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龙族少年 06 H(修)

作品:《忠犬的21种方式(H)

    “我...对不起...”少年手足无措的呐呐着,大手抓紧又放开,因为激动,挺立的肉棒更加的精神了,甚至还冲着伊蕾点了点头。

    被这场面震惊到的二人一时间只傻傻的对视着,伊蕾显然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埃尔法突然抱住了她,无措的大手遮住了她的眼眸,“别看...”虽然在无人时,自己对着她有过很多隐秘而邪恶的想法,但是那些也只是想法,没想到就这样毫无准备的把自己所有的心思暴露了出来。

    少年几乎是有些绝望的想,她一定觉得自己很恶心,龙族本就善淫,莫名其妙的来到她身边,莫名奇妙的生出这些猥琐的心思,更可悲的是即使是这样,即使是想到伊蕾会用那种嫌恶的眼神看着我,下身的肉棒却更硬了。

    破罐子破摔的想,如果伊蕾就此厌弃了自己,就把她掳回家,囚禁在不见天日的洞穴里,日日用肉棒肏穿她下面的小穴,让她那水润的小嘴只能吐出好听的呻吟永永远远离不开自己。

    身上的少年紧紧的抱着伊蕾,手臂越来越紧,周身的空气好像也感染了他的情绪,变得粘稠。

    伊蕾眨了眨眼,伸出舌头轻轻的舔了下盖住自己眼睛的手心,刚刚脑海里本已模糊的少年出水图却又渐渐清晰,禁锢着自己的手臂烫的吓人,她本能的回抱着埃尔法,学着他蹭了蹭。伸手把盖在眼睛上的手拿下来,带着水汽的一个吻轻轻的落在上面。

    “很可爱,埃尔法无论怎么样都很可爱”细碎的吻从手指上移到少年有些悲伤的脸上,最后来到他紧紧抿住的嘴巴,“所以不要难过,我只有你了。”

    埃尔法仿佛被刺激到了一样,猛地把伊蕾抱起来抵在树上,少女的腿顺势环在了埃尔法精瘦的腰上,凶猛的劲头和刚刚的羞涩少年仿佛不是一个人。

    他把伊蕾使劲的按在自己怀里,在她亲上来的瞬间,他就觉得自己疯了,欲望汹涌而来。有力的舌头不容拒绝的在她唇上轻舔,略带着力道的啃噬,吃痛的少女轻呼了一声,埃尔法没有一丝犹豫长驱直入,找到藏在口中的粉舌与之纠缠。

    伊蕾的手也悄悄的环在埃尔法的脖子上,在他青涩又炙热的亲吻里回应着自己的热情。

    “唔,啊里发”看着埃尔法丝毫没有减弱的热情,伊蕾忍不住掐了下他的腰,却感觉到他更加的激动了,她无奈只能把环在他腰上的腿拿下来,   轻顶了下他正顶在自己私密处的灼热。

    被打断的少年略带不满的嘟囔了一声,把额头抵在她的额头,“还想亲”

    “再亲下去我的嘴巴就要肿了,乖啊”伊蕾刚想从少年的身上滑下去,埃尔法就又亲了上来,这次他好像确定了什么,亲吻少了一丝急躁,色情而又缠绵的舔吻着她的嘴巴,大手也不甘寂寞的顺着脊背轻抚。

    “埃尔法…唔…”敏感的背部被刺激,伊蕾一个激灵就叫了出来,他却顺势把舌尖抵了进去,勾住她香滑的小舌吸允,不时还勾舔着敏感的上颚。修长的手也从背部绕到胸前,隔着衣服轻轻的揉捏打圈着她的乳尖尖。

    第一次感受这种刺激的伊蕾只觉得他的双手好像带有魔力,游走过的地方好像被微弱的电流电了一下,又痒又麻。

    坚硬的灼热缓慢的在她的私处轻磨,透过薄薄的衣衫,热烫的温度让她敏感的小穴吐露了一兜春水,伊蕾不好意思的扭了扭身子,却让埃尔法舒爽的叫了出来。

    “我难受…”看着埃尔法委屈的嘟囔,伊蕾也不好受,下身湿腻的不像话,本就心意相通的两人此刻欲望交叠,更加的无法忍耐。

    迟迟等不到回应的埃尔法,顺从自己的心意,大手顺着衣衫摸了进去,肌肤相触的滋味太过美好,埃尔法和伊蕾都忍不住呻吟出声。

    作乱的嘴巴也从她的红唇上移开,顺着修长的脖颈落下一个又一个灼热的湿吻,不知何时解开的衣衫胡乱的散落在两侧,从背面看,少女的衣衫还好好的穿在身上,正面却一片淫糜。

    埃尔法把伊蕾放在草地上,随手一挥设了一个结界,防止这诱人的春光泄露。

    火热的唇舌却也没有停止作乱,顺着形状优美的锁骨来到伊蕾的胸前。埃尔法的呼吸有一瞬的停顿,高高耸起的乳峰,即使躺下也挺翘着,此刻随着她剧烈的喘息而微微晃动,粉嫩的红果挺立着,埃尔法顺从自己的心意,把乳尖尖含了下去。

    埃尔法含着嫩生生的乳尖尖大力吸允,不时还用舌头画着圈儿逗弄。一只手照顾着另一边被冷落的酥胸,揉捏起来。

    渴求了已久的欲望被满足,埃尔法激动的双眼猩红,越燃越浓的情欲有些克制不住。伊蕾的双腿还环在他的腰上,没有布料阻隔的小穴泥泞一片,在他的腰上蹭着,冒着热气的穴口不时的擦过挺立的肉棒,让他想不管不顾的戳刺进去。

    闭了闭眼,压下了心头突然冒出来的暴戾,唇舌继续顺着凹凸有致的娇躯往下移,舌头还调皮的在肚脐眼里转了几圈,却是让伊蕾又敏感的弓了弓腰。

    “啊呀…那里不要…呜呜…”被欲望灼的有些难耐,最渴望被抚慰的地方却迟迟等不到安慰,少女有些委屈的呜咽,平日里温顺的大狗狗此刻却陌生的好像另外一个人。

    看着她在自己的身下为自己打开,看着她难耐的哭泣,看着她哭喊着自己的名字,埃尔法只觉得一阵阵快慰从心底升起,只有此刻才觉得她是属于自己的,她身上的每一寸都留有自己的痕迹。

    带着安慰的吻继续往下移,来到她滑腻的大腿,却只在腿根处舔吻。粗硬的头发不时蹭到敏感的花穴,都让伊蕾一阵颤抖。

    “给我…呜呜…给我”带着哭腔的声音不停的喊着自己的名字,大腿也乱动着,夹着他的头磨蹭。