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3章 橙博士

作品:《末世之枭爷实力宠妻

    但是——

    却见楼炎枭眼中暗芒一闪,他们身周迅速浮现出了一道透明的光层,比之之前秋思柔弄出来的华光光层普通没特色,甚至是毫不起眼,但是却强大许多。

    于是现场就出现了这一幕——

    就在楼炎枭身旁的杨长广、皇甫颜、容隐几个神色冷厉,打算放手一搏,浴血奋战的时候,那些五光十色的攻击却砰砰砰的砸在了距离他们身前一米不到的位置,在那里好像是触碰到了透明的强化玻璃似的,全都被阻隔在外,一点都没有被砸开了的样子。

    那架势就好似雨水溅落在窗户上,虽然滴滴答答,雨滴大点儿的砰砰作响,却丝毫没有用处,半点都破开不了那层透明防御。

    掰了掰手腕,准备浴血奋战的杨长广:“……”得嘞,这是又用不着他大展身手了,怎么总觉得之前那要来的两顿饭像是白得的呢?他这就是来走个过场啊。

    想要搞事情的皇甫颜:“……”为什么想搞个事情就这么难?这透明的防御又是个什么鬼?

    之前不还是一张符箓只能用一个人的吗?怎么的现在进化了,还能组成一个防护罩护着十个人了?

    至于容隐,那就是真的无语了。

    他抖了抖手,神色淡定的将打算要攻击的异能收了回去,既然有了防御了,那他还是歇着吧,明天可还是要和那些变异动物、变异植物交手的,省点儿力气保护好自己的队员也是好的。

    而跟在后边的王千河、严千亦和半夏几个那眼神就是一个惊奇的了,从原本的担心害怕变得胆儿也不怂了,脖子也不缩了,探头探脑的对着周围看。他们原本以为秋思柔的防御已经够强的了,但是万万没想到,居然还有这样的防御罩啊。

    这没强光,没光环,就那么透明的一层,防御能力却是相当的强,这就叫返璞归真啊!你瞧,还能带着人随时随地的移动呢,唯一不好的一点就是,在防御罩之内,外边的攻击进不来,里边的攻击也出不去。

    他们这里面的几个人惊奇了,胆子大了,但是外边的那些人却有些不好了。

    他们原以为着自己一方三千多个人,一人一口唾沫就能将中间那十个人给淹死,抓人那还不得跟抓小鸡仔似的啊,但是却万万没想到,居然还有这种骚操作啊!

    “这到底是什么鬼?”

    “妈的,这到底是什么等阶的防御啊,砸不开啊,砸不开啊……。”

    “里面的缩头乌龟们,赶紧的给老子出来啊,刚擦不是很牛逼,很厉害吗,怎么躲在里面不出来了啊?”

    “对啊,六个大男人的就出来群殴啊,躲在乌龟壳里干什么。”

    “快,大家对着一个方向砸,我还就不信了,砸不开这一层乌龟壳……”

    又是一阵五光十色的攻击、风刃、冰锥、刀子、甚至是雷电,都有志一同的朝着一个方向,也就是楼炎枭的正前方砸去,“轰——”

    “轰——”

    “砰——”

    一道接着一道的声音,一声接着一声的爆破,那些攻击的气势越来越强大,轰隆的响声炸的里边的人也跟着小心肝颤了颤,带着点儿担心的看着外边的那层防御,还真有些怕它被砸碎了。

    这些强大的攻击,三千多个人轮流的来,那威力可想而知,要是换成血肉之躯来接,早就死的不能再死了,没准的连血渣渣都留不下。

    不过,他们想象的场面估计是出现不了了,因为在那一道道刺眼的攻击之后,他们再睁开眼睛看过去,那透明光罩却依然纹丝不动,连颤抖都没发生。这足以证明着这防御的强大。

    “大当家,怎么办?这层乌龟壳咱们弄不开啊。”一路从广场中心到广场边缘,任由着那透明光罩的十个人横冲直撞。他们浪费了不少的攻击了,但是却依旧拿他们没办法,这可咋整啊?

    陆英此刻的脸色也很是难看,那几个男人姿色不俗,比她山寨里的那几个好的多了,却没想到,她这里三千多个人却只能任由着他们这几人在这里自由行走。极品男人给看不给吃,她也很苦恼啊。那张貌若无盐的脸上也愁的多了几条鱼尾纹。

    见着陆英一副脸色难看,不想说话的样子,周围的小弟们也识趣的不再跟她说话了,而是一个个的将气都撒在了还在防御罩内的楼炎枭几人身上。

    “该死的,你们给老子出来单挑啊,躲在乌龟壳里算怎么回事儿?”

    “就是就是,十个男人就不能躲,快给来自出来啊……”

    “我看你们就是怕了……”

    楼炎枭一身低气压,任由着前面、两侧的那些人张牙舞爪,龇牙咧嘴的骂骂咧咧,他却抿着削薄的唇,压抑着怒气,强忍着没动手,带着身后的人加快了脚步就是一阵横冲直撞,撞的周围的人人仰马翻。

    “哎呀,快,快闪开,他们疯了,疯了……”

    “啧……疯了,我们怎么疯了。”皇甫颜双手抱胸,虽然加快了脚步,但是依旧一副优哉游哉的样子,要是再多一根狗尾巴草叼在嘴里那就更完美了。

    哎,真是想搞事都搞不了啊,遗憾,太遗憾了!

    “哎,看来我又白赚了一顿饭,那多不好意思啊。”相比外边的鬼哭狼嚎,防御罩里边的几人可是相当的悠闲啊,瞧,杨长广都有心思想起这件事了。

    而对两人的叹息,领头的楼炎枭却是充耳不闻,被骂缩头乌龟,其实他也憋屈的很,要是后边没带着那几个累赘的话,他必定会撤下防御,来跟他们来一场血腥厮杀,到时候看看是他哭还是他们哭了。甚至他直接顶着这防御给他们四处留个炸弹,甚至是捣毁了这山寨也是非常容易的事儿。哪儿还由的他们这些乌合之众来对他指手画脚啊!

    但是——

    微侧了一下眸,看着后边那几个身体较弱的女人,他剑眉一蹙,还是不得不忍着了。防御一撤,他倒是能安然无虞的攻击或者是离开,但是这几个人不行啊。而且这些山寨的人也还有点用处,用来作为他第一军火商一统北方基地的催化剂也着实不错。

    想着,楼炎枭深邃的眸子里,暴虐肆意,现在更多了一些诡谲莫测。

    “嘶——他这是什么眼神啊,咋的这么渗人呢?”

    “什么什么眼神,你小子害怕就退远点儿。”

    “可……可这几个人怎么办啊?”

    “还能咋办,凉拌啊!”

    一而再再而衰三而竭,在一次次的攻击之后,广场上的一群人也没多少心思攻击了,从原本的愤恨到现在的越来越愤恨,但都不得不选择隐忍,知道量力而为,有些气馁了。

    “哎,除非拿个导弹给他炸了啊,但是我们可没那个玩意儿?”

    “算了,还是凉拌吧!”

    一群人议论纷纷,虽然停下手没再攻击了,但是还是一路跟着楼炎枭他们,只待他们一露出破绽,他们就冲上去攻击。

    那边已经早早隐退在人群之中了的陆英,此刻站在一处的角落里,脸色也十分的不好,“这个防御罩真的没法解决了吗?”

    站在她旁边不远处的某个男人喝了一口酒,一双眼中泛着精光,“这个防御很强,我看已经超过了七阶异能者的防御了,而且看样子好像不是一个异能,而是——”

    “而是什么?”陆英着急的问道。

    “而像是一件道具发出来的,人类还不可能有人跨入七阶的,所以这力量绝对不是人类发出来的,那这防御到底是怎么来的呢,啊,我真是越来越好奇了——”一道年轻的男声带着强烈欲望的声音响起,眼中闪烁着偏执变态的光芒,看的陆英都有些心惊了。

    “你是看上那件东西了?”男人的身边一个声音稍微低沉,听起来老一点的男人如此开口道,似是带着几分了然。

    “呵呵呵……你难道不好奇吗?这样防御的武器我可以保证,绝对不是我们这个时代能拥有的,若是科技的话,可以直接跳到几百年之后才能研究出来啊。这么一件伟大的作品,若是能拿到手研究研究,那就再好不过了。”年轻的男人带着几声笑意,越发掩饰不住他心中的好奇了。

    “呵呵……这个是你感兴趣的项目,我一贯对人体进化发展比较感兴趣些。不过拿出那个道具的显然是那个领头的男人,也就是第一军火商的大当家,想要他的身上拿到那件东西可不容易啊。”这男人的声音带上了几分阴沉的恨意。

    “哈哈哈……。这我难道还不知道吗。瞧瞧你这语气,我们的黄老三之前还在第一军火商的主母手下吃了亏呢,啧啧……裸奔啊,没想到咱们黄老三有朝一日可和你那些实验体一个待遇了。”

    “你——”

    “好了好了,两位博士,我们现在还是讨论讨论怎么处理眼前这件事吧。”陆英见着这两位大佬马上就要吵起来了的样子,赶紧的转移话题。因为不论最后谁吵赢了,最后被折腾的还是她,这两位可都是想一出是一出的疯狂博士,她可受不了他们的怪脾气啊。

    “哼,处理,还能怎么处理啊,直接放他们走算了。”那个年轻的男人举着一杯红酒,红色的液体,通过火光的照射,氤氲的落在脸显得他那张苍白的脸上更多了几分红润,看上去却是更加诡异了几分。

    “可是那个男人是第一军火商的人啊,而且还是北方那个基地的领头羊人物,若是今晚解决了他,我们进驻北方基地就更有把握了。”陆英皱着眉,不想放弃这么大好的机会。

    “呵呵呵……你们想称霸北方基地,可是跟我有什么关系呢?”年轻男人那被红酒染的殷红的唇瓣一勾,带起了几分嘲讽猩红的弧度。

    “橙博士——”看着他这副事不关己,戏谑的样子,陆英的脸一下子就沉了下来。

    “呵呵呵……。怎么,麦尔德的一条狗也敢在我面前指手画脚,是谁给你的胆子。”年轻男人将红酒杯放桌子上一放,唇边划开了嘲讽的弧度,一双眼中黑黑沉沉,看似笑着,但却是酝酿着强烈的暗沉风暴。

    “我……我……”陆英的心中一沉,之前那些天做习惯了高高在上的寨主了,一时间脾气改不回来了。虽然有些后悔刚才的冲动语气,但是——

    她微垂着的眸子也带起了几分黑沉,深吸了一口气,“你们复苏研究室也是麦尔德提供的资金,从本质上来说我们是一样的。”

    “啧啧啧……一样的,哼,你这个下贱的试验品怎么可能和本博士一样,试验品就是试验品,妄想跟主人站在同一条线上,陆英啊,我看你的心是大了,你说,要是麦尔德知道了你的想法,你的下场会是怎样的呢?嗯——”从一开始的愤怒,到后来的戏谑诡谲,男人的情绪十分的不稳定,最后低低的带着邪恶的语气就笑了。

    “我没这么想过,橙博士,有些话不可以乱说,进驻比方基地就是麦尔德组织下发的命令,我这么做全都是为了麦尔德。”陆英的脸色一白,但还是色厉内荏的反驳着,一双眼睛看向那年轻男人更是带上了几分杀意。

    这杀意虽然只是一瞬,但还是被那年轻的男人,也就是橙博士给捕捉到了,就见的他唇角勾起,犹如糜烂的黑色曼陀罗,“陆英啊,我看你的心确实是大了,还是要欠调教的很啊——”

    说着,他的脸色猛地沉了下来。

    “啊——”

    一声惨厉的尖叫。

    下一秒,陆英的脸色刷的一下彻底全白了,痛苦狰狞的抱着脑袋,忍不住的呻吟出声,“啊——黄博士,黄博士救命啊,救我……。”

    她痛苦的满地打滚,没一会的,她就蜷缩在地上,浑身狼狈了。

    橙博士低低的笑着,又倒了一杯红酒品尝了一下,这才带着几分兴致的看向身边的人,“黄老三啊,这女人叫你呢,怎么的,之前床上缠绵缱绻的,她现在是你的女人了拿你当靠山了?”

    “呵呵呵……老二你之前说的是,只不过是个试验品罢了,怎么配当我的女人,她也就是身材好了点,那张脸嘛,啧啧……还是差强人意了一点儿。”黄博士脸色淡淡,完全没为这女人出头的意思,虽然他和老二不和,但是也不会去帮一个下贱的试验品。

    “哦——你不是得到了蓝老六的整容技术了吗?给她换张脸不就好了。”橙博士不以为意的笑着调侃道,前面广场的喧哗影响不了他一星半点儿,陆英的呻吟惨叫他更是直接无视,半靠着椅子,悠哉闲适的抿了一口红酒,看样子像是在度假似的。

    “那就算了吧,假的终究是假的,之前已经动手换过两张脸了,我现在可是没那个闲情逸致。”黄博士那张还有些帅气魅力的脸微微一笑。之前的剑拔弩张像是完全没发生过似的。

    现场两人,各自相安的喝着酒,陆英的呼叫声依旧在继续着。

    过了一会儿,橙博士总算是将酒杯一放,“好了,这次的惩罚就到这儿吧,若有下一次,我可就不光光是让你头疼上一会儿了。”

    “是,是……谢谢橙博士。”陆英从地上站起来,声音带着些颤抖的回答道。之前的杀意已经消失无踪了,取而代之的是敬畏。至于那隐藏着什么情绪就不得而知了。

    “嗯哼,那边的人就要跑了哦,你这个寨主还是去看看吧,要是让那帮和你合作的人看到你还闲在旁边可就不好了哦——”橙博士眼中带着几分邪魅,冲着陆英抬了抬下巴,指着广场的那个方向示意了一下。

    “是,我马上就过去。”陆英微微瑟缩了一下,随后一转身,像是躲瘟疫似的,赶紧的朝着广场的方向跑去。

    “呵呵呵呵……还真是经不起吓呢……”橙博士笑的一脸戏谑邪魅,眼波流转,又继续看向了自己手中的酒杯,据说第一军火商的藏酒很多啊,不知道比起这个滋味如何呢?

    他猩红的舌头舔了舔唇瓣,带上了几分诡谲的笑意。

    身侧的黄博士搓了搓手臂,往旁边挪了挪,这个变态神经病,不知道又在想什么了,若不是红老大年长了几十岁,还真是制不住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