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节

作品:《青枝

    谌嘉树忽然又想起一件事来,“元旦假期那几天,我一天订一桌,帮我留个最大的包厢。”

    宋青枝奇怪道:“做什么,连请三天客?”

    “我爸我妈前后脚科室聚餐,最后一天我们家聚餐。”谌嘉树笑着应道,又特地看她一眼,颇有点意味深长的意思,“要尽地主之谊呀老板娘。”

    宋青枝:“……”你也就占嘴上便宜第一名。

    之后一直忙碌,到了晚上,因为已经被老太太发现了,宋青枝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洗完澡之后光明正大的出门去找谌嘉树了。

    这次谌嘉树倒是来接她,就等在一楼的客厅,一边等一边跟杨继慈用围棋来下五子棋。

    见她下楼,忙扔了棋子迎过去,伸手摸摸她的头发,确定是干的,这才笑着去拉她的手,扭头对杨继慈道:“大哥,枝枝我就先带走了。”

    杨继慈倒是想为难他,但妹大不中留,根本不可能听他的,只能酸溜溜地看着他们走了。

    谌嘉树高兴坏了,回到自己地盘以后,一把搂住女朋友,“枝枝,我准备好作案工具……”

    话没说完,就被宋青枝一口打断,“我刚洗澡的时候发现大姨妈来了,您歇着吧。”

    谌嘉树:“……”真是浪费了我下午偷偷摸摸去买的作案工具。

    最后两个人窝在一起,一边玩对方的手指,一边聊天,又说起宋青枝这次的新工作。

    她撒娇地问他:“我要去几天呢,你会不会想我啊?”

    “当然会想。”谌嘉树点点头,又笑了一下,“但是我又很高兴,我很开心你能有自己喜欢的新工作,忙起来的人不会胡思乱想,而且能挣钱的人底气总是更足的。”

    这样有利于家庭和谐,谌医生觉得。

    宋青枝get到他的意思,愣了一下,随即笑倒在他怀里。

    谌嘉树不知道她在想什么,但他的表情很认真,甚至有点严肃。

    他抱着宋青枝,将下巴抵在她额头边上,说着自己想了许久的心里话,“我知道你不相信婚姻,所以我绝对不会强迫你做任何你不想做的事,你要是觉得结婚不好,我们就谈一辈子恋爱,你可以去做一切你想做的事。”

    “你和你妈妈是不一样的,你坚强,你有谋生的本事,不管和不和我在一起,都可以过得很好,所以你的人生不会像她那样。”

    “如果有一天,你想要结婚了,可以提前告诉我,我会准备好一切来娶你。”

    他说到这里停了下来,宋青枝眨眨眼,忽然间觉得鼻子有点酸,觉得这人简直就是来骗她眼泪。

    这样想着,她在谌嘉树怀里打了个滚,闷闷地嗯了声,“……我知道了。”

    谌嘉树抱着她,笑嘻嘻地继续说道:“其实结婚对我来讲倒是一件好事,至少以后你跟我吵架说信不信我跟你离婚的时候,我可以理直气壮的回答你,我不签!”

    宋青枝听了一愣,随即又笑出声来。

    这人真是……

    她心里泛着一股酸酸甜甜的劲儿,伸手去抱他的脖子,和他亲热地挨在一起。

    很快就到了元旦假期那几天,谌嘉树要值班,宋青枝独自接待了谢主任一行。

    她曾经跟着谌嘉树去过一次省医院的妇产科,兴许是外貌出色让人印象深刻,大家一来就认出她来,“哦,原来是主任自家的地盘,这就叫肥水不流外人田是吧?”

    宋青枝挺不好意思的,只能笑着听他们打趣,将人迎进了包厢,又让林月送茶点和小吃进去,这才从楼上脱身。

    第二天谌主任科室来聚餐,就没这么热闹了,除了谌主任本人,其他人都没见过宋青枝,还是走的时候听见谌主任同她说话,问她和谌嘉树相处得怎么样,大家这才知道她和谌主任是认识的。

    关键是第三天谌家的家庭聚会,这个是让宋青枝最紧张,甚至感到尴尬的见面,因为她要一起吃。

    有种突然间就见家长的感觉。

    不过也好在谌嘉树这边人口简单,除了四位老人,就是谌家一家三口,连个叔伯兄弟都没有,一张大桌子没坐满,没有那些没见过的陌生人在场,宋青枝狠狠松了口气。

    谌嘉树的奶奶还问她:“之前嘉树给你拿的荷花,养着还喜欢吧?”

    那时候他们还没在一起,谌嘉树下了夜班休息都顾不上,就匆匆忙忙地去帮她讨荷花的藕节,宋青枝想起来,却忽然觉得好像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但夏天时荷花和睡莲开放的美景,却还近在眼前。

    “喜欢,花开得很漂亮,多谢您。”她回过神,连忙朝老太太笑着道了谢。

    老太太笑眯眯的,“自家人谢什么谢,你喜欢就好。”

    大家似乎是怕她拘束,并没有特地和她说什么,只是在聊天时时不时带上她,有意无意地告诉她谌家这边的人际关系,比如有哪些亲朋之类的。

    总的来说,这顿饭吃得还是很和谐的,没有宋青枝之前预想的那么尴尬,临走的时候,谢主任还热情地邀请她上家里玩,她笑着点头应好。

    等人一走,谌嘉树立马道:“有时间多陪我玩不好么,家里什么都没有。”

    宋青枝被他逗得发笑,没忍住伸手揉了揉他的头。

    元旦假期过后,宋青枝去外地工作几天,谌嘉树跟望妻石似的,动不动就发信息问什么时候回来。

    宋青枝问他:“你工作不忙么?”

    怎么可能不忙,谌医生忙得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了,见天儿地收些病情复杂到一不小心他就会踩坑的病人,搞得他焦头烂额。

    “就是因为太心累了,才需要你亲亲抱抱安慰一下啊!”

    等宋青枝终于回来,如愿得到这个亲亲抱抱的安慰之后,他想起来一件很重要的事,“枝枝,你大姨妈走了没有?”

    宋青枝一脸无语地望着他,“都多少天了,你能不能清醒一点,还在才说明我有问题吧?”

    谌嘉树这时才屈指一数,哦,原来早就过了一周。

    他立即兴致勃勃地拉开床头柜,摸出个盒子来,“看,作案工具!”

    宋青枝瞥了一眼,脸孔立刻涨红起来,整个人不由自主地往被窝里躲,“……关、关我什么事。”

    “怎么不关你事。”他笑着吻下来,拉着她一起投入到这场迟来的狂欢当中。

    宋青枝打破了他的封印,平素清淡温和面具被摘下,露出骨子里的强势与野蛮来,在她身上驰/骋着,发出低哑的呻/吟,仿佛得不到满足的凶兽。

    从高空坠落时,有漫天的星光在眼前炸开,她听见他叫自己的名字,一声又一声:

    “枝枝,枝枝,我有没有告诉过你,我爱你?”

    有啊,就是现在,你爱我,我也爱你,我们会有很多个这样愉快的夜晚。

    也会有很多个我们初识时那样阳光明媚的春日午后。

    然后慢慢的,成为彼此人生中最重要的那个人,像是长在身上的那根肋骨,血肉相融着一直走到生命尽头。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