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2困顿的兽与猫(2)(范徵h)

作品:《【商战】纵馥郁之华

    在范徵生日那天,白蓁再次偷跑到小破楼,给他一个惊喜,范徵将她带上去时顺便把想看热闹的混小子门都赶了下去。

    “我真的很喜欢你身上的气味……”白蓁紧紧地搂抱住范徵,把口鼻埋在他的颈间,比她小一岁的少年发出气味,不,更接近于激素析出的信息,对她来说如同命中靶心的春药。她的手顺着少年的精瘦的腰腹向下,如同小蛇一般隐没在他的裤腰之下,握住了逐渐勃发的情欲。是报酬吗?她还没有说过接近自己究竟是想要什么……

    很快范徵就没法思考这个问题了,在破楼顶楼东南角的房间里,名贵的猫咪向他发情了,她的嘴唇落在他的颈窝,温热的鼻息和清甜的香气包裹住他,柔软的乳房紧贴着他的胸膛,她手里的欲望伫立成一个巨人。

    小弟口中清心寡欲根本没有青少年泰迪本能的老大被穿着低调长相华丽的少女撩动了,而且一发不可收拾,范徵沉溺在陌生又熟悉的亢奋中,双手顺从本能地圈住白蓁纤细的腰肢,他低声粗喘着,摆动腰臀,加速地在拥有薄茧的手掌间抽插。

    “这可不行……”白蓁轻咬他的耳垂,用手掌抵住了他的龟头,“不能这么快偷跑,呜。”

    范徵腾出一只手抚上她的后颈,强迫她微微抬起头,低头含住了她的嘴唇,开闸的情欲莽撞生涩,他撬开她的唇舌,用力吮吸着她的粉舌,将她嘴里的津液与空气一并掠夺吞咽,他孜孜不倦地探索着她口中的每一寸,过分粗壮的肉棒在她的手心磨蹭出前列腺液,以此作为粗糙的润滑继续顶撞求得快感。

    原本搂住白蓁腰背的手绕到了她的腹部,从她的上衣摆探入,顺着她的腹部的肌肉线条一路向上,知道握住一侧被文胸包裹的丰盈才停止,他扯下一侧的肩带,烦躁地扯开搭扣,知道温暖柔软的雪团子跳入他的掌心,带着强制意味的亲吻才停止。

    “唔……啊嗯……范徵……轻,轻点,捏得好疼……”轻声的抱怨让被情欲冲昏了头的范徵稍稍捡回一点清楚的神志,他停止了对乳肉的蹂躏,也停止了肉棒在她手心间的索取,他怔怔地看向白蓁,眼神里有一丝懊悔。

    就在他打算放开白蓁时,她忽然蹲下身子,解开了他的裤子,不同于范徵略带中性的少年长相,姑且不论长度,直径也算是相当傲人。白蓁凑近肉棒吸了一口气:“果然是它的气味,真的很撩我……真是太棒了……”

    她抬手将几缕长发别到耳后,双手捧着柱身,伸出舌头舔舐起龟头上咸苦涩的透明液体,他暗红色的性器看起来十分干净,长相和气味都让白蓁兴奋地想要尝一尝,她抬起一双剪水双瞳瞥了一眼范徵,随后张大嘴巴将大龟头含进了嘴里。

    “大小姐,你这也太骚了……”才被她含进去一小半,范徵就感觉到过电般酥酥麻麻的快感几乎让他站不住,他只能靠在墙上,他多么想伸手抚摸一下她的脸颊,却生怕自己越陷越深无法自拔。

    白蓁吐出那一截肉棒,口水混着咸腥的液体让她的嘴唇和下巴亮晶晶的:“我不喜欢在床上被叫大小姐,给我换个称呼。”

    对上她的眼瞳,范徵再也压抑不住同情欲一道迸发的情感,他伸手轻抚她的脸颊,指腹轻点她梨涡里的痣,此刻就像是欲望汪洋中真爱的孤岛:“叫猫猫,你是我的小猫。”

    名贵到拥有不了的猫。

    “嗯,我是你的小母猫……”说着,白蓁含住他的性器,舌尖勾弄之后分泌液体的领口,收缩着一点点吞吃下去,一直抵到喉咙口,还有一截吞不下去。也是,景桓的性器她也不能全吃下去,小黄片里那些短小地能全部吞下的简直就像二级残废,也就是女优演技好感染人。

    她正这么想着,范徵带着克制地抽插起来,她不得不抓住肉棒,以免自己的喉咙被刺激到不适干呕,吞吃着肉棒时,范徵的气味在她的口唇间爆炸开来,几乎将她迷醉到晕眩,下腹不断涌起渴望,随即化为淫汁将她的内裤全部打湿。

    甚少有欲望打飞机的范徵并没有在白蓁的口唇技巧下坚持多久,尽管她已然觉得下巴和两颊已经开始酸痛了,在一次猝不及防的深入之后,乳白的液体冲进了她的嘴里,溢出她的唇边,在肉棒离开嘴唇后,甚至有一些溅到了她的鼻子和脸颊上。

    她的喉头上下滚动,一部分精液被吞了下去,白蓁仰起头,迷离的眼神配上她脸上的精液,就像是欲壑难填的妖女,范徵眯起眼睛,用指腹擦去她脸上的精点,将她搂抱起来,用力舌吻着,自己的味道当真不怎么样,怜爱和越发高涨的情欲在天平的两边上蹿下跳。

    “让我看看小骚猫咪有没有湿了……”范徵的手伸向她的并拢的双腿间,湿热的腿心让他抑制不住地深入探索,潮湿泥泞,两片花唇又滑又腻,阴蒂已经完全肿胀起来,他用手指挑逗着她的花蒂,看她微微皱眉的渴求神情,看她站不住的瘫软在自己怀中的娇躯。

    “啊,湿了,想要,刚刚在吃大肉棒的时候就湿了……”白蓁用脸颊磨蹭着他的颈项和耳畔,就像一只撒娇的猫咪,“喵喵,快点满足我……”

    “猫猫乖,不够湿的话,进去会痛,让我帮你看看……”说着,范徵蹲下身,将她的裙角往上卷,用手指拨开湿透的织物,温热的气息喷洒在敏感的肉穴上,让白蓁呻吟起来,范徵伸出舌头,一下下顶弄着她的小珍珠,就像方才她舔去他铃口上的前列腺液一样。

    “啊,范徵,受不了,小穴好空虚,好像被插满……用你的大肉棒,唔……阿徵……舌头,啊……啊啊,舌头不够……”白蓁的呻吟里带着不满足的哭腔,阴蒂被逗弄得临近高潮,小穴的伸出却疼痛般的不满足。

    “小母猫叫声轻一点,万一我的部下来了,难道要让他们轮奸你吗?”话虽如此,范徵才不忍心让别人碰他的小猫咪,早在她来之前就把人都支走了,只留一楼几个喽啰。

    “啊,不行,嗯……”轻微的紧张感反倒让白蓁的淫水留下更多,莫名其妙的是,她的脑海里居然真的有多人行,自己被肏到失神的画面一闪而过。

    “小猫真骚,这水流得也太多了……根本堵不住。”范徵很快又硬了起来,他站起身,抬起她的一条腿,花唇被迫分开,炽热的肉棒抵住穴口。

    “唔,用大肉棒堵……啊,好粗好热……”

    白蓁无声地张着嘴巴,粗壮的肉棒挤进了对低估情况的小穴,酸麻的感觉伴随着她的穴口几乎被撑到最大,一点点扩张着紧致的肉穴。

    “操,小猫咪的骚穴也太紧了,乖,放松一点……”插进去的肉棒被层迭的肉壁包裹住吮吸着,穴口紧紧箍住柱身,范徵既爽快又稍感痛苦,他想要全部埋进去感受蚀骨的快感,又怕怀里的少女受不了,只能缓慢地继续攻坚。

    “啊……好粗,好涨,都被撑开了,唔……”除了酸麻,白蓁几乎感受不到快感,好在范徵也不是个呆子,一手袭上她的胸乳,夹着她胸前的小樱桃揉捏着,雪团子版仿佛稍稍用力就会破掉的柔软手感。

    “猫猫的身体就像水做的,捏捏奶子就能出水。”范徵吮吸着她的耳垂,就着水液一下子冲顶进去,白蓁的脖子往后仰着,眼角飞出些许泪花。

    “唔……啊,好粗……”白蓁的声线里又充满了蜜糖般的媚意,她迎合着范徵的抽插,双手搂住他的脖子,被紧致小穴逼出汗的范徵,微微皱着眉头在她身体里挞伐,她忍不住伸出粉舌轻舔他下巴和脖颈间的汗珠。

    随着粗壮肉棒的侵犯,小肉穴逐渐习惯了他的尺寸,吸吮着肉棒,敏感带后知后觉地放浪起来,快感和令她更加淫乱的气味夺走了她的思考能力,她忍不住在肉棒行将离开时夹得更紧。

    范徵被她弄得几乎难守精关,他惩罚似的咬着她的颈窝:“小母猫放松点,这么快你都没爽到就想把我吸出来?放松,小骚逼太紧了。”

    “唔,大肉棒,好粗,继续侵犯我,啊,子宫口,顶到了,好酸,唔,子宫口被欺负了。”白蓁根本没听到范徵的要求,濒临高潮的肉穴发抖着夹紧顶进宫口的肉棒,“唔,精液,想要阿徵的精液,射,射给我……”

    “啊,真是的,操,操死你。”范徵红着眼眶,大开大合地抽插着她的小穴,几十下之后,在将痉挛着高潮的白蓁搂在怀里,含着她的嘴唇,将精液灌进了她的宫口。

    白蓁抓着他的肩膀,断断续续的呻吟着:“生日快乐。”

    从夏末到隆冬,再到春日行将开场,范徵差点以为她是真的对自己产生了兴趣,然而她的需求就像是晚暮的钟声,在晨曦出现前,他将陷入没有她的晦暗。

    “之前的那种致幻剂能不能做成气雾或者粉雾,最好是扩散性不错的那种,剂量适度大一点没关系。”

    ====-========

    十年前的真相马上揭晓

    珍爱生命,远离毒品。

    h文里的一切都是不可模仿的。以防万一说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