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2困顿的兽与猫(1)

作品:《【商战】纵馥郁之华

    当大多数青少年还在为看不到满足的终点而苦恼时,已有那么些同龄人物质满足的阈值被一再抬高,金字塔顶尖以下的人终其一生都摸不到的华丽边角,在他们的眼里已是稀松平常。

    范徵在西南区有一块小小的地盘,称其为地盘实在是高情商的说法,那不过是一幢因产权复杂而迟迟没能拆掉的5层小楼,外加周边的几条黑黢黢小巷子,在江府西南区下风带的城中村实在算不上显眼。

    即便它看起来如此磕碜,仍然是不少帮派觊觎的地盘,此处与新城区K校隔江而望,骄奢腐败的气息只要一阵风就能吹过来,点燃该街区人们的仇富与慕强。这一块主要的生意也同江的对面有关,那些阈值超乎常人想象的少年少女们在庸碌的日常里总想要追求刺激,模糊生死、真实与幻梦的刺激。

    而江对面的小破楼可以提供这份感官的荒唐宴会。

    脱离剂量谈毒性,毫无疑问耍流氓。是药叁分毒。这两个道理,大部分人都知晓,可追求刺激的叛逆期有钱少爷小姐却是把它倒过来理解,既然那是市面上可以买到的药,那么就算过量了应该也出不了什么大事。

    范徵有个手下,在化学方面天赋极佳,在不久前病故的父亲那里得到了启示,从他过身后剩下的药里提炼出了一种新的致幻剂。范徵让手下去K校浪荡儿经常出没的地方一晃悠,那群家伙就像是循着尸臭而来的鬣狗,小破楼的地位在他们的心中就这么稳固了下来。

    他本人对这种玩意儿一丝兴趣也无,负责开发的手下也只是对它带来的金钱感兴趣,最感兴趣的还是金钱带给他的知识。他在帮派多少算个干部,却没什么嚣张的气焰,十分低调,分来的钱大多买了书,他对K校追求刺激的那帮纨绔,同样看不起,更多的是有种他们霸占着顶尖的教育资源却不利用的愤恨与不甘。帮派有规定,不能接近任何学校,尤其是K校,然而他的手下每每靠近学校,范徵和其他干部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一次针对K校周围的治安情况突击检查,范徵亲自开车去接至今没有买手机的手下,绕着K校外围的铁栅栏躲藏着初夏阳光下懒洋洋的安保和辅警,两人藏在一处被常春藤覆盖的地方,在等待辅警和安保离开的间隙,手下迅速反应过来此处是大概对应着K校内部怎样的景色。

    “老大,这里有美女看。”手下有些笨拙地想要表达老大亲自带自己东躲西藏的谢意,拨开了缠绕在栅栏上的常春藤。

    范徵皱着眉头,没有转身去看手下给他制造的观览窗口,抱着手臂道:“别整这些,等他们走了,我们赶紧撤,近期你先避避风头,别过来了。”

    “老大,他们说得对,你长得又帅又能打,放在电视里就是‘坏小子爱上我’的主角,可老大偏偏谁也不喜欢,总不能是个给吧……”

    “什么?”

    “我也是从K校学生这里学到的词,就是同性恋,男的喜欢男的,女的喜欢女的。”

    “我喜欢女的。”范徵冷淡地回应。

    “我就说嘛!一定是手底下那帮人的女朋友太丑了,不然就是艳俗得很,没气质。”手下压低声音继续说道,“这一位绝对不一样,连我都惊艳了一回。”

    “你不会整天过来转悠就是为了看美女吧。”范徵微微皱起眉头。

    “那肯定不是,这边传过去,有个位置很接近生物化学楼,我会卡一个比较刁钻的位置,呃,旁听。我最爱的自然是知识女神。”

    “算了,我看一眼吧。”范徵调整姿势,尽量不让外面那层常春藤晃动得太过异常。

    初夏的阳光在她皮肤上镀上了一层浅金色的茸毛,虚化了她的轮廓,她手里提着一张复合弓,从箭袋中抽了一支箭,架上弓,她专注地盯着箭靶看了一会儿,明亮的双眼在阳光下闪烁着光芒,她形状姣好的嘴唇微抿着。之后她抬起手臂,拉开弓弦,箭义无反顾地沿着既定轨道飞驰而出,精准地射入红心。

    身旁的人似乎在向她祝贺,她微微笑了一下,没有过多的欢欣,抽出第二支箭……

    她的箭撕裂空气,同样将范徵对万事淡漠的伪装撕扯开,那箭头仿佛在运行时摩擦出了星火,将狂热与眷恋埋入他的心中,然而胸口片刻的火热过后,现实的阴云再度覆盖了范徵的内心。弓箭部的活动似乎结束了,视线范围之外一个俊逸的少年带着温和的笑意走近她,看向她的目光里满是被点燃的爱恋,他接过她的复合弓,熟练地装进盒子里。

    “他又是谁?”范徵的语气沾染上了少年人独有的不满,酸涩却不苦涩,不甘与自卑的分量恰到好处。

    “听说是她男朋友,不过,他们说他更像是她的跟班,其中还牵涉着金钱的借贷什么的。”

    “哦,是嘛……”

    之后范徵有空就会和这位手下一起去K校附近转悠,她会出现在高中部校园的各个角落,大部分时候身边都会跟着她那位小少爷男朋友,他看向她的眼神,自己再熟悉不过,是近乎狂热的爱恋。那个小少爷可以正大光明地站在她身边,而自己只能像个老鼠一样偷偷看她,嫉妒拉扯之间,范徵却从未想过要将她弄脏,让她从云间降落凡尘,降落到自己身边。

    K校附近的安保近日又森严起来,听说是范徵帮派的熟客嗑多了致幻剂,犯了事,这项业务能赚这么长时间的钱已经超乎了范徵的预料,他同手下开始谋划新的生意。

    见过白蓁之后,想要去往别处,或许更大,或许不远,但更适合自己发展的地方,这样的念头再度冒了出来,范徵的内心再清楚不过,他只是隐没于暗处的蝙蝠,无法与阳光下射箭如同神祇的她有任何交集。

    K校犯事的两个人被记了大过,他们犯事的具体情节很快传入了帮派的耳朵,不得不说金钱与权势当真好用,如此恶劣的事件都没有被开除,范徵一伙人不能去K校附近,无可缓解的思念就像是被蜜蜂蜇过一样。在帮派成员谈论这件事时,范徵会忍不住凑到附近倾听,却从来不会主动提起。

    那日的一楼相当喧闹,范徵下楼时看到了小破楼前,她穿着简单的白色T恤和丝质短打,在炎炎夏日与恼人蝉鸣之间独占清凉的乐土。范徵生怕帮派成员唐突了她,上前将她的手拉住,白蓁没有反抗,眯起眼睛笑了一下,就像是两人认识许久一般,凑近他在耳边说道:“真好闻。”

    范徵的脸颊微微飞红,周围的帮派成员都发出了歆羡的起哄,唯独认识白蓁的那位露出了困惑的神情,片刻后他收敛了表情,带着书本走上了小破楼的楼梯。范徵并不打算让她在这种地方久呆,拉着她跑出了城中村范围,之后甩开了她的手:“这地方不是你这种大小姐来的。”

    “你就是范徵吧。那小子果然没骗我。”白蓁露出了狡黠的笑容,“有个小子成天在化学楼附近转悠,超级打眼。”

    范徵一下子就想到了被下属戏称为“书呆子”的干部,她到底有什么目的,怎么会找到这里?

    “那帮警察还真善于税金炼金术,竟然还没有找到药物来源。还是说,根本没想找。”白蓁耸了耸肩膀,她并没有因那恶性而愤慨,而用着淡淡的讥讽语调,“虽说,我更倾向于后者,不过,来把窝点端走既可以立功,又不怕触及权贵患处,这种好事为什么不做呢?”

    “你对我们帮派的干部做了什么?”范徵试图做出恐吓的神情,好让她下次不要再来。

    夏末的阳光下,她眯起眼睛打量着范徵:“我又不是昨天才找他问了话,你看他最近不是活蹦乱跳的?我也没做什么,也就是替他在安保前解了围,送了他两本书罢了。”

    “那你来这里做什么?”

    “我要是说,因为你这个人来的,听起来未免太假了。”白蓁背着手,笑颜逐渐绽放,双腿交迭,带动身体转了一个圈,“那我编个故事吧,比如恶性事件里的涉事女孩是我的朋友,侮辱她的两个学生我家动不了,只能曲线救国,来看看药物源头。怎么样?”

    她特地加上“编故事”这个说法,反倒上后面的理由听起来真假难辨,范徵皱了一下眉头,决定把它当做真的来看:“那你看到了,下次不要来了。”

    “嗯,看到了。”白蓁忽然抓住了范徵的手,纤细有力带着练习射箭产生薄茧的手指扣入他的五指间,“发现对你更感兴趣。”

    你不是有男朋友了吗?这句话到了范徵的嘴边又被他咽了回去。怎样都好,她说什么就信什么,将所有狐疑都抛到九霄云外比较轻松。

    “唉,你想怎么样?”范徵叹了一口气,就像是恋爱里再常见不过,拗不过女朋友的少年。

    “做大小姐也是很累的,我偶尔来找你,你有空就陪陪我。”

    “只是这样?”

    “大概。”她的眼珠转了一下,算计明明白白地展现在脸上,完全不想掩饰,范徵明知她接近自己必有意图,还是忍不住应承下来。

    白蓁坏笑着扑进他的怀里,把嘴唇凑近他的颈窝,深吸一口气:“你的味道真好闻……”

    路边亲人的猫咪,看毛色和眼瞳却是名贵的品种,不是谁家走失了,只是出来散步,褪去初见时女神般的外壳,内里是一只爱撒娇的猫咪。

    范徵这么想着抬手环住了她的腰。

    他们的“约会”频率并不高,范徵总是听着她抱怨家里的琐事,她的用词十分轻飘飘,语尾带着俏皮的上扬,内容却像是坠落的淤泥块,沉重又脏乱。

    “不过别家也是这样啦……大家都是这么成长起来的。”白蓁抬起下巴,江堤上的夜风轻抚她的头发,“大家都想着一定要掌握权力,掌握了权力就能保护珍视之人了……其他人给的安全感随时可能破灭,与其寄希望于他人……”

    她转过头看着范徵,后面的话没能再说下去,只是看着他笑,范徵知道当她向自己提出要求时这一切都会结束。

    “阿徵为什么不去兰岛试试?毕竟本土的势力都已经固定了,而且随着形势变迁将会不断坍缩,最后会成为没有制度制约的地域垄断。”白蓁的话语并不像是一个十七岁女孩会发出的言论,“现在不查药品来源,总有一天势单力薄的你们会被拱散的。”

    “嗯。”终有一天,她会去别处继续求学,而他也会离开这座城市,在离别到来之前,他渴望剩余的时间渡过得再慢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