稚子真情

作品:《折来一笑是生涯

    翌日来将军府吊唁的人陆续到来,有叁位老人操持着里外,加上沉长穆领着沉恒迦接待,倒也没出什么差错。

    沉云河一觉睡到了巳时,起来时见到身披白麻的下人,有些奇怪道:“为何你们穿着这样的衣裳?”

    伺候沉云河的丫鬟春白拿出一套连夜赶制的孝服红着眼给她换上,也不敢告诉她秦国夫人去了的事,只是让人去知会沉恒迦,说小姐醒了。

    魏殊到底只是寄养在秦国夫人膝下,不好陪着沉恒迦待客,这告诉沉云河秦国夫人过世了的事,自然也就落到了他头上。沉云河吃了些东西垫肚子,只觉得今日似乎格外冷清,下人们皆行色匆匆,府上挂满了白色,好似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情一般。

    她心中无端忐忑,却不明白是为什么,春白神色闪躲,一切都令她不安。

    “二哥!”魏殊匆匆赶来,沉云河面上终于见了笑脸。

    魏殊走近后,沉云河见他身上穿着和自己一样的孝服,皱着眉头噘着嘴,满是不高兴道:“二哥,为何我们都穿着这样的衣裳?娘和大哥呢?”

    尽管已经做好了准备,但面对不谙世事的妹妹,魏殊心中不忍,根本无法轻易说出口。魏殊蹲下来,摸了摸沉云河的头道:“云河乖,你是最乖的妹妹是吗?”

    沉云河虽然不明白魏殊为何忽然这样说,但还是点头道:“当然了。”她长得不似秦国夫人,却也是模样乖巧可爱,说话奶声奶气的,叫人心中怜爱。

    “那我带你去见娘和大哥,爷爷和外祖父还有外祖母也在,但是去之前我要和你说一个事,你听了不许哭好不好?我们拉钩。”魏殊小心翼翼伸出小拇指,沉云河听到爷爷还有外祖父外祖母都来了,心里高兴还来不及,怎么会在意魏殊说的不许哭的事是什么事,当即伸出小拇指和魏殊拉了钩。

    魏殊心境十分复杂,沉云河还是个六岁的小不点,可他十一了,快是个大人了,他答应了娘要照顾好妹妹,可娘却没教他该怎么开口,让云河知道娘亲永远离开了他们。

    “娘是不是和你说过,爹爹去天上了。”魏殊紧紧握着沉云河的小手。

    沉云河点点头道:“爹爹晚上的时候,还会变成星星在天上对我眨眼呢。”

    魏殊咽了口唾沫,不合时宜地想:他小的时候听娘讲故事,里面的好人死了,他总是难过。沉恒迦也这样骗他,说人死了会变成天上的星星,然后等他相信的时候又再告诉他自己受骗了。但他此刻却希望,云河永远也不要发现这是个慰人慰己的谎言。

    可这也是他安慰自己的愿望罢了,云河总是会长大的。

    “昨天晚上娘亲也飞到天上去了,她在天上和爹爹在一起,永远也不分开。”

    云河先是茫然地眨了眨眼,像是不明白魏殊说的话是什么意思,等她反应过来后,漂亮的大眼睛里蓄满了泪水,哭着道:“可是他们说去天上了就是死了,我就再也见不到娘了。”

    魏殊跪在地上把她拥在怀里细声安慰:“你别哭了,哥哥会永远陪着你的,娘说过哭鼻子的都是讨厌鬼,我们不可以被娘讨厌。以后我们也会到天上去的,那个时候我们就会和娘还有爹爹永远在一起,一直一直,再也不分开。”

    说着他眼底一酸,险些落下泪来。原来那时秦国夫人也是这般安慰沉恒迦,所以沉恒迦才会哭着说不要死了之后再团聚。

    沉云河一想到往后没了娘的陪伴,泪水就止不住滑落,魏殊忍着眼底的酸意哄了她半天才哄得她止住了眼泪。

    “是因为娘生病了,所以才死了吗?春白的爷爷奶奶就是生病去世的。”沉云河湿漉漉的眼睛看着魏殊。

    魏殊听到她这样问才惊觉,他们竟将云河当时也在场这件事给忘了。昨日他虽未知晓始末,但通过和沉恒迦的对话,前因后果不难被推出,他知道不能让云河说漏了嘴,秦国夫人必须是死于意外,于是他咽了口唾沫对沉云河道:“嘘,云河,娘亲说要你保守一个秘密,你能做到吗?”

    沉云河嗓音稚嫩:“我当然能了,言而无信是娘亲讨厌的坏孩子,我是好孩子。”

    魏殊盯着她的眼睛:“那你要记得,娘亲不是病死的。”

    沉云河神色懵懂,像是不明白魏殊的话是什么意思,魏殊抓紧了她的手道:“娘是在火里变成了仙子,飞上天去了,就像嵩山客一样。”

    嵩山客是话本里的人物,平生斩妖除魔匡扶正义,最后在火场里救人时火解飞升了。

    “啊——”沉云河显得非常吃惊,“娘也到天宫去做仙人了吗?”

    “对。”魏殊点头。

    沉云河将哭未哭:“可是娘为什么不带我们一起去天宫啊?我想她了该怎么办?”

    魏殊脑子转得飞快,回答道:“因为我们还小,没有像娘那样做过那么多善事,等我们累积了功德,自然也可以到天宫去,到时候就能见到娘了。”

    说完魏殊自己都无法信服,好人并没有有好报,恶人也依旧逍遥快活。

    好在沉云河年幼好哄骗,没有注意到魏殊脸上的表情,而是思索了片刻,问道:“那爹爹呢,爹爹也是仙人吗?”

    魏殊扶额,充分体会到了维系一个谎言需要千千万个谎言是什么感觉,他只好道:“爹爹是大将军。”

    沉云河又问:“大将军就不能是仙人吗?”

    “大将军也可以是仙人。”魏殊为了防止她问个没完,赶紧转移话题道,“总之云河要记住,娘没有生病,她是在火里变成了仙子飞上天去了,这是娘的秘密,你会替她保守这个秘密,不让任何人知道的,对不对?”

    魏殊目光灼灼,沉云河瘪了瘪嘴,泪水又蓄满了眼眶:“可是我想娘亲在我身边。”

    “现在二哥和大哥陪着你,以后我们会永远在娘亲身边的。”魏殊轻轻为她擦去眼泪,“娘变成了仙子,在天上等着我们呢,不要把这个秘密告诉别人,不然他们会嫉妒我们有一个仙子的娘亲,好不好?”

    沉云河神色认真:“我当然不会告诉别人了,仙人的身份是要保密的,不然就会有危险。”

    “真棒,”魏殊摸了摸沉云河的头,觉得和她讲的那些话本故事可算是没有白讲,“这个秘密除了大哥和二哥,其他谁也不可以告诉,知道吗?”

    沉云河问:“外祖母也不行吗?”

    魏殊摇头:“不行。”

    他还没来得及继续拿话哄骗沉云河,沉云河自顾自说道:“那好吧,我们叁个要帮娘守住她是仙子的秘密,二哥,你也不可以说漏了嘴哦。”

    “嗯,不会的。”魏殊眼睛一热,伸手将云河抱在怀里。云河的话语稚嫩天真叫人心疼的同时,又该庆幸她年幼不记事,有些事情说多了,她也就信以为真了。不像他和沉恒迦,将永远记得这份仇恨与彷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