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与后

作品:《界限之外(出轨NPH)

    项棣买完蛋糕回家后,只看到项棠一个人坐在沙发上看书,遂问:“女朋友呢?”

    项棠愧疚又心虚,都不敢抬头看他一眼,心烦意乱翻了几页书,撒谎道:“她有点不太好意思,所以先走了。”

    项棣不再多说,看了一眼腕表,已经五点了,一个小时内姜盼应该就会回来。

    他看到项棠另外还放了一本在手边,于是问:“能不能借我看一下?”

    项棠递给他,项棣一看,是《埃斯库罗斯悲剧集》,收录了俄瑞斯忒亚叁部曲,他以前读过,记得讲述的是不断循环的家族命运和罪恶。他对古希腊一直很感兴趣,于是也跟着项棠在沙发上看起书来。

    姜盼过了半小时才回来,她和尹婕一走进客厅,就看到桌上摆着一大束鲜花。

    尹婕瞥了一眼那束花,笑道:“是谁买了你最喜欢的苍兰啊。”

    项棣站起身,和尹婕点头招呼,随后视线就再也没有从姜盼身上移开过。他走到她身前,微笑着问:“喜欢吗?”

    姜盼捧起花,放到鼻间闻了闻,幽冷的香气,和这初冬分外相宜。

    “喜欢。”

    阿姨还没做好饭菜,她索性抱着花到阳台上,拿了一只盛满水的玻璃花瓶,准备插花。

    项棣跟在她身后,站在一旁,很自然地帮她修剪花枝,然后把修剪后的花递给她。

    姜盼一枝一枝地摆放着,想到今天使唤他去买蛋糕,为了让他在外面呆的时间久一些,她刻意选了一家离家很远的蛋糕店,而且即便到了那里,停了车后还得徒步走一大段距离。

    外面正下着小雪,路面湿滑,当然是不方便人行走的。

    她心里有些过意不去,插完花后,给项棣看:“你觉得怎么样?”

    她站在黄暗的灯光下,微露笑貌,鲜花开得一片白灿灿,是春日的颜色。

    虽然她问的是花,但他只看了花一眼,马上又偏移视线,凝视了她一会儿才回答道:“很好看。”

    也不知道说的是花还是人。

    她放下手中的花瓶,到他的身边,手起初放到他的胸口,之后缓缓往上移,搭上了他的肩膀。

    他垂下头,双手抱住了她的腰,唇迎上来。

    唇厮磨半晌,两人张开唇,舌尖相互舔舐着,随后交缠在一起,亲密无间。

    这是一个长而温柔的吻。

    松开唇,她靠在他的怀里轻轻喘着气,没想到他还没吻够,嘴唇又跟过来,含着她的唇像含着一枚汁水充沛的草莓一样,轻碾唇瓣,吮吸着,汲取内里清甜。

    “唔......”嘴里的喘息化成了闷哼,紧跟着响起的是令人脸红心跳的缠绵水声。

    手不知道什么时候放在了他的胸口,往内收,攥紧了胸口那一片布料。

    等到终于分开,她挽着他的手往客厅走,两个人的嘴唇都略有些肿,一看就知道刚才做了什么。

    “要吃饭了,你们在那边呆这么久干什么去了?”尹婕装作不经意问。

    项棠也看了二人一眼,低下头去,不知道脑子里想些什么,一片混乱,手里的书页也被他捏得皱起。

    姜盼回道:“去插花了。”又笑着说:“你这么想着吃饭,那就快去吃。”

    几个人上桌吃饭,偶尔聊聊天,吃了蛋糕后,都坐在沙发上。

    项棣边听着他们聊天,一边随手翻着刚刚看的书,尹婕看到了,顺口问:“项棣,你在看什么?”

    他把书抬起来,亮了亮书的封皮。

    姜盼也看过这本书,于是问:“你在看哪一篇?”

    “《阿伽门农》。”他回道。

    项棠一愣,下意识看了姜盼一眼,她也正无意间抬头看他,两人对视一眼,又匆匆把视线移开。

    空气中弥漫着一种特殊的紧张感,只有项棣和尹婕恍然未觉。

    尹婕没看过这本书,遂问:“讲的什么?”

    “讲的是一个叫阿伽门农的国王和他的妻子的故事。”项棣回道。

    尹婕没再问,她接着和姜盼聊别的,而项棣陷入到对这个故事的沉思之中。

    在大名鼎鼎的特洛伊战争结束之后,国王阿伽门农,作为胜利的希腊人首领,凯旋而归。

    国王的妻子,也就是王后,带着一众侍女欢迎国王出征归来。她当着众人表白了对国王的爱意,以及歌颂了国王的功绩。

    到这里为止,这似乎只是一个很简单的故事,关于爱情和荣耀。

    但实际上,爱情和荣耀只不过是表面,真正埋藏在底下的,是背叛和阴谋。

    原来王后已经和国王的弟弟暗通款曲,两人密谋着杀死国王,夺取王位。

    睿智的国王轻信了王后的爱情和她的言辞,最后被她杀死,国王的弟弟登上了王位。

    “这位征服者征服一切,最后竟不知是花言巧语给他制造了灾难。”埃斯库罗斯写道。

    希腊悲剧很喜欢制造一个这样的场景:一个聪明又骄傲的人,他自以为自己知道一切,但他根本什么也不知道,命运最终将他引往灾难的结局。只有这个时候,他才明白,原来他一直在被别人愚弄,在被命运愚弄。

    或许是因为,人更愿意相信虚幻的谎言,而非残酷的真实——因为这意味着灾难。

    就像他明明已经感觉到,和项棠做爱的那个女人是他的妻子一样。

    他这么熟悉她,她做爱时展现的身体姿态,她的皮肤,她的身体,都被他带着爱意端详过,被他深深印入脑海。

    哪怕只露出她身体的某一部分,他都能够马上认出,这是她,不是别人。

    清脆的一声响,在场的人都愣住,望向项棣。

    他有些神思恍惚,把书的一页纸撕了下来。

    “怎么了?”姜盼坐在他身边,有些担忧地握住了他的手。心底产生出一种极其可怕的预感,又被她压制下来。

    “没事。”项棣摇摇头,抽出了被她握住的手,面无表情,姿态冷漠而抗拒。

    她手心一空,心底也随之一沉。

    完了,她忽然想。

    他一定知道了。

    翻到阿伽门农的故事也许只是偶然,但更有可能是,他潜意识选择了这个妻子和丈夫弟弟通奸的故事。

    她浑身发软,却强作支撑,心不在焉地和尹婕聊天,到了九点,尹婕才道别离开。

    尹婕走后,项棠也准备回学校,他站起身,穿好外衣准备出门,项棣却喊住了他。

    “项棠,等一下,我有话问你。”他低低道。

    项棠停下脚步,转过身,看见项棣坐在沙发上,眉心紧蹙,手握成拳,嘴唇绷紧成一条直线,显然是身体极度压抑紧张的状态。

    他沉默着,一句话也没有说,等待着即将来临的审判。

    ————————

    实际上王后出轨的是国王的堂弟,这里做了模糊化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