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8章 好基友一辈子

作品:《末世之枭爷实力宠妻

    杀戮与血腥的交织,纯白的空间彻底的染上了殷红之色,血腥味刺激着人的感官,哀鸿不断,尸横遍野,纯洁也不再,被隐藏在纯白之下的血腥彻底的撕破了外边的那层遮羞布而暴露了出来。

    纯白的墙壁、地面上,各形各状的血液喷洒,形成了各种的图案。溅染水滴形、五指抓印形又或者是晕染成了一滩看不出形状的血糊。

    惨烈的叫声和各种爆炸、武器交手的声音在这一片空间中不断的回旋动荡着。

    钟召云双眸阴戾,在楼炎枭不断的瞬移跟随攻击下,和周围小弟们不断的倒下,他的脸色越发铁青的难看了。

    “该死,这是你们逼我的——”在楼炎枭在钟召云那苍白的脸上留下了一抹血色的刀痕之后,他那双阴戾的眼中彻底染上了赤红之色,眼中翻滚着的尽是凶狠。

    楼炎枭一双犀利的鹰眸微眯,就见在钟召云身上猛然爆发出一道浓郁的黑雾来,轰然一声,急速的扩散开来,包裹缠绕上了他自己的身体,然后快速的往外扩散。

    楼炎枭脚尖一点,身影矫健的犹如雄鹰展翅似的往后速退,躲开了那浓雾的扩散范围。

    等退到了安全的地方时,他这才抬起头看向前方,剑眉蹙起,双目沉沉的看着那已经被黑雾湮没吞噬了的钟召云,他心中闪过不详的预感,这是要发大招了啊!

    他脸上立马就严肃的绷起,一颗颗汗水在他那张麦色坚毅的俊脸上滑落,滴答滴答——

    突然他猛地转头看向周围梵芊菡他们的方向大声吼到,“快躲开,小心有毒——”

    听到声音了的梵芊菡柳眉微皱,抽空转头朝着楼炎枭那方向看去,潋滟的水眸中迅速被大片的黑色占领,入目所及之处,浓雾翻滚,黑色的雾气所到之处,地上所有的尸体都开始被腐蚀了,唯独那一滩滩血迹还残留的清楚,鲜明,却又触目惊心。

    “啊——”残暴的凄厉的声音响起。

    梵芊菡猛然回头看回到他们前方,原本他们面前那些被打的毫无还手之力的人在触及到那一片飘过来的黑雾之后,瞬间大吼了一声,性情大变,一个个畏畏缩缩的人顿时挺直了身体。一双双眼睛快速的转变成了猩红色。然后好似金刚似的,双手握拳直接拍打着自己的胸膛,衣衫爆裂,牙齿带着液体龇着,露出了狂暴凶残本性。

    “这是什么?”梵芊菡众人瞬间紧皱起了眉头,这些虽然肌肉没变硬的家伙,但是给他们的感觉好像比刚才那些肌肉坚硬的人还要难对付的样子。

    “不好,快,快退,不要被那些黑雾碰到,这个好像能腐蚀人心然后控制人。”躲在战后方的元童瞪大着一双眼焦急的喊道。

    “什么?”闵律风等人大惊,也顾不上那些还缠着他们的人,赶紧的将人甩开就往后退去。

    梵芊菡抿着唇,直接被一条绿色藤蔓轻柔的缠着腰间,拉着往后退去,下一秒,她就落在了一个坚硬冰冷却带着让人安心气息的怀里。

    “哥哥——”梵芊菡往后侧眸看了后边的人一眼。

    “嗯,小心一点。”梵翰墨对着她柔声一笑,然后将她放在了旁边的空地上。

    与同样瞬移过来了的楼炎枭一起并肩,神色带上了点严肃的看着前方的那些神情诡异,双眼猩红冒着狼光朝着他们走来的大批的人。

    “该死,这可怎么办,那些人过来了,而且缠绕在他们身上的黑雾也跟着过来了?”声音带着凝重和几分颤抖,闵律风指挥着手中的风呼呼呼的想要将那些黑雾吹走,但是它们却犹如附骨之疽似的,被吹走了一丝,迅速又攀附回来一片。

    转而他又使用风刃攻击,但是那些人看似僵硬的一步步走着,但是在风刃到达他们身边之时,他们的身体却异常的柔软灵活躲过了那一片片的风刃,然后噔的一下又弹了回来。

    闵律风接连又使用了好几次,次次都是那样。眼看着那些人,哦不,那些估摸着已经不能称之为人了,那些玩意儿越来越近,那一双双猩红的眼睛盯的他们头皮发麻,看着简直比丧尸还可怕,“该死的,钟召云那货到底干了什么?”

    他原地团团转了一圈,急的满脑门的都是汗啊!

    赶忙的朝着楼炎枭的方向大喊,“老大,老大,你直接给他们一个炸弹吧,炸了他丫的,看他们还弹不弹。”

    “嘿,你傻不傻啊,怎么就光用风刃呢,之前不是还有其他的招数吗,那什么龙卷风啊,龙虎风云啊,暴风骤雨啊,空穴来风啊,秋风扫落叶啊之类的也都可以使啊!”躲在他后边的何小莲皱着一张小脸,也耐不住着急的帮他出起了主意。

    闵律风:“……”龙卷风他会,但是其他的秋风扫落叶啊之类的是什么鬼?

    “哈哈哈……她都帮你的招式都想好名字了,要不风哥你按照着招式尝试一下现场创造?”元童在旁边没忍住的急中抽空调侃的道。

    闵律风狠狠的磨了磨牙,一双眼睛威胁的看向元童,“你小子就别在这里给我凑热闹了,有那闲心,你预感预感前面那些玩意儿什么时候消失啊!”

    “好了,好了,还是想想怎么办吧,就算是真炸了要是威力太大把这片空间炸塌了怎么办?谁知道这是不是粗制滥造的工程啊。”半夏一双含着冷色的缓了缓,这两个蠢货,都什么时候了还在开玩笑呢。

    “额……”

    闵律风:“……”感觉被一个小姑娘鄙视什么的有点好伤男人自尊啊!

    元童:“……”这个小丫头真是太不给他们这些大哥哥留面子了。

    随后两人对视一眼,闵律风道,“要不我们还是先想想怎么把钟召云揪出来吧,既然是他搞的鬼直接把他杀了不就得了。”

    “我看我们还是看老大他们的意思吧,毕竟你这脑子……。哎!”元童嫌弃的看了他一眼,摇着头,轻叹了一声。

    “喂喂,你小子什么意思啊,我脑子怎么了,我可比你聪明多了……。”

    眼看着这两又瞪眼怼上了,可看的郁棋、严千亦等人一阵无语,这两明明都那么大岁数了,怎么还跟抢玩具的小朋友似的啊!之前和姑娘斗嘴嘛那叫打情骂俏,可现在这两男人斗嘴难不成叫好基友一辈子?

    这边吵吵嚷嚷的,外加一群人在脑补看热闹的,倒是驱散了不少的紧张感了。

    而那边梵芊菡、梵翰墨和楼炎枭三人自成一个世界。倒是严阵以待的看着那一大群猩红眼的人。

    “妹妹,这里我和妹夫一起挡着,你去后边找进去的门吧。”梵翰墨微眯着一双亮棕色的眸子朝着梵芊菡侧眸看过去。

    梵芊菡樱唇一抿,看了一眼那边浓雾围绕,最是黑色浓稠的地方,那估计是钟召云的所在地了,只不过这些诡异的浓雾好像不容易接近。

    她收回眼神,随后认真的对着两人点点头,“嗯,你们小心,这一瓶解毒丹,应该有些效果,若是没用的话你们再喊我,我来想办法。”

    “好,妹妹你也小心。”梵翰墨温润着声音道。

    “对,媳妇儿你在那边找门也不比我们安全,记得先贴一片防御符啊。”楼炎枭落后了一步,不过之前大舅子喊了他一声妹夫,他还是心里美滋滋的。也就不跟自己较劲刚才出声晚了。

    “好,你们放心。”梵芊菡点点头,一双潋滟的眸子映着两人的倒影,更增添了几分暖色。

    说罢,她转身朝着纯白空间的后边墙壁跑去,去找进入的门了。

    见状,站在原地的梵翰墨却突然放松了一口气,然后在楼炎枭诧异的眼神下,他的双手刷的一下就出现了两只被他掐着脖子的丧尸,看样子是青色的眼珠子应该是两只五阶丧尸。

    虽然它们的脸上依旧还带着点儿腐烂,但楼炎枭还是认出来了,这两只可不就是之前一直跟在梵翰墨身后的五只跟班中的两只嘛,不过,这是从哪儿摸出来的?

    然而还不待他搞清楚头绪,就见梵翰墨又刷刷刷的拎出一只接一只的丧尸来,那数量比对面那些猩红眼的人还要多一点。

    楼炎枭:“……”

    那边被这情况吸引了的闵律风和元童连斗嘴都不斗了,目瞪口呆的就看着这一幕,“我的妈耶,好炫酷的操作啊,小嫂子的哥哥不愧是丧尸皇,哎,元童,你说他是不是带来一群丧尸大军来了啊?”

    “嗯,很有可能连这地方都装不下。”元童也一脸赞同的点点头,两互怼的瞬间变成了八卦猜测同盟。

    郁棋等人:“……”这和好的可真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