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2章 要搞事了

作品:《末世之枭爷实力宠妻

    “你……。你们手里的是什么东西,我也受伤了,能给我用用吗?”就在这边伤员恢复,已经朝着好的气氛发展了的时候,一道怯生生的声音传来。

    原本正高兴的拿着那小苹果上看看,下看看的林虎当即不悦的一个虎目瞪了过去,丝毫不顾及对方是个娇滴滴,长得还算挺漂亮的女人,粗狂的声音就闷沉带着凶意的道,“你是谁?”

    “我……我……”一向以美貌而无往不利的女子当即就是一噎,那张有些狼狈苍白的脸上带着几分气恼,脚一跺,“我是黑鹰的人,你们既然有疗伤的药就要交出来,我们可都是为了人类生存战斗的,你们不能这么自私的独吞了。”

    “黑鹰——”那边听到动静了的楼炎枭当即双眼就是一眯,转身也走了过来,他身上夹杂着强大的气势,一身挺拔霸气,犀利的就直射向那个女人,“是那个吕明然让你来的?”

    那女人脸上一慌,下意识的就直接反驳,“不是,这不关吕副队长的事,是我自己看不惯你们,明明有本事救其他人的,却袖手旁观,这绝不是君子所为。”

    她一双漂亮的眸子带着几分痴迷的纠缠在楼炎枭身上,但是语气却带着几分义愤填膺,像是为全人类着想的一朵白莲花。

    梵芊菡柳眉挑了挑,也走过来站在楼炎枭身旁,她潋滟的眸子在对面的女子身上扫了一圈儿,确实有几分勾人的资本。怪不得吕明然将她放出来呢。

    不过之前那王芳芳是朵白莲花,这个不知名的女子也是,看来黑鹰还真是盛产白莲花的繁殖基地啊。

    再对上她那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梵芊菡当即就是一声嗤笑,“呵呵——那我问问这位白莲花小姐,明明你们黑鹰有王芳芳那个治愈系异能者在,你们副队长怎么不让她出来无偿救治他人啊。而且你们黑鹰这么有正义感,之前怎么不把她交出来给基地内的所有人都无偿治疗啊?而且还收费那么高,标榜只给有头有脸的人治疗,啧啧……我看你这义愤填膺和大义凌然还是相当自私的。”

    “你——”女子看到梵芊菡的脸,顿时嫉妒的怒火中烧,“你凭什么这么说,芳芳姐是现在受伤了不能帮忙,而且她救人是要耗费异能的,而你们全都好手好脚的站在这里,只不过给我个果子罢了,又不用损害什么。”

    “对啊,这位姑娘说的对,你们不就是给个果子嘛,现在大家都是同一战线,驱赶变异植物受伤的,互帮互助无可厚非。”旁边的一些受伤的人也立马声援道。

    “交出来,把果子交出来,我们有人快要死了,你们不能见死不救——”

    “对,我们可都是一起抵抗变暴动的变异植物了的,我们是人类的功臣,你们不能把好东西藏着掖着不共享——”

    这一句,瞬间引发了周围人的暴动,浑水摸鱼的,真正悲伤气愤的全都有。这个末世里,谁不怕死啊,谁不想活着啊,而那果子的效果大家可都是有目共睹的,有了一个就相当于多了一条命,谁不会贪婪的想要一个啊。

    那个站在人群中的女子对着梵芊菡挑衅的一笑,哼,看你们还交不交出来——

    赵雨彦、林虎几个当即脸色凝重了起来,他们就知道会是这样,这些人见血了的蚂蝗,绝对是不吸干他们的血不撒手的。

    楼炎枭也是眉头一蹙,显然非常不悦这些人咄咄逼人的语气,除此之外就是不屑,就知道聚众叫嚣一下,却没人敢靠近一分,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嗤——胆小鬼!

    对此,梵芊菡反倒是最淡定的了。这样的场面她上辈子见过无数次了,打着为全人类的名号为自己谋私,煽动群众闹事借此想获得更大的利益,又或者要将他们逼入绝境,无论原因是哪个,都不再是为了大义了,只是为了成就他们的自私罢了。

    或许其中确实掺杂着几个需要救治的人,但是在这样的大环境下他们反倒是绝对不会出手了。不是他们真的冷血自私,任由着一些人无辜死去,而是因为现在的场面逼着他们放弃那些生命的。

    救了一个两个那些人只会觉得你好说话,再继续咄咄逼人,或者制造更多的伤者比你就范,看中的就是那么一份善良。所以袖手旁观最好,最不能的就是开先例了!

    冷眼看着那些被煽动的激动人群,其中又有几个没夹杂着私心呢。要是真顾及伤者的话,他们现在做的是守在他们身边,帮他们包扎伤口,而不是来他们这里咄咄逼人。

    梵芊菡眼中闪过冷芒,回想着上辈子也发生过的事,当即她脸上一凝。纤手往前一伸,先不耐烦了的楼炎枭一步——

    窸窣的水流声在指尖流淌着,刷的快速凝聚成了一条蔚蓝色的锁链,朝着人群中直袭而去——

    “啊——”一群人纷纷吓的后退了几步,惊恐地瞪大了眼睛,谁也没想到她会一言不合就直接动手。

    梵芊菡嗤笑的看了他们一眼,随后动动手指,虚晃了一圈的锁链瞬间笔直的朝着那个转身就要逃跑的女人追去。

    “啊——”她一声尖叫声响起,整个人被蓝色的水链套住了脖子,往后拉了回来。

    “放开我,你想干什么,放开我,救命啊,救命啊——”原本嚣张的女子瞬间变的惊慌失措,手脚挣扎着,她怎么也没想到会遭受这样的待遇,被箍着脖子的窒息感,让她尝到了死亡的阴影,她眼珠子瞪大,恐惧害怕的情绪在交织着。疯狂的朝着周围的人群求救,但是却没人理她。

    之前还跟她一起义愤填膺的一个个人对上她的视线时,纷纷的惊恐的挪开了视线,并且还直直的往后退去。

    “你们——”女子喉头哽了一口血。愤怒的瞪大了眼睛,怎么也没想到这群人居然如此胆小怕事,刚才不是还一起呐喊,一起不忿吗?

    下一秒,她就感觉到被后拽的力道减少了她被磨着的脚后跟真实的接触到了地面,紧接着脚尖也脚踏实地了。

    刚想松一口气,水色的锁链往后一拉,又是一阵窒息感传来,难受的她直接开始翻白眼儿了。

    但是好在又很快的将她松开了一点儿,她这才大口大口的呼吸着新鲜的空气。

    要搞事情了,女魔头又要搞事情了!

    闵律风双眼刷的一下子就亮了,招呼着元魁还有赵雨彦赶紧的跟上一起近距离观看。

    林鹤轩也是一双狐狸眼笑的带上了兴致,跟着三人的脚步也走到了楼炎枭旁边,也打算来个近距离观看。小嫂子的每一次搞事情都很有趣不是吗?

    梵芊菡瞥了这几个一眼,轻哼哼了一声,随后走到那女子身边,“呵呵呵……难受吗?”

    她带着低低的笑意萦绕在她的耳畔。

    “你——”女子的瞳孔瞬间一缩,伴随着极大的惊惧,“你到底想干什么?”

    “呵呵呵呵……想干什么,这话我倒是想要问问你了。”梵芊菡樱唇一勾,带起了一抹戏谑的弧度看着她。

    斜眼有瞟了一眼周围那些虽然战战兢兢,但是依旧没有退去的人群,啧啧……自古财帛动人心,不过现在这命比金子值钱多了,也无怪他们压下了恐惧依旧不散。

    “我,我什么都没干,我就说了几句实话而已,你快放了我,不然我们黑鹰副队长一定不会放过你的。”女子依旧死性不改,对着梵芊菡就是狠狠的一瞪眼。

    梵芊菡也不着急,随意摆弄着自己的手指,一点儿也不着急,漫不经心的就回了一声,“哦,怎么不归放过我了?是过来骂我呢还是过来杀我啊?”

    “你——”

    “我什么啊,事实证明你那位吕副队长一样都不会做,他可精明着呢。再看看你,刚才孤军奋战他也没让你带半个黑鹰的其他人过来,现在你被我抓住了也是求助无门,但凡他吕明然有点心你也不会落得这么一个下场,我看,待会儿即使我把你杀了,吕明然也不会出现吧。”梵芊菡抬眸,似笑非笑的看了她一眼。

    “你——不会的,副队长那么忙,一定是还没收到消息。”女子的眼中闪过一抹慌乱,但是依旧死咬着牙嘴硬着。

    “啧啧……刚才我们给人疗伤也不过几分钟的时间他就能探听到消息让你过来了,难道现在就开始忙的没时间了。如果真是这样,那我可得为你悲哀一下了,这样的男人的话能相信,母猪都能上树了。”梵芊菡带着嘲讽的语气依旧不缓不慢的说着,可偏偏的确实一句一句说进了那女子的心里。

    梵芊菡见着她的脸色开始泛白了,又继续接着道,“要我猜啊,按照吕明然的性子必定是派了其他人来监督你了顺便观察现场了。而你,就是他抛出来的一颗弃子。你瞧,要是你刚才煽动了人群顺利逃跑了也就罢了,可是按照我们第一军火商的能力吧,你怎么都逃不走,所以最大的可能是你这个煽动人心的罪魁祸首被我们第一军火商抓住,然后愤怒之下把你给杀了——”

    对着她做了个握拳的手势,吓的女子浑身一颤,梵芊菡那带着尾音的话语又低低的笑着接上,“周围的那些人就会彻底的厌恶我第一军火商,声讨声会越来越大,到时候我第一军火商的声誉下降,甚至会动手大动干戈,那么吕明然的计划就达到了。他到时候再赶来,装模作样的再救救人,积累点儿人气,然后你们黑鹰的声望还不得咻咻咻的往上涨啊。哦,不对,我说错了,不是你们黑鹰,而是他们黑鹰了,因为在那时候你已经是个死人了。谁都不会记住你这个导火索,大功臣的。”

    “你……你别胡说——”女子的眼睛气红的瞪大着眼睛,但是这反驳声已经带上了颤抖了,显然是底气有些不足了。

    梵芊菡似笑非笑的看了她一眼,“我胡说不胡说你自己心里最清楚了不是吗,你是个聪明人,应该能揣测的到吕明然那种不折手段的聪明人的想法吧。阿枭,你说我说的对不对啊——”

    梵芊菡抬眸,看着旁边岿然不动站在那里的男人一眼,潋滟的眼波勾勾,看上去漂亮诱惑极了。

    楼炎枭喉头滚动了一下,深邃的眸子微暗,媳妇儿还是这样搞事情的神色看起来最勾人了,这个磨人的小妖精啊。

    心里叹息回味着,但是面上却很是严肃的认真一点头,“对,吕明然心思深沉,牺牲一个女人并不算什么。”

    楼炎枭淡漠的眼神瞥了那女子一眼,那毫不带任何感情的吓得那女子浑身一颤,却是相信了这句话了,也相信了她的那个副队长确实是要将她当弃子的。

    当即她浑身一软,神色有些呆呆了,也再闹不出什么动静来了。只是半响的回过神之后,带着带哀求的看向梵芊菡。

    人群中的某个人见状,脸上就带上了几分着急,这个该死的女人,真没用!

    他见状有些不好,转身就打算回去汇报情况,但是他刚一转身,就听着耳边哗啦的一声锁链碰撞的响声,下一秒脖子上就传来了一道巨大的勒人窒息的感觉,然后整个人被向后拽去。

    但是这个男人却不是刚才那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他狠狠一咬牙,手上凝起一团火焰,心狠的直接往自己脖子上的锁链一抓——

    “哗啦——”水遇火,锁链破碎,他也快速的得到了自由。

    梵芊菡柳眉一挑,这男人还是有几分本事的啊,怪不得吕明然派他过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