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4章 炸了那山寨

作品:《末世之枭爷实力宠妻

    “快,怎么办啊?他们朝着南大门的方向走了。”

    “陆大当家的去哪儿了?”

    一群人一阵议论纷纷,急的抓耳挠腮,追着楼炎枭的脚步就一窝蜂似的涌了过来,但这周围全都是小道儿,围在楼炎枭他们身边的人数也被压缩的急速减少。

    “哎,我们快要到南大门了,不知道这些人攻击不了我们,发现了芊菡妹子他们怎么办啊?”皇甫颜小心翼翼的凑近楼炎枭身边讲着。

    楼炎枭轻瞥了他一眼,“那就让他们不要发现好了。”

    “啊——”皇甫颜被他这话弄的一愣,什么意思啊这是?

    但是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呢,就见楼炎枭手上突然出现一把麻绳。

    “哎,这是干什么啊?”皇甫颜和他身后的几人瞪大了眼睛表示疑惑。

    却见楼炎枭深邃的眸子一闪,那削薄压抑着愤怒的唇此刻却是诡异的一勾,划开一点笑意的弧度,“捆你们。”

    “啊?”

    几人脸上诧异了一下,只不过眨眼之间,连个表情都还没转换了,就听的嗖的一声,那麻绳像是有了生命似的,被楼炎枭一甩,一收,两个极其简单的动作之间,他们九个人就被拦腰捆成了一团。

    “啊——”就听的一声惊呼,以皇甫颜为代表的几个人只觉得眼前一花,前面的场景瞬间转变。周围的山寨的那些让人厌恶的面孔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几张熟悉带着惊喜的脸。

    “哎,你们回来了。”莫展离、柴风耀一群人欢快的迎了上来。

    “果然小芊菡料事如神啊,快,车都装好了,赶紧的上车吧。”尧旭濯笑的花枝乱颤的,显然非常高兴的样子。

    “啊——”(第三声)在这九个被捆成一团的人脑子还有些晕乎乎的时候,直接被楼炎枭一把扔在了飞车后边那筐筐上,就是之前众位队长坐过的那个。

    “你们先走。”楼炎枭甩完人,扬了扬眉,依旧还站在原地没动。

    “那你呢?”皇甫颜扭曲着身子,解开了身上的绳子,下意识的就问了一句。

    楼炎枭削薄的唇一扬,那张极品俊美的脸上多了几分生动的神色,“我——呵呵,既然来了,自然得给他们留点儿礼物才行了。”

    “快,他们在这儿——”

    “啊,陆大当家,这里还有很多人啊。”

    “快,把他们抓起来,抓起来。”

    轰隆隆的一大群人涌了过来,看着梵芊菡他们的眼神闪闪发亮,周围的路灯一盏一盏的亮起,衬的他们眼中的狼光更甚。

    梵芊菡眼睛眨了眨,转身朝着周围的人看去,唇边带着几分戏谑的道,“你们先走。”

    “哎,可是——”几个军人还有些担心。

    但是尧旭濯可不给他们机会啊,带着点儿跃跃欲试的直接将飞车打开,呼的一声已经窜出去老远了。

    “啊——”一串还没做好准备的人一连串的惊呼声响起。伴随着风声呼啸的传来。

    “尧博士?”

    享受了一下被风吹得头发都倒竖了的感觉,尧旭濯这才将外面那层防御罩升起,然后半靠在座椅上好声好气的安慰着,“好了,没什么可是的了,小芊菡他们的本事大着呢,就算是炸了那山寨的本事都有——”

    他的话还没讲完,就听的身后传来“轰——”的一声,一团巨大的蘑菇云腾空而起,远远的还夹杂着众多的惨叫惊呼声。

    尧旭濯将视线收回来,眨着眼睛对着隔壁的军人耸耸肩,“你瞧,我说了吧。”

    军人宁武:“……”默了。

    算了,他不应该质疑那两位的战斗力的。

    而楼炎枭那边,放完了炸弹之后就直接搂着梵芊菡的腰,跳上了飞车,典型的干完坏事就跑。

    背后还传来了一道尖锐的叫声,“啊——第一军火商,我一定要让你们死无葬身之地——”

    “要不我们回去再给他们一炸弹?”梵芊菡听着后边传来的尖利的叫声,带着笑意的柳眉挑挑。

    楼炎枭棱角分明的脸上一柔,“还是放他们一条生路吧,毕竟他们还有点儿用处,要是人死光了可就不好了。”

    “哦——你有什么打算了?”梵芊菡笑着看向楼炎枭,这男人看上去狡诈了很多嘛。

    “让他们做我们统一北方基地的催化剂,若是他们太弱了,可就体会不出我们第一军火商的作用了。”楼炎枭一边带笑的说着,一边伸手亲昵的将梵芊菡那胡乱飞扬的头发别到她的耳后。

    “哦,不错的主意,不过要注意时间,半个月,半个月一定要统一,剩下的半个月建立北方基地。”梵芊菡笑着强调道。

    “嗯——”楼炎枭深邃的眸子微深,怜惜的揉了揉她那如瀑的墨发,“一个月后会发生什么?”

    梵芊菡也没想隐瞒,自己最大的金手指已经告诉他了,而且之前自己对末世的了解也分毫不落的展示在他的面前了,以这个男人的脑子,大概也能猜到一些了,尽管重生是多么不可思议的一件事。

    “雪灾,大雪灾哦,这可是全球性的灾难,持续时间很长,等雪灾结束后,我们北方基地的变异昆虫灾难也将开始了,或许我们可以提前让尧旭濯研究一下杀虫剂。”梵芊菡挑了挑眉,语气轻快的道,声音中已经没有半点阴霾了。

    “嗯。可以,能者多劳,他有那个脑子就不要让他当摆设了。”楼炎枭卖起人来一点儿也不手软,然后直接大手一伸,将人揽进自己的怀里,从末世初到现在,这个小女人的转变他自然也看在眼里。

    原本的她充满了冷寂、煞气和仇恨,到了后来,有了小鸽子,找到了丧尸大舅子,她才开始慢慢转变,虽然依旧瑕疵必报,依旧戏谑人生,但是身上的气质已经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了。

    至少一点他可以确定,若是以前的她,她绝对不会放开心怀跟他讲这些的,也不会在乎别人的死活。可是现在,她将第一军火商纳入了自己的手下,把北方基地放进了自己的心里,还为着他们着想。

    楼炎枭眸光微沉,他可以保证,这辈子都不会辜负她的信任,也希望北方基地的人不会背叛她才好,不然——

    他眸子闪过幽深,不然他会忍不住将那些背叛的人全杀了的。

    两人静静的相依相偎了一会儿,而飞车已经咻的一声跟上了前方拉人的飞车了,和他们打了个招呼,就开始环山而行,朝着北方基地回去了。

    **

    而此刻的北方基地也并不宁静。

    那一朵强烈的蘑菇云炸起的时候,他们自然也是听到了声音看到了动静的。

    第一军火商内——

    元童坐在屋顶上晃动的双脚,一双眼睛灼灼的看着那冒着星火的蘑菇云,“老大他们又去搞事情了,怎么就不带上我呢?”

    “呵呵……。带上你就是个累赘。”身侧的闵律风毫不犹豫的嘲讽。

    “风哥,你怎么可以这样嘛,我的直接可是很准的,再说了,帮不上忙但我也不会碍事儿啊。”元童双眼哀怨。

    “呵呵呵……直觉。那你直觉老大他们今晚的行动如何?”另一侧的林鹤轩笑的温润的道,摘了眼镜之后的他,在夜晚中更多了几分邪魅。

    “这都不用我直觉了,老大他们肯定是大获全胜的了。”元童一脸得意。

    “希望如此——”林鹤轩唇边含笑,看向那已经消退了的蘑菇云的方向,目光悠远。

    **

    东一区,黑鹰驻地内。

    “该死,该死,该死的第一军火商。”吕明然一脸愤恨的砸着桌上的东西。白天从战场上回来的那口窝囊气在看到驻地变得惨败了之后他就直接暴怒了起来。

    直到周围其中某个去第一军火商开会了的队长回来报信,他那怒气就愈发的抑制不住了。

    一是对第一军火商查到的那些感到的心悸;二是担忧今晚那些人真的成功探查到了,那么他们黑鹰的处境将会在这北方基地更加艰难;三是刚才那爆炸闹出的动静,他最怕的还是那山寨没落,那到时候他的半个靠山就倒了,绝对是对他们黑鹰的致命打击。

    “大哥,你也别着急,他们才去八个人,而山寨里有三千多个人,他们或许今晚直接死在那里了呢。”旁边吕明亮一脸吊儿郎当,满怀恶意的劝解道。

    “说的也是,能让楼炎枭闹出那么大的动静,看来已经交上手了,希望陆大当家能直接将人斩杀在那里,那倒是省了不少的事了,呵呵呵……”

    吕明然停止了来回走动,站在门口,朝着那山寨的方向看去,那双充满着野心的眸子同样的满怀恶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