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6.受伤

作品:《混进男校中的女生NPH

    【受伤】

    这时阿诺已经开始往下爬了,即使带着一个人,阿诺下去的速度也没有变慢。

    颜石觉得很漫长,她想要睁开眼睛看看到哪了,但又不敢睁眼。

    她在心里默默地数着数,数到第两百个数的时候,她听到了阿诺的声音。

    “  落地了。”阿诺将颜石放到了地上。

    颜石的脚落在地面上,整个人也放松了不少。

    颜石问道:“阿诺,我们该怎么去见哥哥?”

    阿诺道:“跟我来。”

    颜石紧紧跟着阿诺,生怕一个不小心自己就跟丢了。两人七拐八拐,期间颜石还看到了巡逻的保镖,但是都被阿诺避开了。

    阿诺带着她来到一个很偏僻的侧门,那里停着一辆老旧的电瓶车。

    逃跑这种事情也不能对交通工具有太大的要求,颜石戴上头盔,坐到了电瓶车的后座。

    阿诺扣好头盔的扣子,他插入钥匙往外面开。

    小小的电瓶车和阿诺这个一米八九的个子画风相差巨大,阿诺的腿都要很小心的蜷缩起来才能驾驶。

    阿诺操控着小电瓶往外面开,路过一盏盏路灯,影子不断地被拉长缩短。路上非常安静,几乎见不到行人。

    颜石还是第一次这么晚还在外面,她抬头看了眼天空。

    天空黑沉沉的,看不到一丝亮光,明天可能会有一场大雨。

    颜石紧抿着唇,希望能赶快到哥哥的身边。

    “阿诺,还有多久才能到?”

    阿诺目视前方,他道:“五分钟。”

    “嗯,我知道了。”

    虽然五分钟不算很长,但颜石还是希望能更快点到。

    阿诺在一间医院附近停下,颜石在看到医院时心里有了不妙的猜想。

    父亲说哥哥和小叔叔都接受了惩罚,这个惩罚严厉到了需要住院的程度吗?距离她被关禁闭已经过去了四五天,这么久了还在医院里面,伤得肯定很重。

    这样的想象让颜石即使心疼又是着急,她让阿诺赶快带自己去见哥哥。

    阿诺没有说什么,他带着颜石从后门进了医院。阿诺显然是提前打通了关系,他们的进入非常顺利。

    当阿诺把她带到了属于哥哥的那间病房前时,颜石迫不及待地就打开了门。

    病房里很安静,而且黑漆漆的一片,哥哥应该是已经睡了。

    颜石不知道自己该不该叫醒哥哥,她尽量不发出声响,慢慢地靠近床铺。

    还没等颜石到病床前,灯光忽然就亮起来了。

    颜石心中一惊,然后她就对上了坐在病床上的颜屿的眼神。

    颜屿的脸色比往常来说苍白了许多,他的英俊和精致未曾减退半分,反倒是因为虚弱而显出一股脆弱的美感。

    颜屿的额头上包住着纱布,一条胳膊也受了伤,腿更是被吊起。

    这么多伤,颜石的心都因此揪起来了。她真的没想到哥哥居然会伤得这么重,她嗫嚅着唇,好一会才叫了一声哥哥。

    颜屿道:“坐吧。”

    颜石坐在了床边的一条凳子上,哥哥对她来的事情一点也不惊讶,阿诺应该就是哥哥派来帮她的吧

    “哥哥,对不起,你的伤疼不疼?我、我……”颜石话才说到一半眼泪就滚了下来。

    她真是越来越爱哭了,怎么动不动就哭?哥哥肯定觉得她是个爱哭鬼。

    颜石努力地止住自己的眼泪,但情绪上来了,她的泪腺根本就不受自己控制。

    她发现,自己从一开始就做错了。她不该去招惹哥哥的,只要她在最开始的时候能克制住自己不伦的念头,哥哥今天也不会躺在医院里面。

    颜石不停地念着对不起,她知道,她自己的对不起一点用处都没有,事实已经发生。万一这件事情传出去,那不是她一个人可以阻止的。

    颜屿替颜石擦掉脸上的泪水,他道:“事情还没你想的那么糟糕。”

    颜石哭到哽咽,她好一会才顺了气,但鼻子有点堵,说话瓮声瓮气的,“哥哥,我觉得自己做错了。我那个时候就该离开颜家的,这样就不会有后来的事……我真的太自私了。”

    颜屿道:“不是你一个人的错。回去吧,不然父亲会生气的。”

    颜石也知道自己出来够久了,她双手握住颜屿的手往自己的脸上贴。

    “哥哥,我也该接受这样的惩罚的。”

    颜屿难得温柔,他用手轻轻地摩挲了一下颜石的脸颊,“这是我应得的。”

    ——

    颜石离开了医院,她坐上了阿诺的小电瓶。

    回去的时候颜石想到了小叔叔,父亲说哥哥和小叔叔都接受了惩罚。哥哥伤得那么重,小叔叔肯定也受伤了。

    颜石的心里对颜华韵还是有那么一点担心的,不过她转念一想,小叔叔那种老狐狸肯定有自保的方法,不会像哥哥那样老实被打。

    这么一想,颜石对颜华韵的担心又淡了几分。因为怕被忍发现她偷偷逃跑,所以颜石在临近颜家时情绪又紧张了起来,也没空去思考别的。

    非常幸运的是,颜石回到房间时没有人发现她不见了。

    一次的成功让颜石生出了更大胆的想法,她明天晚上也想出去,但她不知道阿诺明晚会不会来。

    夜幕降临,颜石期待又不安地等着阿诺的造访。枯坐等待的自慰很不好受,颜石焦躁不安。

    时间来到深夜,窗户外传来叩叩的声响。

    颜石立马站起身,她哗的一下拉开窗帘,然后看到了阿诺的脸。

    颜石急急忙忙地去拉开窗户,她问:“阿诺你今天还是来带我出去的吗?”

    阿诺点头,他朝颜石伸出了手。

    颜石握住阿诺粗糙的手掌,借力上了桌子。

    今天颜石趴到了阿诺的背上,阿诺即使是背着一个人,姿态仍然轻松。

    跟随着阿诺一点点地下去,颜石觉得自己像是被囚禁于高塔的长发公主。

    不对,她头发太短了,顶多只能算是一个短发公主。

    云层压得很低,颜石上车时已经能感觉到有细密的雨丝打在自己的脸上。

    这个时候去找把伞或者找雨衣肯定来不及,颜石只能在心中祈祷这雨不要变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