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蹊跷

作品:《暗娼

    锦锡市区,出了公共租界的地盘,东边靠近港口的地界不仅有一些烟馆赌场,还有一些老板将洋行开设到此地,既是为了方便生意上的往来,也是为了货物出海的便利。

    毗邻港口,当然少不了一些能直接眺望江湖入海的公馆洋房。

    过了晚饭时间,擦黑的天开始彻底暗了下来,一辆新式的黑色轿车停在一幢西式公馆前,白漆铁栏后的庭院被打理得整洁条理,绿植修剪过枝桠,连没长青苔的假山之下的池水都是清澈见底,有那么几尾鱼。

    院护正用手势引着另一辆车停在别墅正门前,见又有车来就赶紧跑到近前。

    司机打开后座车门,欠身说道:“二少爷,巴内特先生的府邸到了。”

    身穿黑色长风衣的陈一瑾下了车,余光瞥见庭院里那辆车的车牌,不甚眼熟,没放在心上。

    早早等候的院护此时说道:“老爷远行,昨天刚出锦锡,近期都不待客了。”

    陈一瑾回:“我不找Fernando,来找你们的表小姐。”

    “午后我让人给你们通过电话,说她尚未归家,现在她回来了么?”

    院护躬身说道:“当然在的,表小姐这个时候都在。”

    然后又停顿了一会儿,继续道:“只是饭后老爷为表小姐请了老师,现下正在琴房练琴……”

    陈一瑾面上没什么多余的表情,冷峻起来更有几分陈一乘的味道,只说:“那你转告她,说这个周六晚上,陈……军长想请她在东源大酒店用个晚饭。”

    他当然有更关心的事情,又问那院护:“你们表小姐晚上练琴,一般几点结束?”

    院护只连声应着,对陈一瑾保证一定会向表小姐转达他的话,又左说表小姐练琴得看老师教到什么时候,右说表小姐从不在晚上见客人,他听来心下得出的结论便是——

    今晚大抵是见不到她了。

    不,她就是不想见他。

    陈一瑾横竖不过是怕玉伶乱跑不回家,上次她说和表哥吵嘴跑了出来,不知道怎的和大哥扯上了关系,他只担心今天她又意气用事,在市中心那边走了好几个来回没能找到她,午后打过电话听她没在家就更是无心做别的事情。

    好在她已经回家了。

    不过就算心放回了胸膛,却还是想和她说话,可又找不到一个说服自己的借口——

    她好好的,又不乐意见他,许是连句道歉都不愿意听,他强撑着脸皮找她干什么呢。

    陈一瑾本没想多纠缠,只是他眼见着从庭院的石子路上走过来一个抽着烟的身着袍装的男子,想必那刚停在门口那辆车是来接他的。

    近了些,陈一瑾的视线对上了来人,他正把带着点点火星的烟叼在嘴边,浓眉隼目,睨了陈一瑾一眼,有些轻蔑的意味,似是没把陈一瑾看在眼里,但他这个面相在可能谁看来都是凶神恶煞的不屑表情。

    谢沛将烟从嘴边拿开,吐着烟气用他嘶哑的烟嗓说道:“陈家的?”

    “江哥不在,那批货也早已谈妥,陈一乘打发你过来作甚?”

    陈一瑾不喜谢沛说话的声气,就算他平常也总是被自家大哥训斥说话时还需多加注意,但像谢沛这样毫不客气的语调于他这种被惯宠着长大的少爷来说还是头一回听,他不认得眼前的男子,也不曾见过得罪其人,心里不快便使得言语也含刺呛声起来,回道:“大哥和Fernando的生意与我有什么干系?我既不是大哥能简单打发来递话的,也不是来找Fernando的。”

    谢沛扯着嘴角,难得笑着说道:“那你还能在这里找谁?”

    这直白的反问倒是堵住了陈一瑾的嘴,他原本只是临时起意想过来问一句玉伶是否已经归家,到了门口知道她在就又想着能不能等她练完琴再见她一面,现下被一个陌生男人问他来这里找谁,他还真不想说。

    甚至陈一瑾都开始想,这厮晚上在这连主人都没有的宅子里干什么。

    ……玉伶认得他么?

    可这时院护却接过这顿过一顿的话头,颔首对谢沛说道:“沛爷,陈少爷是来找表小姐的。”

    陈一瑾单凭这句话就知道了眼前这人和江雍关系不一般。

    谢沛面上的笑意更浓了,咬着烟对陈一瑾说道:“哦?到底是你来找她?还是你那大哥来找她?”

    陈一瑾愈发觉得这人是在他身上找乐子,但他是绝不会服输退缩来叫他人得意的,直接回道:“自然和我大哥无关,是我来找玉伶。”

    “玉伶……”

    谢沛口中重复着陈一瑾叫过的名字,沙哑的嗓音慢慢叫出“玉伶”这两个字倒是让陈一瑾心底生出一种怪异到说不明的感觉,听他沉声道:“……她忙着呢,现在真是能耐了。”

    “不见陈一乘,更没空见你。”

    谢沛说罢,从陈一瑾身边走过,上了车。

    ……

    尹禹巳在射过一次后,玉伶旗袍和脸上的精液所带有让她厌恶的腥麝味道使得她迅速回神,撑着沙发边缘站起身来,掸平在刚才的欢爱里被掀上去的裙摆,拿出随身携带的手帕为尹禹巳清理性器上残余的点点精液,也顺手为他整理有些发皱的衬衫衣角。

    她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要离开这里了,最后耐着性子做着挑不出错处的所谓贤惠的举动。

    当玉伶的手握住尹禹巳的皮带时,他却将其从玉伶的手中抽走,说道:”于虹妍没和你说我买了你一整晚?“

    玉伶抬眼看向他,腾空的手下意识地被她背到身后,点点头,才柔声说:“谢尹公子抬爱,舜英当然会一直陪着您。”

    尹禹巳看着玉伶眸中的水意和湿润的眼角,刚刚明明叫得那么浪荡,身体娇软淫水又多,转眼间又能摆出一副被他欺负狠了的柔弱表情,手上体贴着他,嘴里说着温柔的话语。

    当真是床上能放得开,床下端得起来。

    可他还没有允许玉伶离开,她这般着急收拾怕不是还想着等着哪个别的男人。

    尹禹巳用皮带在玉伶的脖子上绕了一圈,她只疑惑地看向他,无辜地眨了眨眼睛。

    突然间的拉扯使得玉伶惊叫出了那么半声,皮带勒住脖颈掐断了她的尖叫,连气都没能呼出来,身体失去平衡,踉跄几步弯腰撑在床边,尹禹巳松开她的脖颈转而用皮带将她的双手绑住,再次掀开她的裙底,稍微大力一些就让脆弱的布料沿着开衩处一直撕烂到玉伶胸口,尹禹巳就着湿润的花道插入再次勃起的性器,压着玉伶在她耳边说道:

    “……别自作聪明,夜还长着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