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人生目标就是赚钱给媳妇儿花

作品:《掌心宝(1V1 H)

    顾晚休息片刻,将床单收拾好,穿上衣服出去了。她走出卧室,远远地看到楚恒正在窄小的厨房里炒菜。

    天色已暗,室内开了灯,暖黄色的灯光落在他忙碌却又动作生疏的身影上,柔和了他有些冷硬的面部轮廓线条。

    这个像刺猬一样浑身是刺的男孩,给她带来了家的暖意。

    他把刺对着外人,却把柔软的肚皮对着她。

    她和楚恒是同年,两人自小就认识,今年开学他们升到高三了。

    楚恒的身高已经窜到一米八了,运动神经发达,打球打架都不在话下,是闻名校内外的校痞。虽然他脾气不好,但长着一副遗传自父亲的好皮囊。

    楚恒出生于单亲家庭,自小和父亲相依为命。

    在她模糊的记忆里,依稀记得楚父是一个很英俊的男人,只是身体不好,常年生病,在楚恒十二岁那年病逝了。

    楚父是外来户,在当地没有亲戚朋友,楚恒拒绝去福利院,固执地守着旧房子一个人过活。

    而她家……父亲开了一家超市,赚了一些钱,日子过得不错。当年楚父就是在她家超市上班的。只是好景不长,母亲出意外过世,父亲投资失败,犯事入狱。

    她家变得一穷二白,她也成为了一个烫手山芋,在亲戚间辗转流离。

    如果不是楚恒带走她,她不知道会不会有现在这样安稳的生活。

    顾晚用力吸了吸鼻子,朝楚恒走了过去,从后面抱住他的腰。

    楚恒听到声音转过头来,对着她笑了一下:“最后一个菜,马上好了。”

    顾晚用脸蛋蹭了蹭他,然后拿着碗筷出去了。

    楚恒不常下厨,做出来的饭菜可以入口,但算不上好吃,顾晚并不在意,吃得很香。

    楚恒端起碗扒了一口饭,抬头看着自家小姑娘,状似漫不经心地问道:“最近学校是不是新来了一个老师,徐什么……”

    “徐锦年徐老师,教物理的。”顾晚接口道。

    “哦,”楚恒咬着筷子,嗤了一声,“听说长得很帅,讨论度很高……”

    “在一群中年男老师里,是挺帅的。”

    闻言,楚恒眼眸幽暗,咬紧了筷子,下巴绷得紧紧的,“呵,没有真材实料,整天勾得那些小女生无心向学,宝宝你千万不要学她们。”

    “徐老师人很好,课也讲得好。”顾晚眨眨眼,“你别这样说徐老师。”

    楚恒气结。

    顾晚看了他一眼,抿嘴笑,拿起筷子,用筷子背面戳了戳楚恒的脸,“徐老师长得帅不帅和我无关,放心,我有好好听课,认真学习。”

    “乖,”被她这样一戳,楚恒也不气了,“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吃过饭后,顾晚收拾碗筷,拿进厨房清洗。

    “宝宝,我出去了,你在家锁好门,我晚点回来。”

    碗还没洗完,就听到楚恒的话,顾晚走了出来,双手举着,上面沾满了泡沫。她蹙眉,说:“阿恒,下周就要月考了。”

    “我烂泥扶不上墙,不用管我,你在家好好复习。”楚恒走过去,捏着顾晚的下巴,亲了一口,笑得暧昧,“对了,你喜欢哪一种套套?螺纹的?还是有香味的?我买几盒回来。”

    顾晚捶了他一拳。

    楚恒大笑着,开门出去。

    顾晚叹了一口气,回去厨房洗碗。

    她知道楚恒出去打工。

    他们住在一起,家里的开支全靠他,她用他的,吃他的,住他的,什么都做不了,只能被他“吃”。

    她曾想在闲暇时间去做兼职,但被楚恒阻止了,他让她好好学习。

    “老子养得起媳妇儿!”他将她压在身下狠狠地肏,“我家宝宝是要当大学生的,宝宝考去哪里,老子就跟去哪里,赚钱给你花。”

    洗完碗,顾晚坐在书桌前,做完一套英语试卷,伸了伸懒腰,从抽屉里掏出了一本带锁的日记本,写了起来——

    “今天阿恒一回来就压着我亲,弄了我两次……很爽很舒服,我很喜欢这种感觉,和他合为一体的美妙难以用笔墨形容……”

    *

    拜托拜托,求小可爱们给颗珠珠呗,新人求支持~

    点“我要评分”就可以投珠啦,每人每天都有两颗珍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