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5章 糙汉子许强

作品:《末世之枭爷实力宠妻

    “请问——”就在几人闹哄哄的还在为那顶帽子左抢右闪,在地上扭成一团的时候,这房间的大门口突然小心翼翼的探进个脑袋来。

    刚才老铁出去了之后,门并没有关上。作为老二的许强在听到老大老铁已经成功被录取了之后,他自然是很高兴的,完全没有退缩的心思,即使看到了那块牌子,也想都不想,爽快的就继续走。只不过刚到这门口就听到了里边吵闹的声音,什么帽子帽子啊之类的,听的他有些莫名其妙。

    但是他是来参加考核的,毕竟不能让里边的人等太久吧,于是,只是在门口听了一小会儿之后,一贯没多少心思的他决定伸出个脑袋先进来看看。

    结果就成现在这样了。

    那地上扭成一团的人是什么鬼?

    那些人看过来了,看过来了,正瞪着他呢。

    许强脖子缩了缩,该不会是因为他看到了什么不该看的吧。但他一双铜陵大的眼睛依旧瞪的溜圆,探进来的脑袋看傻了眼儿,都不会动了。

    原本被赵雨彦偷袭了一下的闵律风被人抢去了帽子,他气愤不过直接一把将人扑倒在地,扑上去和人扭成一团,周围还有几个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正拽着他两儿的腿和手,玩的不亦乐乎呢。等闵律风好不容易翻身农奴把歌唱的成功将人压在了下面,自己骑着赵雨彦,正得瑟着呢,就听到了那道粗犷外带着点儿小心翼翼的声音。

    几个正在玩闹的人将头往声源处一扭,登时晴天霹雳——

    几个人和门口的那双大眼睛大眼瞪小眼儿了一会儿,最后还是在旁边站着的林鹤轩反应了过来。

    “咳咳……”林鹤轩将原本拽着闵律风衣服的手收回来,然后动作优雅的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看上去依旧一副君子摸样,此刻他正带着一贯的温润笑意向着门口看去,“是第二位考核的人吗?”

    “啊,是……。我叫许强,是来参加考核的。”汉子脸上羞囧了一下,随后意识到自己正扒着人家房门口呢,他赶紧手忙脚乱的站好,将自己的身子也露了出来。

    “嗯,那就进来吧,这里边有点乱,你别介意啊。”林鹤轩对着他笑了笑,随后对着地上那两还相互交叠着和周围还愣着的几人瞪了一眼。

    几人立马反应了过来,轻咳了一声,也跟着和和气气的笑着道,“是啊是啊,别介意啊,中场休息嘛,我们这几个兄弟们就闹着玩了一下,哈哈哈……”

    说着踹了地上那两还傻乎乎的人一脚,痛的闵律风嗷呜的一声弹站了起来,没有了压制的赵雨彦自然也利索的站了起来,他那张帅气的脸上也难得带上了几分羞囧。自己兄弟间玩闹被个外人看到了,要是传出去了影响他的形象了可咋整,尤其是他还是被压在地上的那个,顿时他整个人都不好了。

    虽不至于杀人灭口,但是他打定主意要是这人被选进了他们第一军火商一定得给他点封口费,要是没选上,那可就好办了,若是以后有他的流言传出去,那到时候就见一次打一次,哼,他赵雨彦就是这么记仇,就是这么爱打击报复。

    “啊——我没看见,什么都没看见。”那边反应过来了的许强,当即带着点慌张的摇头表示自己什么都没看见。

    他心中有些惴惴不安了,还没开始考核呢就撞破了大佬的“玩闹”了,这可不是什么好事啊,万一因为这个不让他进入第一军火商了咋办,大哥已经被选进去了,三弟那边应该也没什么问题,要是他因为这被淘汰了可咋整,在外边一个人当个小可怜可是非常可怜的啊!

    这么一想,许强整个人都不好了。不过好在,有一道声音及时解救了他这都快沉到水底了的心。

    “好了,都还站在那里干什么,回来坐下。自己爱玩爱闹还怕别人看笑话啊。”那边早就预料到这场面了的楼炎枭带着点嫌弃的语气发话了。

    许强透过那中央站着的几个人看过去,就见那俊美如天神的男人,他手里正剥着一颗葡萄,但动作看上去依旧那么霸气高贵,那一双深邃带着幽光的黑眸更是让人不敢直视,许强只看了一眼,就赶紧的收回了目光。

    哎呀妈呀,皇甫族长说的果然没错,人群之中第一眼认出来的肯定是这第一军火商的大当家,这气势,这长相,的确让人能第一眼就认出他来。

    “哦,老大,我们知道错了。”闵律风、赵雨彦几个怕怂的赶紧低头。林鹤轩、龚子白几个虽不至于向他们这样委屈兮兮的,但也稍微收敛了一下身上那慵懒看好戏的摸样,看起来严肃了一点儿。

    楼炎枭那双蕴藏锋锐深邃的眸子淡瞥了他们一眼,“还不回去坐下。”

    “哦,是,老大。”一个一个嘿嘿的应了一声,随后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坐下。

    走在最后,也就是成功还拿着帽子的赵雨彦原本跟着几人的脚步一顿,转身就将帽子放在了一旁还有些尴尬的许强手里,“这个你好好拿着吧。”

    “哦哦——”许强一脸受宠若惊的拿着手里的帽子,然后郑重点头,“我肯定会拿好的。”

    瞧着他这么大的一块头却那么紧张兮兮的样子,看的赵雨彦就是一阵哈哈大笑,倒是把之前心里盘算的那什么打击报复给忘了,“哈哈哈……你不用拿着,直接戴在头上就行了,我们的考核就开始了。”

    “哦哦。”许强不疑有他,虽然这顶看上去很潮流很好看的帽子和他很不配,但是既然是大佬说的,他一定听。

    揉了几把自己那头发,这才小心翼翼的将那帽子戴上。

    “好了,坐吧。”楼炎枭将剥好的葡萄放到旁边的碗里,这才擦了擦手,看向许强。

    声音磁性冷淡却不强势,但是那双深邃的眸子依旧让许强小心肝颤了颤。

    “哎,哎,俺坐,俺坐……。”许强心里一个紧张,连家乡话的口音都飙出来了。

    楼炎枭黑色的眸子微抬,“你是北方人?”

    许强张了张口,但却还不待他回答,头顶上的声音却把他还快了一步,“滴滴——俺是北方人,地地道道的农民,祖孙三代都生活在这一片地方。”

    这一次本就双目灼灼的盯着帽子的赵雨彦几个可是看的清清楚楚了,那双眼睛和那一口牙齿就是从那黑色的缝里出来的,可是他们刚才摸了个遍却完全没有发现里边还有个夹层什么的,想来它就是凭空变出来的。心里叹了一声,小嫂子拿出来的东西果然神奇啊!

    至于为什么不说是刚才将它拿出来的楼炎枭呢?这几个都是内部最受信任的人,自然是知道这东西真正的出处的,就连龚子白他们虽然没明白告诉,按照他们的聪明自然也猜得出来。

    不过除了他们之外,第一军火商的其他人却都是认为这是梵芊菡和楼炎枭一起拿出来的,也算是转移一点风险危机,顺便增强点儿楼炎枭的威望了。

    对此,梵芊菡也没反对,她家男人嘛,自然是一体的了,谁拿出来都一样。

    赵雨彦他们几个可是看的乐呵了,但是那许强却被吓的动弹不了了。

    一张黑色的汉子脸差点儿被吓的惨白,瞪大的一双铜陵眼,都要哭了,“这……这是什么,为什么会知道我心里想说的话?”

    赵雨彦嘴巴一咧,幸灾乐祸的笑了,“嘿嘿,你就当这顶是魔法帽子,他能探知人心里最真实的话,我们就是用这个来测量一个人的品德的,放心,不是什么帽子精,不会吃人的。”

    “哦,哦——”许强被这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的解释给说服了,有些晕乎乎的倒是比老铁更快的接受了这现实。不会吃人就好,那他就不用怕了,糙汉子的想法就是这么简单,就像是当初他觉醒了异能烧了大半个房子之后,当得知了这是异能而不是他成了个怪物,他也就眼睛眨了一下然后就很快的接受现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