奸妇

作品:《五光十色 (女尊NP)

    王府的烛火亮了一整个晚上。

    女兵两叁人一队,将王府翻了底朝天。

    小武开门的时候,还有两个女兵又再翻查前面的假山。

    他一手接过早膳,另一只手拉住前面的男仆,小声问道:“怎么样了,刺客还没有找到吗?”

    男仆摇头,“还没有找到呢。”想了下又补充道:“但是也不用太担心,现在王府里到处都是女兵,听说花魂师也出动了,那个刺客就是变成一只苍蝇也飞不出去的。”

    “那就太好了。”小武从手里度了些银子过去,“我们家公子一直很担心王女,要是有什么好消息记得跟我说一声呀。”

    男仆握住银子,眉开眼笑,“这早膳是王女吩咐我送来的,算不算好是好消息吧。”

    “那当然算了,就不知道我们公子什么时候能见到王女。”

    男仆左右看了下,又凑近一点:“我觉得,你家公子可能有机会上位。”

    小武一脸惊讶,也压低嗓门,“这怎么说?”

    “听说正君昨夜不在院里,半路的时候被女兵抓个正着。我走的时候王女刚要亲自审问他呢。”

    “难道刺客是正君?!”

    “不好说。”男仆摇了摇头,拍了下小武的肩膀,“反正好好伺候你公子,我还没见过王女对哪个男人这么上心过。小武哥哥以后要是发达了,可莫忘了小弟我呀。”

    小武笑道:“那当然不会忘了你。”

    “那真是太好了。”男仆又把银子塞回去,“你把我当自个人,我也不能再拿你银子了。”

    “你拿着吧。”小武推了下他的手,没接银子:“要是有什么新消息记得跟我们说一声。”

    男仆接过银子,直拍胸脯,“放心!这就包在我身上了!”

    小武笑着送走男仆,拎着早膳进屋。

    门才打开,一道身影裹着被褥从床上滚落下来。

    小武急忙关上门,快步到床前,“拂尘拂尘!”

    他翻过人,拂尘脸色青白如纸,豆大的汗珠一颗颗滚下,像刚从水里捞出来一般。

    打开衣领,皙白的皮肤下似有活物在快速游走。

    “药!药呢!”

    他扑到床头,打开药箱,从瓶瓶罐罐里挑了一瓶出来。

    瓶塞打开,瓶口对着拂尘,“快,快点喝,喝下去就好了。”

    拂尘侧过脸,推开小武,“不…用…”

    小武眼睛红了起来,捏着药瓶又到他面前,“可以喝了!真的可以喝了!”

    “昨夜的刺客吸了曼陀罗花香还能逃走了,说明易贝虫已经在六王女体内起作用了!”

    “还…不够!”拂尘咬紧牙关,脖颈上的青筋暴起,怎么都不肯喝药。

    半个时辰过去,拂尘几度昏迷过去又疼的惊醒,最终缓缓趋于平静。

    小武松了一口气,一样瘫坐在地上。

    拂尘撑着地面坐起来,除了脸色微白已经看不出任何异样。

    “我体内的易贝虫只剩一只了,保守估计有两只已经渡到她身上。”

    “有两只还不够吗?”小武握紧药瓶,“而且我们第一只渡给她都有一年了吧。”

    “但她的花魂养了五年,两只易贝虫还是太少了。”

    小武怒道,“那你的身体呢!再这样下去会被吃空的!”

    “我心里有数。”

    拂尘朝他笑了笑,“已经快了不是吗?”

    *

    王如意半夜顺着小道逃跑,结果她才回来,整个丹霞院就被女兵团团围了起来,把他带去世安院。

    他原本以为一来要对上六王女,结果只是把他单独安置到一个厢房里。

    从一开始的惊慌失措,到忐忑不安,再到他倒头呼呼大睡也就一炷香的时间。

    当有人把他从床上摇醒抓出来的时候,他脑子都还没清醒过来,“我是这个王府的正君!你们凭什么抓我!再不放手我就把你们一个个都赶出去!听到没有!赶出去!”

    直到对上六王女憔悴的面容,他所有的话都憋在肚子里,就像一把失火的老枪。

    “你说要赶谁出去?”

    “没有没有!”王如意不停摆手,呵呵笑着:“我只是起床气,有起床气,没什么大不了的。”

    六王女冷笑,“我看最该滚的人应该是你吧。”

    王如意脸色顿时青白交接起来,“你!夫人这是什么意思?!”

    过去五年,她虽然好几次闹着要和离。可是花蓝楹每次都会拦住她,也绝不会主动说和离两个字。

    可如今他只能在她的眼里看到冷漠。

    “王如意,你身为王府正君却如此不守男德!

    数年来勾引了十六位女仆女兵,前几日更是公然叫女人进你的房,一呆就是半夜!如此淫荡不堪,不知羞耻!枉为人夫!我今日便要休了你!”

    她一掌拍到桌上,“来人!给我写一纸休书送到太常府上!让王春梅看看她生了个什么好儿子!”

    “不行!”王如意急得去阻拦,被女兵两把刀一架又立在原处,不住跳脚:“根本没有十六个女人!而且我叫慕槿到屋里没有想做什么!只是好奇勾栏院里的事情,让她说给的我听罢了!”

    花蓝楹冷笑,“等你娘来了,我会和她好好算一算你这几年的破烂事!放心,有专人记载,一件一人也不会少。”

    她还突然想到:“哦,还有刚才提到奸妇慕槿,把她一块给我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