绵长春节

作品:《霓虹散落

    春节对于留学生来说是一次迁徙,往日嘈雑热闹的校区忽然安静下来,变成了偶尔才会有叁叁两两的学生四处走动,学校周围的饭店和商店都大受打击,有的干脆关门了,饭店把休业通知挂在门上的那一刻起,意味着春假真的开始了。

    不过高田马场依旧人流不断,只是少了背着书包在每节课限赶课的学生,毕竟日本人不放春节,上班族依旧要辛勤劳作,穿着统一西装、拿着公文包的社畜群体几乎占领了车站。整个东京都在运转,所有人都是社会这个巨大组织上的一颗螺丝钉,被安装在两点一线的流水线上,重复且枯燥地转动。

    上海并没有好到哪里去,唯一不同的就是上海多了一丝年味。但这丝年味和周周印象里的年味不同。她印象里的年是热闹的和喜庆的,是神明忽然在冬天很冷的空气里点了一把火,所有人就都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跳跃起来庆祝。那个时候过年的喜悦是真正的喜悦,是和农民丰收了一样的喜悦,是要遵守每一项习俗的仪式感和庄重感,是春节联欢晚会真的很好看,好看到经典台词都会成为流行的好看。

    现在的上海的年味是被资本主义气息浸泡过的年味,是所有人强打精神,借机给自己纵欢的契机。是在墙上挂着的“福”字上用支付宝扫来扫去,最后集起五个“福”参与抽奖赢得五块钱的活动。是那些曾经很重要的仪式、例如买年货、穿红衣服、看春晚,都变得不重要了的一种疏忽。

    于是快乐好像都打折了。

    “北京的春节会不会更有年味一点?”周周在微信上问徐煜城。

    “那肯定不如以前了。”徐煜城回答。

    天底下都是一样的。

    唯一不变的是和亲戚的团圆饭,每个人都要举起杯子说一段拜年的话。

    “我就不用了吧,我还是个小孩。”周周在心里是这么想的。

    但熬不过周妈妈把目光转向她,“来给外公外婆拜年。”

    周周又把目光转向yuri,yuri给了她一个爱莫能助的眼神。即使是yuri,在舅舅舅妈面前也只是小孩,要被管来管去。

    初一到初叁是春节的延续,最大的象征就是一桌子吃剩的年夜饭,和串不完门的亲戚。初五是春节的一次超越,周周之所以这么想是因为初五是“迎财神”的日子,虽然小区不让燃放烟花炮竹,但周周睡觉的时候还是听到了炮竹声。比春节当天还要响亮,可见在上海人眼里春节可能不重要,但财神还是十分重要的。

    K大春假有组织日本学生来上海游学的项目,中国留学生可以报名接待日本学生,为他们提供住处和导游。这个项目是有学分的,yuri报名了。

    “你明天是不是要带那个春香去东方明珠,带上你表妹一起吧。”饭桌上舅舅的提议。

    周周本来想拒绝,但是周妈妈也跟着一唱一和,推脱不得,周周只好答应。

    春节的上海人是比平时少的,可能大城市都有这个特点,春节是外出打工的人回家过年的时节,连街上的人都少,不过东方明珠不愧是上海着名景点,门口还是排了队。周周在东方明珠检票点和yuri她们碰面。

    女生穿着布制长裙,毛衣外面套了件棉外套。脸上打着很亮的卧蚕和很红的腮红。无论是穿着还是打扮都很日本。

    yuri提前就和周周介绍过日本女生了,她叫山下春香,是K大文学部的,就是周周想考的那个学部。显然yuri也提前和山下春香打过招呼,所以山下春香见到她就很亲昵地叫她“周酱”。周周叫她“山下桑”算一个尊称,毕竟她印象里日本等级森严,和比自己年级高的人相处需要特别注意用敬语。

    “你们先在这等一下,我去买票。”yuri朝周周眨眨眼睛,好像是故意给她和山下春香留二人空间一样。

    “yuri说你想考文学部?”山下春香问周周,她这句话说的很慢,好像是怕她听不懂。

    “对的。”周周回答。

    “那很好啊。”

    空气一瞬间陷入了安静,甚至安静的有点尴尬。

    “为什么想读文学呢?”山下春香问她。

    为什么要读文学,这个问题不太好回答,还要用日语,周周有一种要写日语小作文了的感觉。

    “因为喜欢读书吧。”

    “诶,这样啊。”山下春香做了个惊讶的表情,这个表情真的很像日本人会做出的反应,无论什么小事都会做出很大的反应,在他们眼里可能是一种礼仪,“那你有喜欢的日本作家吗?”

    日本作家,周周脑子里冒出了好几个名字,但都是中文字,可能最先想到的就是村上春树了,周周张了张嘴巴,发现自己并不知道村上春树的名字用日语怎么说,于是掏出手机,在备忘录上打字给山下春香看。

    “啊。”山下春香很惊喜,“我知道他。”

    本来不是一件有多惊喜的事情,村上春树大概是最有名的日本作家之一了吧,而这份惊喜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周周对于她说是外国人,对于语言和文化背景上有隔阂的人来说,能产生一点巧合和共鸣都是惊喜的。

    —————————————

    有新人物啦,毕竟是异国文,不能一直写留学生的小圈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