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钩 (ωoо1⒏ υip)

作品:《垦雨(1V1,h)

    沪城正式进入夏天,热起来能要命那种,出一趟门浑身湿透。

    景雨宵来得晚,小左订得是一个包厢,不大也不小,一进门就听见各种聊笑声。圆桌差不多满人,就剩吕津炀和小左中间的叁个空位置,第一个直接排除吕津炀旁边的位置。

    第二个就中间了?可大慨扫了眼人头,吴梦茹没来,其它位置都是男人?那不就是吴梦茹跟她的小姐妹,直接拆开人家也不好。这里她比较熟的就只有小左。

    小左也顺势热络的招呼她过来,“小景坐这吧!”还绅士的拉开椅子。

    其实要过去得先绕过吕津炀那边,因为他那比较近。为了显得自然得体,景雨宵从他边上走过去。而某人从她进门一直低着头没看她,一只手垂着,另一只手把玩手里的杯子,也没表现出任何一点不爽,像是不在意。

    菜已经上了一部分,前边有一些茶、瓜子。景雨宵拆开餐具,倒一杯茶润润口,刚出了汗,这会确实渴。

    吴梦茹和她的小姐妹姗姗来迟,她很自然地坐到吕津炀旁边。就连衣服颜色都和吕津炀奇妙的一样,都是灰色短袖,就图案不一样,不知道还以为他们是情侣呢。

    服务员陆陆续续端着菜进来,景雨宵原本不觉得怎么饿的。这会闻到饭菜香味,肚子发出微微的声响。饭盘在对面的那个位置,好在桌子可以转动,她想等大家打完再打。

    终于等到她这边,她刚伸出手拿饭勺,旁边横出一只手先一步,小左拿起她的饭碗,“我来吧。”景雨宵刚想说不用,但人都要打了,也不好拒绝同事一番好意,就作罢。

    “谢谢。”

    小左利索盛好碗递给她,“别那么客气嘛,我们几个都没那多规矩的,哈哈哈。”

    景雨宵也没说啥了,她太饿了。前边刚好有她喜欢的菠萝咕咾肉和西兰花炒肉片。碗太小,底盘拿来装垃圾的,她就只夹了一些。

    小左这会已经开始满嘴跑火车了,跟他左手边的小杨聊着,其余男同事也是喝酒的喝酒,吃菜的吃菜,包厢里热闹一片。也没人理她,景雨宵边听八卦低头边吃得不亦乐乎,毕竟她旁边有俩个大喇叭。

    景雨宵看着现在没人转玻璃底盘,因为心爱的菜在不远处。她伸手的同时吕津炀也同时伸手,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就这么僵着,谁也不松手,幸好大家也没注意,不过景雨宵还是先松开,这人幼不幼稚啊?

    小左喝了几杯酒,脸颊有两坨红,不过也没醉,神态清醒着,毕竟他的“鱼儿”还没上钩。

    哦,准确是“烤鱼”没上钩。

    “来来来,多吃点,看你这么瘦。”小左给她倒了茶,用公筷夹了菜。景雨宵半饱,勉强能吃。

    吴梦茹余光瞥一眼他们那边,也就隔一个人。看吕津炀不说话,其实平常这种聚餐他话也很少,你跟他聊他也会搭理你,就是淡漠、不热络,她也习惯了。她自顾夹了一些红烧肉放到吕津炀碗里,边柔声说:“津炀,你不是爱吃这个么,吃呀。”

    吕津炀没吃多少,酒喝了不少。他没心情吃,主要很不爽,刚才吴梦茹跟他说话也爱搭不理。

    忽然开口:“谢谢你。”

    吴梦茹受宠若惊般的,扬起笑容,“你不是一直爱吃么。”

    景雨宵自然是听到了,这不大不小的音量。“一直”这个词很微妙,显得他们俩认识很久很熟,就像是在一起很久的情侣,再加上这语气,不就是女朋友样?这拿筷条的手顿了一下,她低头继续吃菜。

    当然,其他人也听见了,有几个不识眼瞎起哄。其中一个同事甲搞事情,“哎呦呦,咱总局看来要有两件好事了呢?”两件—一件明眼人都懂是指吕津炀跟吴梦茹,另外一个很隐晦的指景雨宵跟左志。

    另外一个同事乙:“我看啊,冰山终于要融化了,不错啊!”

    同事丙:“那不就是双喜临门啰!”说完其他人看好戏脸笑起来。

    这话一出,有人欢喜有人尴尬。当空气人的景雨宵倏然被点名,怔愣一下。还是以这种跟她挂不着边的人凑一对,就很尴尬。看来是她低估了总局的八卦程度,原来不止两个大喇叭,隐藏的大喇叭也很多。

    吴梦茹见吕津炀不吭声,大家又撮合他们,她内心燃气小烟花,是不是自己要得手了?只要坚持不懈冰山也会融化不是么。

    谁说叁个女人一台戏?叁个男人也可以一台戏。

    当事人们都没承认,以为就这么翻篇了。结果还是有不怕死的二百五送上门。

    小杨多提一嘴,不知道以为他装傻,“两件?那还有一件呢?”

    他指另一对是谁。

    氛围一下诡异起来,大家都明知有不能说,一切尽在不言中。饭桌就一下安静下来,只剩空调呼呼的声音。

    还是小左打了圆场,佯装气笑,半开玩笑道,“一个个那么八卦!”

    本来没明指出他和景雨宵,“不打自招”这个回答既不承认也不否认,好一个擦边球。更间接让两人关系铺上一层暧昧的关系。

    妙哉,妙哉呀!

    景雨宵更尴尬了,她想开口否认。可这时候既会让小左尴尬,又显得欲盖弥彰,没有说服力。她怎么有种自己在圈套里的感觉?

    酒过叁巡,有的人已经喝醉了,有的人还在拼酒。

    景雨宵半靠端坐在椅子上玩手机,小左扭头跟小杨喝酒呢,右手忽然搭在她椅子的上方,要碰不碰的距离,她反射性往前挪一挪。

    一抬头就撞上一晚都安静如鸡的吕某人的目光。

    吕某人越过头顶的亮得刺眼的吊灯,似有若无地往他们这个方向,也不知道看的是什么。

    左志这个厮看来是要挑战他的忍耐力,其实他没什么不能承认的,恨不得在所有人面前公开,就是顾及景雨宵。要不然还能轮得到左志这厮搞这出吗?从景雨宵进来坐他旁边,到夹菜,再到那句暧昧不明的话,这就已经令他十分不爽。这手也敢碰景雨宵,他有资格么?虽没碰着,盯了足七秒,但是看来是不想要了。

    吕津炀心想:砍掉不错。

    追-更:po18e.com (ωoо1⒏ υ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