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真假假

作品:《七星绿衣(np)

    云景不顾她胡乱踹来的脚。

    “难道说杀你?”先是用晨勃的肉棒狠命地磨了磨她遮挡阴部的衣裳,隔着薄薄布料去顶她逐渐胀起的阴核。用嘶哑的声音说道,“我有千万条的打算,唯独杀你不在其中。”说着捻起罗裙,助肉棒更深地插入腿缝间。

    裙底粗细不一的刺绣针脚抗拒似地刮在根部,如同排整洁的牙齿细细地嗫咬反抗,刺激地云景发出一阵爽快的吟声。

    “师姐怎连件身上穿的衣裳都能勾人……”

    方才换上罗裙时特地清理过的阴户如今又不堪其扰吐出银丝,温素用指甲勾着系成死结的裤带,双手勒地生疼,痛感和快感却双生共存,手上受苦,腿下享福,包裹花穴的裆部布料不大会儿便被磨出一包透亮浓浆,印湿裆口,印出细长一条缝,轮廓鲜明,几乎能够看到两片阴唇呼吸的韵律。

    如同瞅见猎物的矫健金钱豹,云景感手中汁水浓密,猛地扑过来,不知何故狂性大发,昨夜的温柔像全是他装模作样演出来的。

    在温素色厉内荏威胁他给自己解绑时,云景坏笑着掀起她外穿的开叉绿裙,“都湿了,可惜你不能亲自来看看。”

    接着顺畅又麻利地直捣黄龙,叁下五除二,拽下她刚刚穿好的亵裤,几乎要撕裂裤腰处的松紧缎带。

    被扯地胯骨吃痛,她连连惊呼说等等,剑柄也咣当一声掉在地下,震出寒光闪闪的剑刃,映照着云景发狂的脸,有力的手,撕开了他纯良的面具,看地温素心尖一悸。

    “等什么?等我给你念几句诗助助兴?”

    云景刀枪不入,充耳不闻她的厉声抗拒或是低声求饶,要把她半折似地举起她两只长腿就往她胸前压,亵裤被褪到腿跟,露出半截雪白大腿,小腿脚踝还穿戴整齐,只有红润的阴阜暴露,红樱绿衫仿若置身花丛,有汩汩溪流如泉涌,顺着她分泌出的淫水。

    “心如江汉交流水,梦在罗浮合体山。”

    肉棒从跟到尖拍打在她两片阴唇间,啪啪似羞辱似地研磨。

    “承露绮兰双箭起,凌波罗袜一弓弯。”

    待汁水浓厚,生生挤进她花核下方,拿龟头没命地顶,顶起挺翘花核,越发彰显粉嫩娟红。

    “我还是更喜欢那首——试数从前,素素相从得几年。   子兮子兮,再拣一枝何处起——有你的名字。”

    肉棒时抽打时狠蹭,在她淫水溢出的阴道口打滑,混合着温素因恐惧他随时破身而带来的湿润,通通被磨成了白花花的泡沫,粘性十足,几乎要将他肉棒和阴户融为一体,又酥又麻。

    “你怎不说怜君素素,念我真真?那里也有我的名字。”温素挑眉瞪眼,下身快感阵阵袭来,只能嘴上逞英雄,诚心跟他作对。

    未成想云景听过眼睛都晶莹地亮起来,“这句就更好啦,我还怕这句太露骨,你会嫌弃。”

    “什么意思?”

    “大概是诗里的我对诗里的你情真意切,这句还是太轻薄了,不好说。”他说着说着倒脸红,分不出是因精水源源不断还是因口中念词,总之脸蛋红扑扑倒,又说些情真意切的混话,加之他铁棍还埋在自个儿肉穴缝里,闹地温素云里雾里,不自觉也有点怕羞。

    她问道,“你把我绑起来就是为了干这个?”

    “好容易有机会在这儿见你,我怕你一溜烟就走了,”

    “我是妖怪不成?走还要一溜烟地走。”

    “是妖怪我倒不怕了。”

    “……”

    罢了罢了,折腾了一夜也不差这一时半晌,且由他去。

    “两炷香,你做完就快换了衣裳回屋。”

    “不许亲,不许进?”

    云景咧嘴一笑,灿若朝阳,真真是个俊俏的玉面郎。

    说罢按住自己茎体便往她两瓣阴唇中央又是一通狠挤,被她配合的双唇挤地生疼,不合衬她肉穴形状的蘑菇头抖地厉害,吻在她阴核和上方薄薄覆盖一层的柔软毛流上,像是被针扎在天灵盖似地,不时不晌,刺激地他双腿不禁绷紧。

    疼,从肉棒尖端的酸痛传导到全身,热,热地他汗水淋漓,即使身体全裸也不见清凉半分。

    待花核调皮地跳动起亲亲他马眼时。温素忽然张开樱唇叫了声痛,因他俯下身来咬在自己锁骨上,咬住凸起的骨头,隔着一层皮肤印下带津液的牙印。

    温素抬头才发现云景正双眼猩红地望着她羊脂玉似也的丝滑雪肌,深目中的几分真情也都浸泡在令温素下身一紧的征服欲情中,显然淫意勾起。

    反倒是那根铁棒子懂得害臊,不敢抬头,深埋在温素穴口中央戳戳点点。

    挺动的紧实臀部激烈地做着外部的活塞运动,因速度力度一绝,而显地花白一片看不清,直操到她阴唇大幅度颤动,内阴外阴因花液奔腾而通体光亮润滑,他自个儿也承受不住这般刺激,登时低吼一声在温素颈边亲去。

    混小子好个淫招,不时用鼻尖嗅着她身上天生的乳香,嗅着她缩回牙边的唇角,嗅她脸颊滑嫩的肌理。还用那天生来同她做冤家的唇沿着锁骨向上移去,舔温素已经汗流浃背的身子,将她舔弄地如翻滚的红花麦浪,微风拂过时被勾起涟漪寸寸。

    温素被亲地哼哼唧唧,连带着花穴都滚烫逼人,热如暖烘烘的厨房油膏,又腻又臊。

    绑住收腰的腰带绳则被云景抓在手里又扭又拧,拉地有几分痛意,见她咬牙他便知趣又松,见她平常神色便又扯紧,一张一驰折磨地她柳腰水蛇似扭过来翻过去。那双饱思淫欲的指头昨晚上掏了她一宿的穴,又撑又扯,本就是滔天的罪人,今儿更得寸进尺,横是和她如玉指尖亲来吻去,黏着地好似采蜜的蜜蜂和被采的花蕊,搁她指肚手掌纹前盘旋,偏偏几次按在扣上都不为她解绑。

    倒说云景使坏温素管不住也罢,怎成想自个儿长出的羊脂甬道也做了叛徒,肉丘款款深情,穴内浓情蜜意,积攒下一包透亮粘稠的淫液,在他粗大肉棒极快地摩擦下正蓄势待发。

    终是在云景同她十指相扣挺动来的一刹那,霎时迸发四溅,大部分抹在他已经磨地亮晶晶的肉棒上,小部分无处遁形,全当了逃兵往菊穴内滑。

    烫地她腰部小小悬空双腿着地,分不清是手中被捆绑的痛,还是体内蚂蚁走的痒,只觉着浑身上下没一块不绷的肉,酸甜苦辣在脚趾间走过马灯,足弓折起抓床,几乎要陷进床单里。

    云景低声说句什么没让她听清。

    好似话中带什么真的呀,假的呀……

    听地温素神魂俱疲,悬起地腰也重重沉在床榻上。实在搞不懂他的真真假假,虚虚实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