的双乳,上面印着很多吻痕,注意到他的视线,脑海中想到之前的疯狂,嫩乳上的花蕊挺立起来,她忙一只手捂住胸口,娇嗔:“看什么,干你哦!”

    说完瞬间觉得不对,她不是正在挨干吗?

    “好啊,干我吧。”柳向榕笑着顶了两下胯,章昕昕瞬间脱力,想要趴下身子,粗大的肉棒随着抽动压迫着膀胱,一股尿意涌现,但酥麻的快感也随之而来。

    她调整着自己的姿势,直到尿意消失,扶着柳向榕的腹肌,扭动着腰臀,磨蹭着一上一下套弄着肉棒,肉棒不会退出去很多,章昕昕哼哼唧唧的呻吟着,这种温和的快感她很喜欢。

    柳向榕摸着她的乳房揉捏着,章昕昕虽然奶子不大,但形状好看圆润饱满,她坐的他很舒服,可还不够激烈,他把章昕昕搂住,抽出阴茎只留龟头在阴道里,猛的刺了进去。

    “嗯啊……慢一点慢一点……啊啊……”章昕昕抱紧了柳向榕小脸蹭着他的颈窝失声叫了起来,肉棒插到宫口然后抽到入口,穴里的嫩肉被摩擦的持续升温,渐渐的每一下都在刺激花穴里的敏感点。

    “啊啊啊……老公……不要了不要了……好奇怪……”潮吹过后的身体异常敏感,女上的体位把她的感官提到了最高,第一次喷水时花穴里抽搐不停,尿意出现,几秒后敏感点变的炙热一股暖流便喷了出去,此刻那种感觉又出现。

    “嗯啊,吸的老公这么紧还说不要。”柳向榕感觉到章昕昕的异样,肉棒被小穴紧紧包裹住,但随着她阴道里痉挛又把肉棒往外推,他舒服的轻喘,再次加快了速度。

    “呜呜呜……哈啊啊……要来了要来了……”章昕昕语无伦次的浪叫着,灼热的春水浇在阴茎上,随着柳向榕的抽出,他的小腹濡湿一片,喷出来的淫水顺着他的腰和章昕昕的腿流到了床上。

    章昕昕觉得头昏脑涨,整个人没了力气,翘臀一抽一抽的,双腿一直在发抖,可花穴里的情况只有柳向榕才知道,花穴依旧在紧紧裹住他,他知道她还没喷够。

    “嗯啊,宝贝儿,小屄里面好热啊,夹死我了,还要喷么?”柳向榕问着,动作却不停,章昕昕连连摇头,惊叫起来,敏感的穴肉,再次被摩擦,高潮的余韵被快感重新带动起来。

    “啊啊啊……”花穴里再次喷出一股水流,章昕昕如被扔在岸上的鱼,扭动着身体,声音哽在喉咙发不出来,实在是太刺激了。

    柳向榕身下的床单湿了一片,他看着怀里,闭着眼睛娇喘的章昕昕,柔声说:“都湿了,换个地方。”

    “不要了,我不行了。”章昕昕瞪大了眼睛,惊恐的说着,可此时她的声音软弱拒绝的话听起来也勾引人。

    他抱着她翻了个身,把她禁锢在身下,肉棒因为动作抽了出来,章昕昕的阴唇此刻分开着,花穴前庭一览无遗,那原来不到一指粗细的小孔此刻已经被开阔的粗了一点,柳向榕索性手握着肉棒用那硕大的龟头快速的磨蹭起章昕昕的裸露出来的嫩肉。

    龟头依次蹭过穴口,尿道口,到达阴蒂,来回不停地磨蹭,穴里涌出爱液,暧昧的水声越来越大,章昕昕感觉要疯了,本来以为拔出去就好了,没想到此刻的自己却敏感的不像话。

    “啊啊啊……老公……老公不要弄了……”酥麻的快感从外边传到里面,滑腻的龟头有时候戳进穴口更引起她的战栗,穴中一热,她又喷了。

    “宝贝儿,爽吗?”喷出来的淫水浇了整个龟头,他直接插进那痉挛的小穴中。

    “嗯啊……”花穴再次被填满,章昕昕的呻吟都有些沙哑,眼角流出泪水,呜咽着说:“不行了,要肏坏了……”

    “你里面又胀又紧不停地吸着我,还说不行!”柳向榕抽插起来,看着身下流泪浪叫的章昕昕,他觉得更加兴奋,穴道里充满了爱液,肉棒在里面如鱼得水。

    两人的阴毛上沾满了爱液和精液,交合之处一片泥泞,噗嗤噗嗤的水声伴随着两人肉肉相贴的啪啪声,在屋里回荡,疯狂的控诉着对对方的渴望。

    柳向榕抱着身子疲软的章昕昕坐起来,阴茎一下子顶到宫口。

    “啊啊……”胀痛的感觉从发梢传到脚趾,又回到小穴的深处,章昕昕扶着柳向榕的肩膀,看着一脸情欲之色的柳向榕,心跳漏了一拍。

    柳向榕呻吟出声,抽插的速度更快,章昕昕双腿夹住他的腰,随着他的动作乳尖磨蹭着他的胸膛,两人的身上都布满了汗珠,眼睛都迷离起来。

    “嗯啊……嗯啊……老公好刺激,我,受不了了要……”章昕昕觉得大脑缺氧,心脏狂跳,手脚无力,整个人要从他身上掉下去。

    “别急,一起。”柳向榕抱紧她,吻着那呻吟的小嘴,猛烈的抽送起来。

    “啊……射了……射了”几个深顶,浓稠的精液射进了那软烂的宫口,他急促的喘息着,怀里的章昕昕早已如同烂泥一般,软的不成样子。

    她连睁眼的力气都没有了,想着刚才自己喷水喷的到处都是,害羞的无地自容,索性不睁,装睡。

    头顶传来柳向榕的低笑声:“再来一次吧。”

    章昕昕闻言惊恐的抬眸,她知道他所言非虚,身体里半软的阴茎正蠢蠢欲动,她的眼泪瞬间在眼里打转,可怜巴巴的看着他。

    柳向榕看她刚才的样子本就在后悔,他知她是第一次,可实在控制不了自己,如此强硬的肏了她一通,本来是想逗逗她,结果这副委屈的样子把他看的心疼了,忙搂紧那小小的人,出言安慰:“逗你呢,怕什么,不是刚才喷水的你了。”

    章昕昕被肏的小脸潮红,听到这话更是害羞,无力的小手抱着他的腰身,小声说:“你别说。”

    二人本就肉贴着肉,柳向榕虽射了两次,可他对章昕昕的欲望从看到她那天就一直压抑着,如今看她如此娇羞可爱的模样,心猛的一顿,下腹一热,再次硬了。

    察觉到身体里的变化,章昕昕吓的挣扎着想要逃离,柳向榕按住她,忍耐道:“乖,别动待一会就好了。”

    章昕昕心中暗想,你当我傻吗,在我身体里待着你能冷静?虽说她乏力不堪,可那么大的东西在她身体里,她也冷静不了啊!

    柳向榕不知道章昕昕再想什么,可他却是真心在隐忍,两人各怀鬼胎,结果呼吸和心跳却越来越快,章昕昕的花穴也变的更加湿润,淫水和精液让她的小腹涨涨的。

    章昕昕动了下身子,忍不住发出了一声嘤咛,她偷偷看向柳向榕,结果柳向榕正看着她,眉头微蹙。

    “你再勾引我,我会再肏你一次。”话这么说,柳向榕的手却从腰间滑到翘臀,揉捏起来,腰部不觉耸动,章昕昕对他而言是没有解药的情毒。

    有个人在后悔自己玩火,但腰肢却随着节奏动了起来,他一上她一下,精液淫水随着两人的动作一点点流了出来,鼓胀的花穴得以放松。

    他舒服的轻哼,她低声的呻吟,两个人都心照不宣,一个想肏翻她,一个想榨干他。

    “换个姿势。”柳向榕把章昕昕放在床上,磁性的声音蛊惑人心,章昕昕翻了个身,脸朝下趴着,小屁股不觉撅了起来。

    做完这套动作她才觉得不妥,此时她是个未经人事的小姑娘,怎么能做出这种少妇行为。

    有句话说的好,对于男人来说更喜欢少妇,你拍拍她她就知道把屁股翘起来,同样,章昕昕这动作瞬间让柳向榕血脉喷张,细腰盈盈一握,肥臀晃动,勾的他的鸡巴又胀大了几分。

    理智这种东西,真的不可靠。

    肉棒在花穴里驰骋,这个角度肉棒每每进入都戳向章昕昕的敏感点,然后推着穴里的褶皱顶向宫口,龟头在宫口研磨一番在退出来。

    章昕昕的呻吟都带着颤音:“哈啊……嗯啊……好爽……”

    这个姿势花穴更加紧致,柳向榕握着她的腰肢,用力的顶撞着,手下的皮肤都露出红痕,汗水顺着脖子流下来。

    房间里弥漫着淫水和精液的味道,二人都闻的到,入耳的黏腻水声和阴囊撞击身体的声音催化着热情,章昕昕的穴口已经麻木肿胀,小穴里滑腻的吞吐着柳向榕的巨物却乐此不疲,快感一波一波蚕食着她的神经,随着她的媚叫眼角流下生理性的泪花,嘴角流出津液。

    “呜呜,要被肏坏了……我……要尿了……啊啊啊……”高潮的极致快感和膀胱不可忽视的尿意,轮番轰炸着章昕昕的脑子,柳向榕不知疲倦的抽插着,章昕昕平日都穿着长衣服,这翘臀都隐藏起来,此刻随着他的顶撞,屁股上的肉一颤一颤,一波波臀浪刺激着他的视线。

    他爽的低沉呻吟,从刚才开始章昕昕的小穴里就不停的收缩痉挛,想把他的阴茎挤出去腿也哆嗦起来,这是她高潮前的表现,他想送她高潮,卖力的肏弄着,可她就是不到。

    章昕昕的神经紧绷好像一根铁丝,从学校坐上车到现在她没去过洗手间,生怕一个放松尿出来,可柳向榕给她的快感来回折弄着她的神经,她哭叫着挣扎起来:“不要了不要了……呜呜……要尿出来了……救命啊……”

    柳向榕哪里能放她跑,箍住她的腰,顶向她的敏感点,坏笑着说:“跑什么,就我能救你。”

    “啊啊啊!”章昕昕抓紧了身前的枕头,眼前一黑,穴内一热,淫水喷涌而出,浇在柳向榕的龟头上,灼热的他想射精,忙抽出了肉棒,接下来淅淅沥沥的水声传来,微黄色的腥臊尿液流到了床上。

    “呜呜呜呜……”章昕昕瘫软在床上,把脸埋进枕头里大哭起来,口中埋怨:“都说不要了,不要了,好脏,恶心死了。”

    柳向榕有些无措,承诺不让她哭的是他,弄哭她的也是他,顾不得想要继续肏她的冲动,把她拽起来,拦腰抱起,下了床,认错道:“我错了我错了,不哭了,不做了,我不嫌你,一点也不脏。”

    章昕昕抽抽噎噎捂着脸,从指缝里看床上的惨状,被子一半在床上一半在地下,地下的被褥湿了一大片;枕头床头一个床尾一个,其中一个上面湿透了还全是血污;床单褶皱不堪更是到处是水印,还有一大摊是她尿的,她此刻虽是头脑昏沉,可这羞耻的情绪却没放过她。

    柳向榕把她抱到次卧放在床上又是亲又是哄,章昕昕就是不看他,她早就不生气了,现在是害羞的无地自容,也为了惩罚他肏尿了她,故意冷落他。

    柳向榕看着那娇小的身板,一身红痕,嘴唇也肿肿的,腰部被他两手捏出了浅浅的青紫,下体不用看也知道会肿成什么样子,心疼的皱起了眉,愧疚说:“很疼吧。”

    章昕昕终于看他,结果两人的位置第一眼先看到那斗志昂扬的性器在眼前晃荡。

    (首-发:pо18xx.com「ωoо1⒏υ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