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插到头了(h)

作品:《昕昕向榕(1v1 h)

    章昕昕虽然很难为情,但知道柳向榕说的是什么,小手摸了摸他的老二,贴近柳向榕的耳朵,舔着他的耳垂,软着嗓子说:“我帮你。”

    柳向榕听完却起了身,去了卫生间,留下一脸懵逼的章昕昕,章昕昕听着卫生间里传来淅淅沥沥的水声,看着刚才弄湿的床褥,耳根一红,钻进了被子里,这时柳向榕从卫生间出来了,手里拿着东西。

    章昕昕探出头看着赤身裸体的柳向榕走过来,柳向榕头发有些凌乱,和平时戴着眼镜一本正经的样子完全不一样,宽肩窄臀,典型的公狗腰,臂膀结实有力,胸肌和腹肌线条分明,腿又长又直,随着走动能看到隐隐的肌肉线条,这人完全是脱衣有肉穿衣显瘦的类型。

    章昕昕看向他的胯间,阴茎依旧肿胀挺立,他阴毛有些重看起来更显得那物骇人,阴毛上面滴着水,阴茎上也亮晶晶的,看来柳向榕是去清洗了下。

    不知何时柳向榕走到了床边,一脸笑容的看着章昕昕,章昕昕脸一热,完了被抓了个现行。

    “你还不够热,还能盖被。”柳向榕说着一把掀开被子把章昕昕捞进怀里,章昕昕看向他放在床上的东西,原来是避孕套。

    她心里一暖这个人总是把所有事情都准备好,可她不想让他戴,第一次她想和他完全交合在一起,即使隔着薄薄的套也不想。

    “你等我,我也去洗洗。”章昕昕说着就要起身,柳向榕却把她扑倒了,从额头开始亲吻她,一路向下,最终来到了她的花丛,意识到柳向榕想干什么,她吓了一跳,忙推他的脑袋,说:“疯了吗?我都说没洗了!很脏呀!”

    柳向榕没有给她反抗的时间,张口含住了她的花核,舔舐起来,刚才潮喷之后的下体淫糜不堪,而且身体也异常敏感。

    “嗯啊……别舔了……我……嗯啊……”拒绝的声音反而像是勾引的信号,柳向榕抬头看着一脸媚态的章昕昕说:“口水洗的最干净。”说完再次埋首在她的胯间,伸出舌头舔着她花穴的每个角落。

    身体比理智诚实多了,她的小穴再次流出春水,柳向榕的双手扒开她的阴唇,看着那小小的穴口,章昕昕迷离的眼神变得羞耻,捂着脸说:“别那么看啊。”

    “很美。”柳向榕看着那粉嫩的穴口,里面的软肉一缩露出那还没有他一根手指粗的小孔,晶莹的泛着水光,他舔舐着流出来的爱液,舌尖探进那个小孔。

    “嗯啊……”湿热的舌头钻进小穴,章昕昕忍不住说出口:“啊……老公……好舒服……”

    柳向榕单手捧起她的翘臀,方便他舌头的进入,舌头模仿着性器的抽插,另一只手摸上她充血的阴蒂揉搓。

    章昕昕挺起腰,因为刚刚高潮过,此时小穴异常敏感,舌头和阴蒂带来的快感已经不足以填补阴道里的空虚,她抓着床单的手骨节泛白,穴里涌出一股爱液,尽数被柳向榕吃了进去。

    他起身舔着自己唇边的晶莹,章昕昕羞的不敢看他,眼角余光看见柳向榕去拿避孕套,她虽身子很软但还是爬起来抱住了柳向榕,低声说:“不用戴。”

    柳向榕回抱住章昕昕,他其实想了很多,第一次他也想直接进去,如果她怀上他的孩子,他能担得起责任,可他想尊重章昕昕,她还太小,要不要孩子得由她来定夺。

    “怎么,想给我生孩子?”他笑着搂紧她想把她揉进身体,又说:“我不想让你吃药,也不想让你疼。”

    章昕昕眼睛有些湿,声音有些沙哑,闷闷的说:“想让你真正的属于我,即使隔着一微米也不行,我才不会吃药呢,要是怀了,我给你生孩子,你会要吗?”

    柳向榕吻着她的脖颈,声音低哑:“说什么傻话,我老婆给我生孩子我怎么可能不要,你不要再说这种可爱的话了,我忍不住了。”

    他欺身而上,掰开章昕昕的双腿,拿起枕头垫在章昕昕的臀下,捧起自己的炙热对准那晶莹的穴口。

    虽说已经高潮过两次了,但还是会有些害怕,她咬着唇,看着下身的情景。

    柳向榕顶了下胯,硕大的龟头顶进去一些,章昕昕发出一声闷哼,他撑着身子趴伏下来,温柔的吻着章昕昕紧咬着的唇,低语:“别怕。”

    章昕昕小手抓着他的胳膊浑身哆嗦,回应:“我不怕,嗯啊……”

    柳向榕说着话又向里面顶了一些,撑开阴道里的层层褶皱被紧紧包裹住,小穴收缩,夹的他哼出声:“哈……老婆你好紧,放松点夹的我都痛。”

    “啊……好撑的慌……”章昕昕双眼起了雾,感受着阴茎向前推进着,小穴里都是滑腻的爱液,并不会觉得摩擦的疼,而是被撑的快要裂开了,终于阴茎不再推进。

    来到了那层阻碍前,章昕昕不好受,柳向榕被夹的疼,两人的呼吸都加重了,他吻着她的唇,慢慢抽动着,章昕昕的呻吟都被他含进嘴里。

    小穴里淫水泛滥,两人的结合处传出暧昧的水声,章昕昕的身体已经适应了此刻的入侵,花穴的深处想要被填满,她嘤咛着扭动腰身,柳向榕觉得可以了,压着她的大腿,说:“我要进去了。”

    章昕昕咬着牙点了点头,肉棒挤向那层阻碍,结果并不顺利,愣是前进不得,柳向榕被夹的快要射精,忙抽到穴口,想着必须要有这一遭,心一横,再次挤进去猛一挺身,贯穿了那一层隔阂。

    “啊啊啊……疼……你先出去,别动别动……呜呜……”章昕昕觉得整个人都要折了,这比记忆中的还要疼,她的眼泪哗的流了出来,呜咽着,小手推着柳向榕的小腹。

    柳向榕口中不觉低低的吐出一声“操”,身上出了一层细细的汗珠,刚才这一下尾椎骨传来阵阵酥麻之意,堪堪憋住射精的冲动,他本来以为自己能坚持的久一点,但这回是信了处男会秒射这一定律,此刻看着身下小人的哭述,又觉得心疼不已,艰难的忍住想疯狂抽动的欲望,抓住她的小手,抱住她,柔声说:“就这么待一会,别动,一会你不疼了我们在继续。”

    章昕昕抽泣着,环住他的脖子,闷闷的说:“老公,好疼啊……”

    柳向榕吻着她流下的泪,哑声说:“这一辈子我只会让你痛这一回,哭这一回,我发誓。”

    章昕昕的眼泪流的更凶,怎么办,她好像更喜欢他了,粗大阴茎填补着花穴,没一会儿,下身的疼痛被穴里传来的酥麻掩盖,小穴叫嚣着剩余的空虚也想被填满。

    “老公,可以动了。”章昕昕吻着他的唇,小声告诉。

    “还疼的话,就说出来。”柳向榕紧绷着的神经放松了一点,不敢全部插进去,开始抽动起来,章昕昕呻吟出声,很舒服很刺激,幸福到她想让他永远在她身体里。

    空气中淫糜的味道多了一丝腥甜气息,柳向榕嗅着不对忙抽出肉棒,淫水混着血从穴口流出,枕头之上一摊血污,她的股沟还有他的耻毛和大腿根都是血。

    “宝贝儿,真的不痛了吗?”柳向榕担忧的问。

    阴茎被抽了出去,小穴一下子空了,章昕昕睁着迷离的双眼,看向皱着眉头的柳向榕,看到他阴茎上的血也吓了一跳,忍不住摸了自己下身一下,手上沾染了血,曾经的经历她是初夜之后站起身血才流了一点,此刻怎么流了这么多,可是她现在并不算痛。

    “不疼。”章昕昕弱弱的说:“可能是你太大了,才流这么多血的,我真的没事。”

    说完章昕昕后悔了,那句太大了好像激发了某个人的兽性,柳向榕二话没说便插了进来。

    “嗯啊……这下痛了……”她的身体再次被贯穿,柳向榕却快速的动了起来,紧致的小穴狠狠的咬着他的肉棒,他不觉发出舒服的哼声。

    两人的声音此起彼伏,章昕昕的双腿夹住柳向榕的腰,每次抽出再冲撞都会摩擦她小穴里的敏感点,穴道里的褶皱疯狂收缩,身体不由的发抖,爱液源源不断的浇向阴茎再被带出来,随着两人的交合发出噗嗤噗嗤的水声,阴囊拍在章昕昕的小屁股上啪啪作响。

    “嗯啊……哈啊……老公好深……插到头了……”章昕昕浪叫出声,阴茎顶到了宫颈口,酥麻胀痛的快感让她语无伦次,媚叫不停。

    “插到这里了。”柳向榕按着章昕昕肚脐眼下面的小腹,隔着皮肤都能感受到阴茎的形状,这一压,章昕昕躬起了身子,口中含糊不清的的说:“啊啊……不能压……老公……老公肏我……我好像要到了……”

    “满足你。”柳向榕凶猛的抽插起来,数十下,每一下都顶到无法在前进,小穴里不停地痉挛收缩,夹的他也呻吟起来,阴囊肿胀他已经到极限了。

    “嗯啊,宝贝儿,我要射了。”

    “啊啊……啊射给我……射进来……”柳向榕抱紧章昕昕猛烈的挺了几下身,灼热的精液一股股抵着宫口射入宫颈。

    章昕昕发出高亢的叫声,她也高潮了,两腿再没有力气夹住柳向榕的腰,无力的落了下来,小穴还在不停地痉挛,脑海里一片空白整个人都不想再动一下。

    不知过了多久,两人粗重的喘息都平复了下来,室内静的都能听到二人的心跳声。

    “老婆我还想要。”看起来战况很激烈可因为两人都是第一次,这次做的时间并不久,柳向榕的声音飘飘忽忽的传进她的耳朵,下一秒抱着她翻了个身,她整个人无力的趴在柳向榕身上,肉棒还插在她身体里,章昕昕瞪大了眼睛,身体里的肉棒不软反而更胀大了。

    (码字的有话说:

    柳向榕:我比一般男人第一次都持久吧!能有半个小时?〔略显骄傲的语气〕

    作者柒分钟热血:屁,顶天十分钟,还得算上你磨磨蹭蹭不动的时间!

    章昕昕:别看我,我不知道,感觉很快的样子……

    柳向榕:男人第一次都是秒射,别在意以后会肏的你下不来床!〔眼神飘忽不定〕

    免费精彩在线:「po1⒏υ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