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絮,舅兄这个人真的很有才能,不过他......太正直了。”楚敬苦笑了下,见青絮盯着自己不放,情不自禁地伸出手,想要摸她的脸,这个动作太亲昵了,青絮不留情地闪过了。

    “如果有一天我不在了,你要多多劝他,或许要帮阿蛮多培养一个左膀右臂。”前一世自从心灰意冷后,他对于国事也不是特别上心,如果要离开,还真没个放心可以托付的对象。

    青絮不喜欢楚敬像是交代遗言似的说话方式,不过却也没打算和他多搭话,他爱怎么样便怎么样,与她何干?

    “阿絮,随我去好吗?”他的声音温和如水,总是充满了乞求。

    “皇上去吧,我留着陪阿蛮。”青絮曾和先皇、那时还是太子的楚敬参加过南巡,她对那儿的风光念念不忘,上一世总期待着能重新够游历江南,但如今她已经没有这样的梦想了。

    “阿絮,南巡的成员象征了皇帝的宠爱,一同去,也可以显示帝后同心。”

    青絮想起了太后今天的态度,想起了家中的父母,以及现在一些关于她的流言,她沉默了一会儿。

    “我考虑一下。”虽然不想去,但是考虑到各种层次,她都觉得自己应该去。   她的出现不但能彰显皇帝对她、对路家的荣宠依旧,也能够让开始为她操心的长辈们安心,更别说这一次的南巡,可能还牵涉了当年路家蒙冤的源头,必须要去收拾整治。

    如果全部交给楚敬,她能够放心吗?仔细的思来想去过后青絮觉得自己似乎是非去不可了,可是就是不想要松口,就是不想要让他高兴、顺他心意。

    “行,阿絮愿意考虑就好了。”楚敬也知道青絮对他那说不清道不明的恨意,也不敢在这个当头上多说了,两人之间的紧绷随便任何的刺激都可以激起。

    直到阿蛮躺在两人之间,空气之中若有似无的对立才逐渐消失,看着阿蛮平静的睡颜,青絮的心慢慢的安定下来了。这个孩子真的跟父亲长得很像,这算是老天对楚敬的优待吧,两父子如此相像,能就在许多时间抑止住青絮对楚敬无边无尽的恶意。

    这一夜,叁口子平静的躺在床上,到了尾,楚敬的手绕过阿蛮,轻轻的放在青絮的上臂,她没有甩开他,看了他一眼以后,闭上了眼。   这也算得上两人撕破脸以后,最平和的时刻了。

    楚敬回想起上一世路青毓下狱的那一天,他的心情很紧张,不知道要怎么跟青絮解释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然而他还没开口,青絮早就知道这件事了,还恶狠狠的逼问他为什么如此忘恩负义。

    “这绝对是假的!我们路家根本不缺那点钱财!”她说的是事实,但是在天下之主面前这么说,实在是有失妥当。   盐税本为国库最重要的收支,在他身旁的皇后嘴里就称了'那点钱',路家的富、路家的权,路家张扬的女儿,都造成了他心里莫大的负担。

    青絮咄咄逼人的态度,让楚敬原本满心的愧疚消散了一半,他开始生起了闷气,阿絮总是先身为路家的女儿,再身为他的妻子,随意插手朝政不说,发生事情也二话不说的帮衬着母家。

    之后两人之间的关系更是恶劣,因为路青絮为了这件事,狠狠的打了他一巴掌。

    他这辈子被打过两次巴掌,一次是他们初次相见,他在假山后面偷哭,因为楚龚打了他一巴掌,可是楚龚是他的敌人。

    第二次被打巴掌,是被他的妻子,那一巴掌打得他耳朵嗡嗡作响,也把她对她的怜惜打散了。

    青絮也想起了那时候的事,她下手的那一瞬间就后悔了,可是她就是拉不下脸道歉,她总觉得自己帮衬了楚敬那么多,楚敬合该要好好的对待她,或许当时她肯服软,事情还有转圜的余地。

    两人各怀心思,缓缓地进入梦乡,似乎都回到了那纠结的一世,就算是睡着了,脸上也难掩忧思。

    乖巧求珠、求收藏、聊聊天~爱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