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哥哥让你再舒服一次(h)

作品:《半甜欲水(兄妹NP)

    “呜,叁哥……”少女的呜咽在黑暗的居室里显得格外的魅惑。

    云舒跪在容弋的床上,手指忍不住去抓叁哥扣在她腰上的手。这种后入的姿势加上漆黑的环境,让云舒变得更加敏感,容弋的每一次进入都叫她颤栗。

    “滴答滴答。”汗水掉在床单上发出细碎的破裂声。

    最近秋雨连绵,帝都的气温降了不少,暖气又还未供应,本该是瑟瑟寒意的时候,容弋和云舒却都不觉得冷。

    相反,太热了。

    这种热都快要把俩人给融化了。

    汗液顺着少女滑腻的肌理滚落,激情的热浪从她的体内传递给陷在她体内的容弋。云舒的花径又暖又润,稚嫩的肉壁生涩又热情地夹击着他,舒服地容弋头皮发麻。容弋扣住云舒绞缠的手指,另一手托起她的纤腰,对着蜜穴尽头的那张吸吮的小小嘴,用力地撞了上去。

    云舒整个人被撞得往前一趴,撑在床上的手臂塌了一半,嘴中忍不住地发出娇哼来。粗壮的肉茎快速又狠辣地磋磨着娇嫩的媚肉,如药杵般不停歇地捣弄,搜刮着花径的每一寸,碾磨出源源不断的蜜浆花汁来。

    蜜桃般的双乳垂落,随着男人身后的撞击,在黑暗中不断划出香艳的波浪。

    降临的夜色无法遮蔽男人的视线。

    容弋略微倾身,将性器贴合地毫无缝隙,大掌松开纤细的腰身,临走前还恍若不舍地摸了把腰侧滑腻的肌肤,随后奔着那垂挂的乳果而去。

    带着情欲热度的掌包上少女的酥胸,随心所欲地揉捏着。麻和痒如溪流般自前胸往下流淌,最后汇聚于少女饱满的阴阜内。明明已经塞无可塞,堵无可堵,毫无缝隙的小穴,却越来越多地涌出甜腻的汁液,将紧堵着肉洞口的容弋的下腹都湿的滴水。

    容弋满满当当地塞着云舒的肉穴,不再做激烈的抽插,却并没有叫她更好过。

    热烫的肉棍深深地杵进云舒身体的最深处,健挺的臀堵住她的后路,小幅度高频率的抖动让被深裹于内的阴茎顺着润滑的淫水顶着花心磨动,圆壮的柱身更是次次擦过凹凸的嫩肉,惹得肉壁欲生欲死,收缩不断。

    慢刀子磨人。

    叁哥大刀阔斧的肏干让她喘不上气,这软刀子却像是要榨干她全身的精气。

    云舒真的是山穷水尽了。

    猛烈的收缩已经持续了好久,高潮的时间过长实在是消耗人的体力和精力。在又喷出一股甜腻的汁水后,云舒双臂一软,彻底地趴倒在床。

    倘若这是一场较量,云舒早就是完败。

    她已经泄的不能再泄,叁哥却是依旧坚挺。

    容弋没有强拉云舒起来,让她就这么趴在枕头上,整个人却紧贴在她的身后,几乎将她的上半身轻压在床上,双腿却插入云舒的腿根处,挪动膝盖让她的双腿打开地更大。容弋拖着云舒的腰一抬,帮着她把屁股撅起,在她屁股撅起的那一刻,更用力地将自己的性器刺了进去,直击云舒的子宫口。

    云舒双手紧揪着容弋的枕头。

    她看不见自己现在被摆弄的姿势,却也不难想象。

    双腿大开,屁股高撅,怪异又羞耻,像交合的青蛙。

    云舒光是被自己的想象都羞到把自己埋进枕头里闷死算了。

    容弋及时把她的脑袋拨了出来,对着她的唇撬开后狠狠地吸了两口,大掌惩罚性地落在她的翘臀上轻拍了下,晃出肉波荡荡。

    这怎么动不动就闷自己?这习惯以后得给她矫正回来。

    不过容弋现在也没有太多的心神去教育她,他的心魂几乎都被她下身的那张小嘴紧紧地吸住了。他忍不住双手穿过云舒的手下,双手紧扣着那大小刚好的饱满双乳,边包着她的乳儿盘揉边开始加速冲刺。

    “噗呲噗呲。”

    “咕啾咕啾。”

    “啪叽啪叽。”

    肉棍破穴穿刺捣弄出水的声响混着阴囊拍打肉臀的动静,淫靡地让人耳热。

    容弋几乎将云舒整个人都包在自己的身下,  他难以控制地搓揉着嫩的和豆腐似的奶子,臀部放肆地前后摆动,毫无保留炮轰着继妹的肉洞,硕大的卵蛋垂挂在阴穴门口,一下下无情地拍打着少女的会阴,将云舒的私处拍的又红又辣,还不住地冒着水儿。

    阴道的紧绞让容弋腰身窜麻,后背渗出一层密汗。

    热辣的吻细密得散落在云舒的后脖及肩背上,每一处都像是要落下他的标记般,肉棍更是狂乱地肏着水润润的洞穴,进进出出间带着嫩肉翻进翻出,肏地云舒的两片阴唇都要泛麻了。

    云舒已是耳熟脸热,却不料叁哥更是过分地咬上她的耳朵。

    是真的咬了上来。

    容弋的牙齿轻咬她的耳廓,滑腻的舌头舔刮着,让云舒一阵鸡皮疙瘩。

    云舒刚想开口求饶,叁哥的舌尖就探进了耳洞,黏滑的搅动声和粗重的喘息就这么直直撞入她的耳膜,坠落至她的心底。

    叁哥的冲刺越来越快,云舒收着自己的小腹希望叁哥快点结束。

    容弋掐着她的双乳,薄唇胡乱地吻着她的后耳,声音低哑“宝,等哥哥一起。”

    迅猛抽插了数十下后,容弋才彻底交代在云舒的身体里。如果不是戴着那薄薄的一层套,那小小的花壶今天必定是会被灌满的。

    彻底结束情事后的兄妹俩相迭着趴在床上。

    云舒已经累得整个人瘫在床上大喘气,恨不得陷进床里不要动弹。容弋也粗喘着,继续亲吻着,双手温柔地抚摸他刚刚下手掐的有些重的嫩奶,做着事后的爱抚。

    身上实在是太黏糊了,云舒动了动身体,再疲惫也要撑着去清洗。

    容弋从她身上爬起,打开床头灯。

    突如其来的光亮对已经适应黑暗的双眼过于刺眼,云舒只得先行闭上眼。趁着闭眼的这回功夫,容弋却是已经把她从床上抱了起来走向浴室。

    高度的骤然变化让身体为了保护自己,没有多经思考就抱住了叁哥的脖子,动作间的一瞥让云舒瞥见战况混乱的床,凌乱淫靡地让她飞快地挪开了眼,不敢再看。

    调试后的水温不冷不热,洒在肌肤上带走汗水的黏腻。

    云舒背对着容弋,一声不吭。

    情欲退去,理智回归。

    二哥的问题还没解决,她又行差错步和叁哥牵扯不清,云舒心情沉重。

    “冷吗?”

    容弋的突然提问让本就起了逃避之心的云舒吓得一激灵。她头也不回,忙不迭摇头示意。

    打了沐浴露的大掌搓起了丰富的泡泡在少女身上游弋,云舒抖着声音抖着手捉住容弋的手道“叁哥,我自己来。”

    容弋轻轻拉开她的手,带着泡沫的手继续向下走。

    当容弋的手指再次戳进还潮湿的甬道时,云舒腰软的快要跌到地上了。

    她好像真的被叁哥肏坏了,只是轻轻一碰,就会有水流出来,无法停止。

    云舒被容弋的手指插到软靠在他身上,看不到也不敢看下身的情景。

    但容弋看到了。

    稀疏的阴毛下两片肥厚的阴唇已经被插得微微外翻,合也合不上,浅嫩的肉穴吞吐着他的手指,溢出甜蜜的汁液。

    云舒实在是没有体力再和他来一次了,只能拉着他拼命求饶。

    容弋啄了啄她的耳朵,让她安心。

    “放心,不做了。”

    这样的女孩,肉又嫩,穴又浅,光是应付一个人都精疲力尽,以后又怎么应付地来他们一起呢?

    总是要慢慢调教的。

    得了容弋承诺的云舒松了一口气,叁哥插在蜜穴里的手指也开始慢慢往外撤。然而,才拖出半截的手指又恶劣地全根没入,插得云舒昂首轻叫,整个人向后缠着叁哥。

    “但是哥哥让你再舒服一次。”

    容弋如此同她说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