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4章 请叫我**

作品:《末世之枭爷实力宠妻

    楼炎枭抱着梵芊菡在车顶上吹着凉风,如瀑的长发飞扬,缱绻着淡淡的暧昧,在这夜晚也别有一番情调。

    而梵芊菡则一边探查着钟召云那边的情况,一边也听听车内的人说话,除了头发凌乱了点之外,一路上过的还算不错。

    “差不多他们要停下了,我们先下去。”,没过多久,梵芊菡拿手捅了捅身后的人。

    “嗯。”感受着鼻尖萦绕着的女儿香,楼炎枭还真有点舍不得,但是还是不得不搂着媳妇儿的腰,快速的往下一跃就躲到了一侧的地方。

    两人看了一下周围的情况,他们选择埋伏的地方跟之前埋伏他们回南方基地遇到的那个小村子不过百米的距离。

    一时间两人都有点感慨了,还真是风水轮流转,之前是钟召云派来的人埋伏他们,而现在,位置完全调了个个儿了。

    ——

    夜色渐黑,月牙儿也被乌云妈妈叫回了怀抱里,只是透着点点的银色华光,正好让他们看的清而已。

    果然,那两辆车正如梵芊菡所说,没一会儿的就停下来了。随后车门打开,一个个的从大货车上接二连三的下来。梵芊菡一看,好家伙,也起码有百八十人了吧,看来拿林堂主这一次确实是下了血本了,也确实是被钟召云给气的不轻。

    在一群人下来之后,其中的空间异能者将两辆货车收了,然后就传来了老伍的大嗓门儿,掷地有声,井然有序的安排着人埋伏好。

    “伍爷,我们收到消息,钟少……。啊不,是钟召云他们的车队已经到了前面的村庄了,请伍爷指示。”不知过了多久,天边都透出了一点亮光,前方侦查人员这才传来消息报告着。

    “哦。”老伍严肃的点点头,随后又和周围埋伏的人吩咐了一声,埋伏正式开始。

    晨曦微亮,被污染了的空气闻上去还算清新,但是躲在石头或者墙后的人一个个却全都屏息凝神了起来,一双双眼睛警戒的看向那车来的方向。

    就连挑了个稍微远一点的隐蔽处的梵芊菡两人面上也多了几分紧绷。

    “咔嚓咔嚓……”

    没一会儿的,果然,就在他们看的见的那个方向,视线中出现了几辆开的慢慢悠悠的货车。

    顿时,众人更加戒备了。一个个的肾上激素上升,整个人都处于了激动、跃跃欲试状态,十、九、八……。

    可就在一群人心中默默的数着攻击倒计时的时候,却突然见他们埋伏的一群人中窜出来好几道身影,激烈的跳动呐喊着,“钟少,钟少,有埋伏,快走——”

    几人的嗓门尤其的大,甚至传遍了周围的整片群山。

    “吱——”急速刹车的声音响起。

    瞬间,老伍等一群埋伏的人身体微僵,随后就是一阵愤怒,“该死的,快,快攻击,别让他们跑了。”

    “是,伍爷——”

    原本还埋伏着的这下子什么也不管不顾了,首先对上的就是那几个从他们中间的叛徒,“该死的,他们背叛林堂主,快,快杀了他们——”

    “快,保护钟少逃跑,我们跟他们拼了——”

    “靠,兄弟们,宰了这几个叛徒。”

    “打破他们的轮胎,别让他们开车跑了。”

    “啊,救命啊……”

    混乱只在一秒之间,刚才窜出去报信的几人已经快速的被其他人包围,负隅顽抗了几下,但是就这么几个人,就像是淹没在了米锅里的几颗还没剥皮的稻谷,到底敌不上老伍的一群人多,很快的就被解决掉了。

    鲜血淋漓,下场凄惨,让人不敢直视。

    但是那一群人依旧踩着他们的尸体朝着那几辆货车奔去。

    而提前得到了消息的钟召云一行却依旧没有多少逃跑的时间,带着他们这样的中型货车刹车、转弯都是一件极其费时间的事。

    原本在车厢内的钟召云从刚才听到声音的时候,就有种不祥的预感,额上的青筋一跳一跳的。

    一眼就看到了冲在最前面的老伍,和他身后众多的穿着黑衣制服的人。顿时他的脸色一沉,“该死的,到底是怎么回事?老伍怎么会在这里?”

    荀殷也同样的从车窗上看到了那气势汹汹过来的一群人,那张桀骜的脸上也一下子就阴沉了下来,“他的伤好了,明明当初伤的那么重的……”

    他可是记得好好的,老伍当初逃跑的时候,他追着打的时间更多,其中怕在他身上砍下的那一刀怕是就能要了他的命了,即使是治愈系异能者也不能完全救治回来。所以之前在南方基地的时候他虽然带着人搜捕着,但是却没有用心,因为他以为老伍是必死无疑了,可是现在——

    “哼,你还敢说,当初不是你信誓旦旦的保证他一定死了嘛。”钟召云一贯温润阳光的脸上此刻阴云密布,黑的都能滴出水来了。

    “我——”荀殷面上带着着急,一双充满锋锐力气的眼睛带着急迫,却什么都说不出来。

    没时间想那么多,钟召云完全无视身边那满是着急的荀殷,直接低阴沉的道,“走,放弃这几辆货车,让空间异能者把小车放出来,把那些粮食收进去。”

    “是,钟少——”

    一声吩咐之后,车厢内的几人快速的应声着,就连荀殷也放下了刚才的着急解释,动作迅速着。

    但是,再怎么迅速,老伍已经带人冲到了近前。

    “砰砰砰——”车上传来几道轰炸声,不知道什么异能造成的,传来了剧烈的轰响。

    但是因为他们不知道钟召云在哪辆车上,他们一辆车一辆车的搜寻过去,到底还是浪费了点时间。

    而此刻,因为前面几辆车争取了时间,最有一辆车上的钟召云几人已经迅速的分别乘上了两辆车,快速的朝后开去,驶离他们的方向。

    “啊,伍爷,他们跑了。”

    “还废什么话啊,给老子追——”

    “对对对,快追——”原本还以为要抓到人了激动心情快速回跌。

    激激荡荡,激动失落,快速的转换着——

    生死时速之间,两辆车在坑坑洼洼的地面上却开得颠簸又快。

    一群人迈开步子,一刻不敢耽搁的就拼命的往前追,要是这一次没成功,回去可没什么好果子吃。凭着这么一股气,他们脚步都不带停的,速度虽比不上车辆,但是比一般人也快了不少,几个速度异能者更是已经带着几个同伴领先冲了上去。

    一时间,各色的异能纷纷亮起,有追着的人对着那两辆车轰去的,也有车上的人朝着他们轰过来的,五光十色,闪瞎人眼——

    “噗噗——”却听得两道声音在战斗之中格外的突兀,就见开在后面的那辆车轮胎瘪了。

    “啊,啊——”急据调高音的声音从车内传来,整辆车开的歪歪斜斜,呈s形颠三倒四了起来。

    原本追着的黑色制服们瞬间双眼一亮,“干的漂亮啊,谁那么有水准啊,格老子的,我特么怎么刚才没想到打破车轮的。”

    “那是你笨,还愣着干什么,趁他病要他命啊。”身后一群狼纷纷嗷嗷的冲了上去,这一被追上,一准的将人拆吧拆吧的,连根骨头都不剩。

    有水准的梵芊菡飘过~

    是的,那个戳破了车轮的人就是她,刚才在混乱之中很好得手,两撮小雷电就好——

    做好事不留名,请叫我**。

    樱唇一扬,随后她就拉上楼炎枭朝着前面那辆坐着钟召云,并且已经开远了的车子追去。

    其实他们刚才看到从埋伏圈了冲出来的几个人时也是有些惊讶的,没想到钟召云笼络人的手段竟然那么强,才不过到他们那边一个月都还没到,居然有人敢在那个时候冲出来让钟召云逃跑,自己却顶着必死无疑的危险,而且居然还表现的那么英勇无畏,该赞叹他们一句英雄吗?

    可惜,他们为的是钟召云那个叛徒。

    “他们开进山里了。”楼炎枭抱着人快速的闪动着,猎风习习,墨发飞扬,在已经升起来了的阳光下格外的突兀。

    “快,快看,那是什么——”原本以为逃离了包围圈,已经安枕无忧了的荀殷几人瞬间一惊,只见他们车后面的不远处,像是一个人影的东西,一闪,一闪的,一会儿消失,一会儿又出现,快的让人看不清到底是什么人。

    让人警惕的是,随着他的出现,离他们的车也越来越近了。

    “该死,攻击——”荀殷的脸色十分的难看,这一场埋伏的灾难来的太快,让他来不及反应到底是发生来了什么。却被一项项危险占据着神筋,让他时刻提心吊胆着,一刻也不能停歇。

    无疑,这样的生死危险之中,即是害怕的,又是激动的,隐隐颤栗的手,拿着枪就直接往那人影上射击——

    紧随着,车内的其他人也反应了过来,一个个的或是用枪,或是用异能,就直接的朝着那个是不是闪现的人攻击而去。

    此刻的钟召云脸色也十分的难看,他不比荀殷那个蠢货,从刚才的埋伏到现在的逃亡,而且还是那个老伍带着军火商的人发起的,那么必然和林堂主脱离不了干系。

    而他离开的短短几天,这南方基地究竟发生了什么。老伍一个戴罪之身居然光明正大的出现?林堂主那个老东西又为何换了一种态度,想要直接杀了他?

    是威胁恐吓,还是真的动了杀意?

    一切的谜题,现在在他脑子里交织成了一团,却没有找到解开这疑团的线头。

    “钟少,钟少,他……他追上来了……”车内,突然想起了几道颤抖的声音。

    钟召云双眼就是一眯,“怎么回事?”

    随和也顺着他们的方向往外面看去,只见那个时而闪现的人影却在枪林弹雨,异能交杂之前却未有半分损失。

    甚至他前面还架起了一团碧蓝色的东西,波光流动的像是水做成的,却偏偏的抵挡了那么多的攻击之后只是形状变了一下,随后还是安然无恙的竖在那人的身前。

    “该死——”钟召云狠狠的敲了一下车门,原本以为这一次逃过一劫了的,可是现在——

    那个诡异的身影到底是敌是友?

    而在下一秒,一道剧烈的雷电轰在他们车顶的上方,炸开了上面的铁皮,他们这才反应了过来。这特么的哪儿会是朋友啊,这特么的就是敌人啊,而且还是一个神秘莫测,十分不好对付的敌人啊。

    就凭那人诡异的速度,和超强的防御,就能知道,他们这一次遇上的这一个人不比刚才安全到哪里去。

    钟召云赤红着双眼,刚才铁皮的炸裂溅到了脸颊,殷红的血泂浻的流出,瞬间,血腥味席卷了整个车厢内。

    “钟少,我们往哪儿走?”驾驶座上的人开口焦急的问道。

    他们刚才逃跑之时已经开上了小山坡,之前外面是秃的,可是前面一边是郁郁葱葱的绿色树林,一边是有半个人高的灌木丛。

    要是在末世前,这个选择很好选,可是现在是末世,他们面临的可能是高阶的变异植物,谁也不知道,哪个方向的变异植物更多,或者好出现了高级三阶以上的。

    钟召云视线在两边徘徊,他知道,任何一边都不会是一个好的选择。

    但是,身后的那个人追的急,显然一副不要你命就是不罢休的样子,所以,拼着那百分之几的生存几率,前面的路不进也得进。

    于是,他狠狠的咬了咬牙,“往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