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校花姜妍(剧情)

作品:《昕昕向榕(1v1 h)

    程瑞博看到章昕昕,第一反应就是看了眼手表,十点四十,他挑眉问:“你又逃课?”

    对于程瑞博来说章昕昕就是头号问题学生,军训时别人都在为了方阵队列训练,她还有几个刺头和教官混的关系好,不是腿疼就是屁股疼,从早到晚阴凉地方在哪里他们就在哪里,章昕昕吊儿郎当的戴着帽子看到程瑞博就装成一副难受样子,还非得给他敬个礼。

    章昕昕姿色不错,很耐看,所以追她的男生军训时就有好几个,他看过有小男生给她送成山的零食,可她想也没想就给扔了,当时他不明白这嚣张跋扈的小姑娘有什么好。

    再后来她逃课躲在宿舍睡大觉,把自己藏在被子里被他抓了个正着;和几个同学出去喝酒回不去寝室了,索性不回,被记了个违纪警告;在最严的高数课上让同学代替点名,后来任课的杨教授干脆只点她一个人,诸如此类数不胜数,每次他把她叫到办公室,她都是一脸无辜,说:“老师再给次机会呗!”

    程瑞博抛开老师的身份,也只是个刚刚毕业的学生,自然和学生们关系不错,关于章昕昕的风言风语他多少听过一些,尽管那脸蛋瞅着赏心悦目,可早就把她归为不良那类,于是找了章昕昕的家长,从那以后章昕昕再见到他便绕道而行,也不见从前的嬉皮笑脸,刚才一开车门看到她那带着微红的小脸对他露出那久违的笑容,竟觉得那般好看,他有点明白这些小子为什么喜欢她了,这种想法的出现让他很是反感,于是忙找了个理由责问她。

    “啊?老师我昨天请假了!”章昕昕嘴角抽搐,这个龟孙又找她不自在。

    “……”程瑞博哑然,脑海中闪过昨晚接的章昕昕父母的电话,说孩子生病了今天得去医院检查,又想到柳向榕和这丫头在交往,感觉章昕昕是为了男朋友而撒谎请的假,有些讪讪的说:“既然请假了就别在学校里乱晃!”

    说完一关车门,对柳向榕说:“这就是你的家事?”

    柳向榕点点头说:“嗯,我妈让我领她去医院看看,她最近总是胃疼。”车里的章昕昕被柳向榕面不改色的撒谎技巧震惊了。

    “柳向榕,作为辅导员我说一遍,以后这种事情我不会再给你假了。”程瑞博说完转身回自己车里取了个档案袋,便走了,孙宇有些楞,问道:“老程是生气了吗?”

    柳向榕看着程瑞博的背影,淡淡道:“谁知道他。”说着就准备上车,孙宇忙拉住他,哀求:“你反正开车了送我去市内吧!”

    柳向榕此时只想赶快看看章昕昕,不耐烦的说:“不去我刚回来。”

    孙宇跳起来锁住他的脖子,大叫:“那你把我送回宿舍,太远了冻耳朵,再说弟妹在车上吧,我还没近距离见过系花呢!”

    “我女朋友为什么要给你看,滚蛋!”虽然两人差不多高,可孙宇没有柳向榕体格灵活,一下被甩开了,柳向榕趁这空档上了车,反锁了车门,绝尘而去,只留孙宇大喊:“柳向榕,你有异性没人性啊!”

    正是午饭时间,章昕昕饿的前胸贴后背,早晨说要点外卖最终也没点,可此刻她真的不想下车,没穿内裤直接穿着打底裤不说,刚才没流出来的爱液此时也流了出来,濡湿的腿心很不舒服。

    “还疼吗?”柳向榕柔声询问着章昕昕,摸着那光滑的小脸,欲望又涌了上来。

    章昕昕蹭着他的手心,小声说:“疼倒是谈不上,可不太舒服。”

    柳向榕爱怜的捏了捏她的脸,说:“我去给你买午饭,一会儿你回宿舍好好休息,我办完事就来接你回家。”柳向榕目光柔软,回他们两个人的家。

    章昕昕乖巧的点头,在车里目送着柳向榕修长的身影进了二食堂,忍不住又想起柳向榕裸着上半身的样子,看着有女生对柳向榕侧目,露出了一脸姨母笑,这是她的男人啊!

    章昕昕看着柳向榕给她买的午饭心里暖暖的,他记得她的喜好,买的都是她爱吃的菜,想想有些惭愧她对他反倒是没那么了解。

    柳向榕看到她突然失落,有些担忧,刚想问她怎么了,章昕昕却说话了:“能跟你在一起我很幸福。”

    柳向榕一愣,随即露出了无奈的笑容,说:“你怎么把我想说的话说了?”他话说完两人不觉都扬起了嘴角,岁月静好。

    柳向榕和孙宇吃过午饭后一起去了学生会办公室,孙宇是学生会组织部的部长,这次元旦晚会他负责筛选节目,今天便是最后一轮筛选,孙宇把柳向榕叫来做最后的审核。

    柳向榕靠在椅子上,随口问道:“你不是要去见网友怎么不去了?”

    “我去不了是拜谁所赐?”孙宇瞪了柳向榕一眼,又说:“看你那样子今天也是准备和小学妹腻歪在一起,索性咱俩谁都好不了!”

    “你确定要这么说话吗?”柳向榕站起身,威胁道:“那我走了你自己弄吧!”

    “哥,哥,你是我亲哥,别走。”孙宇跳了起来熊抱住柳向榕,女网友见不见无所谓,无非想约个炮,但绝不能让柳向榕走,孙宇虽然长得不错,但柳向榕的号召力更大,第一次筛选节目黑压压来了一群女生,后来两次柳向榕没来,竟人数大减,最主要孙宇有自己的小心思,有一个人会专程为了柳向榕来,所以那人给他打电话询问时他斩钉截铁的说今天柳向榕一定会来。

    柳向榕重新坐定,说:“你今天非得让我来是有什么事吧?”

    孙宇连连摇头,隐去自己的心思,笑道:“没事,我实在拿不准那几个节目合格不。”

    柳向榕双手抱胸看着孙宇,淡淡道:“我待一会儿就走,节目你自己定,每年都那样有什么可愁的。”孙宇能昨晚大半夜给他打电话让他今天务必来怎么会因为区区一个元旦晚会,他既然不愿意说原因柳向榕也不问,反正也得让章昕昕在宿舍补觉,他不介意帮他这个忙。

    孙宇看柳向榕松口,心中的石头落地了,笑道:“哎呀知道你着急陪女朋友,节目定好你就走。”

    柳向榕点了点头,趴在桌子上,说:“我睡一会,开始了你再喊我。”听到孙宇应了一声,柳向榕闭上眼,却突然想到了什么倏地睁开眼,伸出自己的左手看了起来。

    无名指上那戒指衬得他的手指更加修长,他不禁暗叹,章昕昕给他的戒指尺寸刚好,是什么时候量好他手指的尺寸,而且这款式简洁正符合他的喜好,他嘴角不由的弯起,看起来粗枝大叶的她原来对他也是上心的。

    他其实不指望章昕昕很快爱上他,来日方长,他要一点一点占满她的心。

    柳向榕被叫醒的时候,眉头一皱,躲开了触碰他胳膊的手,有些不悦道:“有事?”

    叫醒他的不是孙宇,是英语系的系花姜妍,虽是系花但经常被公认为校花,也是学生会宣传部的部长,姜妍一头大波浪的卷发,秀眉微蹙,桃花眼眼波流转,声音软软的说:“孙宇让我来叫你,是不是吓到你了?”

    柳向榕起身,淡淡道:“没有。”说着避开姜妍,走向门口,姜妍忙跟上,她本身一米七的身高,此时又穿着高跟鞋,为了今天在柳向榕身边般配煞费苦心,可看到他如此敷衍不屑的态度,涌起了一丝不快,假意装摔扑向柳向榕。

    柳向榕拉开办公室的门,就像身后长了双眼睛,自然的闪身到了一边,姜妍的如意算盘落了空,直接尖叫着摔出门去。

    尘埃落定,他才走过去,姜妍并没有摔倒在地,正巧孙宇在门外扶住了她,柳向榕关切的说:“这地砖太滑了,小心一点。”说完看向孙宇,孙宇却不敢与他目光相对,他嘴角勾起一抹调笑,转身便走。

    姜妍推开孙宇,正要发怒,但想了想以后还能用到孙宇便装出一副受伤的样子说:“哎呀,我脚踝好像扭到了。”孙宇果然一脸着急的蹲下身要帮她看看。

    柳向榕下楼前正好看到这一幕,摇了摇头,孙宇居然对当姜妍鱼塘里的一条鱼这么乐此不疲,还是说当局者迷旁观者清。

    姜妍就是传说中柳向榕的女朋友,柳向榕不知何时传出了这种流言,可他对姜妍没有一点意思,相反他很讨厌这个人人口中的女神,她的那些小动作在他看来很小儿科,做作,做人不应该坦荡一点吗?这么想着他不禁想到了章昕昕,眉头舒展,这恼人的事情快点结束,想快点抱到她。

    礼堂的第一排第二排都没有人坐,后面倒是坐了很多学生,柳向榕推门进来,有些女生开始窃窃私语,还有一些认识的,起身和他打招呼,他点头回应,到第一排中间靠着过道的座位坐了下来,这时候有几个胆子大的女生便往第二排移动过去。

    孙宇走了过来让柳向榕去里边的座位,柳向榕对他竖起中指,不为所动,孙宇懊恼翻过桌子坐了进去,求饶:“哥,我错了,你看这后面的大好河山,你不来哪里有这么壮丽。”

    孙宇意有所指这后面的女生,柳向榕看着他不屑道:“弱水叁千,你也只取一瓢,你那点心思我还能不知道?”

    孙宇一时不知道说什么,他一直喜欢姜妍,也表白过,可姜妍说自己现在没有交男朋友的打算,两人可以做朋友,他知道姜妍喜欢柳向榕,因为他和柳向榕是兄弟,所以一直帮着姜妍,柳向榕和章昕昕交往之后他本以为自己的机会来了,可姜妍并不相信柳向榕交往的事情,他也只能一直在一旁默默守护。

    孙宇笑着说:“我和她是朋友。”

    柳向榕语塞,总不能点破一堆男生和她都是朋友的事实,无奈道:“算了。”

    这时姜妍也和叁个女生走了过来,其中一个女生说:“会长你和孙宇往里面坐一坐呗!”

    柳向榕冲过道另一边的座位努了努嘴,拿过孙宇的节目单,不再看她们。

    那个女生吃瘪,尴尬的也不好再说什么,只能坐在另一边,姜妍坐在边上与柳向榕隔了一条过道,眼中失落。

    筛选的过程不算快,有小品有歌舞,还有舞台剧,有时候柳向榕也会笑一笑,姜妍便时不时的看柳向榕一眼,她总觉得柳向榕会看她,一直端着女神架子,可从没捕捉到他的视线。

    姜妍从小美到大,众星捧月,大学以后更是如此,直到碰到柳向榕有种让她跌落神坛的感觉,柳向榕很优秀,成绩好,长相好,办事能力强,看平时的吃穿用度家庭条件也不错,以往碰到这种男生她稍微示好,高傲的男生也会对她有求必应,可柳向榕永远都是冷淡的态度。

    求而不得,必生心魔。

    姜妍从没这么想得到一个人,执念让她悄悄放出二人交往的消息,以为就此能让二人关系近一些,结果并没有,还听说了柳向榕在和一个大一的学妹交往。

    她当时虽故作镇定,但还是借着学生会检查晚自习的理由去看了章昕昕,当时章昕昕和舍友坐在最后一排,四个人手拉着手一起蹬着桌子,将那一排的椅子都翘起来,几次差点人仰马翻,几个人笑的花枝乱颤,那头顶着个丸子头,素着一张脸,虽说有几分姿色但柳向榕怎么可能和这种人交往?

    她不信,应该是和传闻说的一样,无非是想约个炮而已,想要夺下这个男人的信念更加坚定。

    她再次偷瞄柳向榕,却是愣住了。

    柳向榕左手托腮倚在桌子上,睫毛很长,侧脸也俊逸非凡,可她的注意力在那左手无名指上,那上面套着一个窄窄的指环。

    (首-发:pо18xx.com「ωoо1⒏υ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