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7章 小鸽子来助阵

作品:《末世之枭爷实力宠妻

    “是啊,还有你没给我们个样本,我们很难相信你的这个消息是真的啊!”梵芊菡站在楼炎枭身边,双眼亮晶晶的看着那王朴。

    被直接插话了一句的楼炎枭倒是没什么生气的,还带着诡异骄傲的眼神看了一眼梵芊菡,不愧是他媳妇儿,考虑事情就是周到。随后他也跟着也朝那王朴看去,深邃的眸子转回了冷酷之色,“对,先拿出点证据来,不然我们很难相信你说的话是否属实,若是不属实的话——”

    说着,楼炎枭手中一团灰蒙蒙的能量球就在那里把玩着了,一双深邃的眸子更是带着肃杀嗜血。这话语中的威胁很明显,在几天前的比赛场上,对方是怎样将他们李凯队长炸死的尸骨无存的,王朴看的一清二楚。

    他吞了口口水,一双眼睛黏在那团灰色的能量球中都不会动了,生怕在下一秒就朝着他砸过来,那等待他的下场不言而喻。

    王朴生生的打了个哆嗦,在这个时候,他哪儿还敢说一个“不”字。颤抖的咬了咬牙,双手有些颤巍巍,带着点肉疼的表情在兜里掏出一个看上去灰褐色的果子来,“这个就是,受伤了之后只要吃一个就能立马止血,然后过几天就会慢慢痊愈,恢复的速度比治愈系异能差点,但是对没有治愈系异能者的人来说,一般人只要吃了这个之后,小伤口一天之内就能恢复,去疤无痕,大的伤口三五天之内也能恢复痊愈。”

    “哦——”梵芊菡点点头,经过仔细的这么一解释,她倒是对这个果子期待小了一点,还是跟小苹果没得比啊,要是吃了小苹果的话,三五分钟就能治疗好了,并且还给你来个脱胎换骨,美容美白呢。

    不过,想到之前答应过的小店,倒是可以引进这种果子售卖,估计售卖效果会很不错。

    楼炎枭看着她的表情,专业关注媳妇儿一百年的他自然也明白了她的意思,倒是不怀疑这个叫王朴的说谎,想必他也没这个胆子在他面前说话。于是深邃的眸子微深,“说吧,这是在哪儿找到的?”

    王朴见着他们信了,松了一小口气,但是依旧战战兢兢,连身上的防护罩都没有接解除,又怎么可能就这么爽快的说出来呢。

    他那张长得欺骗世人的老实脸上抖了抖,但仍是咬紧牙关,一双带着点血丝的眼睛就这么和楼炎枭对视着,意思很明显,就是你不松口绕过我,那我也不会说的意思。

    “啧——”楼炎枭俊美的剑眉微蹙,显然很不喜欢对方这样跟自己谈条件的样子。

    梵芊菡也抬手揉了揉揉额角,这个吧,人的求生意志很让人赞赏,他的勇气也值得鼓励,但是在对面站着的是她,还有她男人,那么眼前这男人的姿态就让人有点不爽了。

    正在她想着怎么动用十八般刑罚逼供的时候,突然在她后头传来了一道清脆的响声,“果子,表姐,我们这几天摘了很多果子。”

    梵芊菡闻声看过去,就见着小鸽子正蹦蹦跳跳的拉着丧尸哥哥,后面还勤勤恳恳的跟着五只丧尸小弟,还有两只巨型兽,外加一连串吱吱吱的小猴子和一只优雅高贵的女王喵。此刻正一脸乐颠颠的朝着他们跑过来。

    梵芊菡挑了挑眉,“你们怎么回来了?”这几天可是天天在外面野的都不着家了,现在居然找到这儿来了。

    “嘿嘿,这不是知道表姐来打坏蛋了嘛,我们自然也要来助阵的。”小鸽子笑的一脸天真无邪的就跑过来,这些天有点长高了,以前只能抱大腿来着,现在都能抱腰了,不过在他张开小手抱过来的时候,楼炎枭蹙眉往前那么一挡,结果换了人,小鸽子吧唧一声就又顺利的抱上了大腿了。

    “咦——”有些乐颠颠的小屁孩,后知后觉得感觉这手感有些不对啊,带着点小诧异的他小脑袋一抬,就对上了自家表姐夫那有些黑沉的俊脸了。

    小鸽子:“……表姐夫,怎么是你啊!”他瘪了瘪嘴,小表情有点小委屈。

    楼炎枭额上青筋跳了跳,哼,这小鬼还嫌弃上了,他还嫌弃他呢!

    眉头一蹙的就瞪了这小屁孩儿一眼,然后用着训导的语气道,“别像小孩子一样就要抱抱的,你现在已经长大了,要知道男女授受不亲。”

    以教育为包装,也掩盖不了吃醋之实。

    周围好些了解楼炎枭的人都偷偷捂嘴,连小表弟的醋都吃的老大真是太“可爱”了。

    就连梵芊菡也唇边带上了点笑意,看着那一大一小的互动,顺便仔细的看了一眼小鸽子,这小豆丁比一般孩子都生长的慢,原来是十一岁的,但是在梵芊菡遇到他的时候,那个头却像是个七八岁的孩子,倒是这几天一直在外边野,她看到他那小身板也是一天一个样儿的,像是打了激素似的,蹭蹭蹭的就往上长。

    现在总算是有点儿十一岁小孩的样儿了,当然还是比一般平常的十一岁孩子还是差一点儿,但是按照这股劲头,梵芊菡有理由相信,小鸽子一定会迎头赶上的,长大后也一定能有一米八。

    相比较几个人其乐融融的喜悦,那边还支撑着防护罩的王朴此刻就有点难熬了,现在在这小别墅的正厅里,就算是想逃也逃不掉。而且当看到那两只巨大的变异动物的时候,他更是双眼一黑,这个第一军火商到底还藏着什么,居然还能驯服变异动物了,要是当初早知道,他说什么也不会支持李凯去对付第一军火商了。实在特么的对方太强悍了。

    “嘿嘿——”对于楼炎枭这男女授受不亲的大道理,小鸽子采取了一惯装傻嬉笑的耍赖皮模式,然后转移话题,“表姐你们说的什么果子,小鸽子最近和表哥采了很多果子哦。”

    说着退离楼炎枭的俯视范围,高高兴兴的拉过丧尸哥哥的手,“表哥,表哥,快把我们采摘到的果子拿出来给表姐看看啊,可以吃的留下,不可以吃的扔掉。”

    “吼吼——”丧尸哥哥露出了两颗獠牙,吼了两声,然后乖巧的就举起手,一样一样往外变果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